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挂名皇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挂名皇后  第11页    作者:裘梦

  陶剑鸣冷哼一声,「就凭你们做的这些事,宁顺侯府要是连脸子都不甩一下,那我都要看不起他们了。」

  陶定山辩驳道:「徐家把阿兰的嫁妆都抬走了,摆明是不要咱们这门亲戚了。」

  陶剑鸣怒道:「那也得把我定国公府的姑娘接回来,我老头子还没死呢。」

  陶定山迟疑了一下才说:「只怕姝儿不肯回来。」

  陶剑鸣沉声道:「你问她,是不是要我老头子亲自上门去请她。」

  等在堂外的大管家收到示意,立刻转身领人出府。

  第三章  祖父为她做主(2)

  两府相距本就没有多远,大管家很快便带着车马赶到了宁顺侯府,递帖子拜见。

  听说了对方来意,福善堂内徐老夫人一脸的固执,不肯放外孙女回去涉险,想到身怀邪术的陶玉颜就心惊胆战;宁顺侯夫妻面面相觑,无法可施,只能看向当事人。

  从陶静姝内心来说,她并不想回去。

  祖父为人正直刚硬,不会轻易受人迷惑,可是他老人家常年不在府中,热衷于待在军营练兵养马,国公府里万一出事,等老人家发现黄花菜可能都要凉了。

  但今天祖父发话让大管家亲自来接她,她若不回,就真说不过去。

  思忖片刻,陶静姝安抚徐老夫人道:「外祖母不要担心,有我祖父在呢,我回去一趟,把事情说清楚了也好。」

  徐老夫人还是有些迟疑,但到底还是没有再拦着不放。

  宁顺侯夫妻不由得同时松了好大一口气,他们不介意外甥女在家住,可总得把事情说个清楚,两府闹得太僵也不好看。

  虽然徐老夫人放行,但也只是让陶静姝跟双喜两个人回去,什么起居用品都没收拾,摆明了就只是回去看一下。

  大管家心里有数,却也不好置喙,不管怎么说,总之算是把大姑娘请回国公府了,其余的事,就让主子们自己谈。

  陶静姝一走进厅堂,就察觉里面的气氛很紧张,父亲和五妹都跪在地上,看样子跪了有一会儿了,尤其父亲身上有被打过的痕迹,显见是被祖父收拾了。

  陶定山侧头冷冷看了嫡女一眼,陶静姝淡定地回视她,旋即将目光落到了坐在主位的祖父身上,盈盈一礼。

  「姝儿见过祖父,祖父一向安好。」

  他们父女那一对视,陶剑鸣一点儿没漏全看到了眼中,眉头立时就皱了起来。

  这父女俩的矛盾已经这么深了吗?这些年他们父女之间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才让矛盾如此不可化解?

  陶剑鸣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孙女一遍,气色还好,明显在宁顺侯府没有被亏待……也是,那毕竟是她外祖家,大面上必是不会失礼的。

  「若不是我派人去接,你这是打算再不登定国公府的大门了吗?」

  听祖父如此说,陶静姝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却是语气平静地道:「庚辰年三月初二,我母亲嫁妆铺子的程掌柜无疾而终。壬午年六月初七,我母亲的陪嫁内管家陈伯无疾而终。癸未年九月十一,我的奶嬷嬷张氏无疾而终……」

  大厅里回荡着陶静姝平静而清晰的声音,她清楚地讲述着一条条鲜活生命的逝去,告诉旁人这些年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在这些人命面前,她之前在衣食住行上所受的那点儿委屈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最后,她直视着祖父的眼睛问他,「祖父觉得孙女几时也会成为那无疾而终的人呢?」

  陶剑鸣面沉如水,周身煞气弥漫。

  陶老夫人目光惊疑不定地在儿子和陶玉颜身上转来转去。

  垂首跪在厅中的陶玉颜恨不得立刻把陶静姝杀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看来天衣无缝的计划根本没能瞒过别人的眼睛。

  陶定山几次张口欲言,但终归没发出声音来。

  此时,陶静姝脸上的泪痕犹在,眼中却已无泪,似乎她在这段平静的陈述中耗去了所有的悲伤,此时的她无悲无喜。

  「我从来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不过就想着平平安安活着,这件事哪里有错?可是祖父要知道,这世上却有些人觉得我活着对他们来说就是错的。」

  孙女平淡的质问如重锤响鼓,振聋发馈,陶剑鸣一时无言。

  是呀,她想活着这有错吗?

  明知道这里是个虎狼之地,她为什么还要傻傻地回来等死?

  陶静姝恭恭敬敬地跪下给祖父磕了三个头,然后挺直背脊,轻缓而又坚定地道:「请祖父允许孙女在那些人的死因查明之前客居他处。」

  厅堂里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过了很久之后,陶剑鸣的声音才带着几分沉重地响起,「我知道了,我一会儿亲自送你去宁顺侯府。」

  陶静姝微带讶异地看祖父。

  陶剑鸣笑了笑,「姝儿真以为祖父便是那样不讲道理的人吗?」

  陶静姝看着祖父慢慢绽出一个浅淡而又美丽的笑暦。

  之后,陶剑鸣领着自己的一队亲卫护送长孙女前往宁顺侯府一事让整个京城为之哗然。

  *

  八月,皇上宣布举办秋狩,朝中文武大臣纷纷携带家眷出席。

  陶静姝是跟着宁顺侯府的人一起出现在猎场上的,这自然又引来了一波议论。

  定国公府的大姑娘俨然有在外祖家长住的打算,据说她每月的例钱花销一应由陶剑鸣派亲卫送到宁顺侯府。

  外人虽无法得知定国公府内发生了什么事,但光是那位得宠的柳姨娘被卖出府却没走出国公府巷口就死了,以及后来陶剑鸣亲自送孙女到宁顺侯府,这两件事里面透出来的意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今天的陶静姝穿了一身大红的骑装,腰背挺直坐于马背上,手执马鞭红衣猎猎,佳人明丽,让不少人的目光都有些舍不得转移。

  有人忍不住感慨,「不愧是出身定国公府,就算只是个花架子,看着也很有几分气势啊。」

  如果说这句话的是别人,徐潜风大抵是要跟对方好好理论理论的,但偏偏说话的是当今皇上,他只能摸摸鼻子保持沉默。

  龙牧归又道:「她住在你们府上,看起来还不错。」

  徐潜风有时候真觉得当今皇上很欠打,他们是正经的姑表亲,那是嫡嫡亲的,怎么可能不好。

  龙牧归看着他一笑,拿马鞭拍了拍他的肩,说:「别这么绷着,太祖有过恩旨,定国公府的姑娘不参与后宫遴选,朕没打算有违祖训。」

  这也正是徐潜风还能按捺得住听龙牧归谈论自家表妹的原因,自开国至今,定国公府无一女入选宫阐,所以,就算皇上可能大概有一点点小心思,那也顶多干看着。

  说起来,皇上也挺不幸的,做太子时,太子妃死了两个,登基后,皇后又死了一个,最近大臣们又催促着皇上娶妻,所以皇上近来难免关注京中各府的姑娘,挑挑拣拣的。除了克妻的名声过于响亮,他的子女缘也是出名的差,都死三个老婆了,却连个嫡子嫡女都没有。再者,比起女儿,儿子缘似乎很差,差到他再过几年都要到而立之年了,膝下却是一水的女儿。

  偌大一个皇宫,只有皇上一个真正的男人,可能皇上也会觉得孤单吧。

  当然,这不是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祖宗家业,江山社稷得有人继承啊,所以娶后纳妃不得不为……哦,对,姝表妹对此的形容是广撒网,以数量换取品质,然后重点捕捞。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挂名皇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