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7页    作者:馥梅

  见状,睁大眼的人变成了豺狼,久久久久,久到窗外天色已经微亮,他才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低低的咕哝。

  “就知道这只羊咩咩蠢到有剩,男人在床上的保证能相信吗?”

  杨媚媚微微蠕动,翻了个身窝进他的怀里,细嫩的手环上他的腰,脸颊在他胸膛上摩挲蠕动,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后,舒服的吁了口气,就贴着他的心口又沉沉睡去。

  低头望着一脸幸福的人,感受着在心口沉沉的重量,豺狼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霎时被充满了。

  “好吧,看在你这么蠢的份上,就饶过你吧!”遗憾的是,他不管在什么地方出口的保证,都会做到,真是可惜了。“啧!下次不管你再怎么哭求,我也不会放过你了,你要有所觉悟,羊咩咩。”他在她耳边低喃。

  “嗯……”杨媚媚无意识的低吟一声。

  “很好,我就当你是答应了。”轻笑着抱紧她,忘了外头有不明人士监视,慢慢的闭上眼。

  他没有发现,门缝飘进一阵无色无味的烟尘,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睡着了。

  第六章

  毒蛇易青满意的收起迷魂烟,得意冷笑。

  他的猜测没错,一向冷酷无情、阴险狡诈、对任何人防备心都很重,据说只要有第二个人在场就绝对不会闭眼睡觉的豺狼,不要说女人,身旁连个能说几句话的朋友也没有,如今破例带个女人在身边,这女人对他一定有某种程度上的意义!

  果然,这会儿不就爬上床了?不枉费他一整天等在这里伺机而动。

  美人窝,英雄冢,有了雪豹的例子,豺狼应该记取这个不变的定律才对!

  不过连着两个师兄弟都栽在他手上,这禽兽窝之名,也不过尔尔,哈哈!

  咚咚,肩上突然被点了两下,正要挑开门栓的易青反射性的手一挥,向后洒出一把毒烟。

  谁知下一瞬间,他洒出去的毒烟又迎面被送了回来,他人惊失色的飞快掠开,却仍慢了一步,赶紧掏出解药吞下。

  “啧啧啧,七步断魂散,出手还真狠。”出现在木屋前的两名男人,其中一人摇头啧啧有声的说着。

  易青戒慎的瞪着这两个无声无息就接近他的男人,看不出年岁,但绝不年轻,而且一个能一眼就辨出他的毒药,另一个又能一瞬间将毒烟送回,不管毒学或武学,肯定都非泛泛,不可小觑。

  “我与两位前辈应是毫无瓜葛之人,江湖上各行其事,为何干扰我?”他冷静下来,准备说之以理。

  “毒蛇易青,你搞错了吧,是你打扰了我们两老看戏的机会,所以我们才会出面的,要不然我们吃饱撑着,理你干么?”

  易青又是一惊。他们连他是谁都知道!

  “就是说啊,人家小俩口难得甜甜蜜蜜、一脸幸福、安安稳稳的睡下,你怎么可以来打扰他们,嗄?该当何罪?”

  “而且,你怎么会认为和我们没有瓜葛呢?”

  “有何瓜葛?”他谨慎的问。

  “呵呵,你知道里面的人是谁吗?”

  “当然知道,是豺狼。”他像个呆子似的有问必答。

  “另一个呢?”

  “不就是个女人。”易青对女人的评价极低。

  “呵呵,是啊是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可是很巧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宝贝徒弟。”男人指了指身边的同伴。“还有,雪豹你记得吧?之前他受你‘照顾’了,巧的是,雪豹是我徒弟,然后呢,看你瞠大眼睛的样子,看来你也猜到了,的确,豺狼也是我徒弟,所以呢?你认为有没有瓜葛啊?”男人笑得异常和蔼可亲。

  这时另一个男人也开口了,“还有更巧的是,你的迷魂烟对我的宝贝徒弟一点用处也没有。”

  “哎呀,这么巧喔?师弟,我有没有告诉你,这种迷魂烟对豺狼也没有用?”

  听到这,易青已经脸色铁青了。

  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就见豺狼和杨媚媚站在那里。

  “师父?!”这是杨媚媚。

  “师父?师叔?”这是豺狼。

  两人异口同声,互望一眼,眼底有着同样的惊讶。

  “你师父是哪一个?”

  “你师父是哪一个?”又是异口同声。

  “左边那个。”

  “右边那个。”再次异口同声。

  “原来师叔是你的师父。”豺狼终于理解了。先前那种古怪的熟悉感此时也有了答案,原来小时候曾在师叔身上感受过。

  “早啊,徒弟,睡得好吗?”杜千天打哈哈的和他打招呼。

  豺狼冷睨着他。“师父,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谈。”

  “呵呵,呵呵……”杜千天顿时只能干笑,迁怒的瞪向正准备开溜的易青,弹指射出一道劲气,瞬间便定住了他的穴道。“都是你害我被我徒弟发现的!”

  “师父,毒蛇易青值五千两银,是我的猎物。”豺狼冷冷的提醒。

  “哎呀,真的啊?那就当作师父送给你的见面礼好了,所谓拿人手短,你就不用装那个冷脸给师父看了,可好?呵呵……”说的好像真的不知道一样。

  这时豺狼已经懒得理这个为老下尊、玩性十足的师父,直接转向林静天。

  “师叔,师侄没想到您也会跟着师父一起出谷胡闹!”

  林静天有点羞愧的低下头,眼角瞥见一脸震惊呆楞的徒弟杨媚媚。唉唉,一世英名尽毁子一旦,他在徒弟面前高风亮节的形象……毁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暂时将杨媚媚托付给师父和师叔照顾,豺狼将毒蛇易青押至衙门交差。

  半途,易青企图脱逃,却正中豺狼下怀。

  “你设计我!”被撂倒在地上,才终于明白自己中计了。豺狼是故意解开他的穴道,故意让他脱逃!

  “没错,毒蛇易青的施毒手法普通人是无法招架的,把活生生的你送进牢里太危险,脱逃的机率太高。而且你以为在重伤了我二师兄之后,我还会让你有机会活着吗?”豺狼软剑笔直的指向他。

  “我身上的毒已经被林静天给搜刮一空了!”毒蛇易青不服气的大喊。

  “那又如何?”他冷笑。

  “你不想知道是谁委托我杀雪豹的吗?”他试图求生。

  “我懒得问。”豺狼冷酷的拒绝。这件事他自己也能查得出来!“还有什么遗言吗?”

  “你到底要怎样才愿意放过我,直接把我送进牢里?”豺狼说的没错,只要他活着,走出牢里的机率很大,他一点也不想这样死在豺狼手上!

  “绝无可能!”已经懒得和他废话,剑锋一划,便削了毒蛇易青的人头。

  从怀里抽出一块黑色的布巾将人头包起,扬手一丢,布包便勾在树枝上。

  豺狼再从袖袋掏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粉末洒在尸体上,不一会儿,尸体便开始冒烟,渐渐融成黄色的粘稠液体渗入土里,不到一刻便消失无踪。

  眸底冷酷残狞的神情让人胆寒,嘴角冷冷的一勾,飞纵而起,拿回黑布包,旋身飞纵往衙门而去。

  交了差,签了名,领了赏银,看看天色,夜将至。也许趁着师父和师叔在,他可以先去办自己的事。

  但他又犹豫了一下,最后想到师父的性情,觉得不太妥当,还是决定先回客栈一趟。

  果然,回到客栈,人都还没踏进小院落,便听见师父的哈哈笑声。

  “丫头,你都不知道,那时候豺狼他死命的抓着裤子跳脚的模样,说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哼哼,谁叫他拜我为师却死都不对我磕三个响头,我只好想办法整他了,最后他还不是乖乖的跟我学武,叫我师父,还被我设计得不知不觉呢!师怕很厉害吧,你如果想整那个臭小子,师怕可以教你几招喔!”

  门外的豺狼登时涨红了脸。师父竟然在说他小时候的糗事!原来那件事是师父设计陷害他的,他现在终于知道要找谁算账了!

  一掌轰开门,二话不说便直接朝师父攻去。

  “哇咧!”杜千天一个利落的下腰,闪过徒弟毫不留情的厉掌,整个身体在椅上旋了两转,便冲飞而起。

  豺狼立即跟上,可没想到师父会来个大回转,待他反应追回,师父已经躲在杨媚媚身后了。

  “臭老头,你太丢脸了,竟然躲在女人背后!”他恼火的磨牙霍霍。

  “你这个臭小子,想弑师啊?!”

  “我要割了你的舌头,看你还会不会长舌,说一些无聊的话!”他想抓人,偏偏师父躲得灵活妥当。

  眼光瞥见杨媚媚笑盈盈的表情,他才发现她似乎很开心。

  “算了,你跟我一起去。”抓不到师父,他干脆拉着她离开,决定不再让她和为老不尊的师父混在一起。

  “嗄?”杨媚媚错愕不解。

  “为了‘安全’起见,你跟我一起去。”豺狼说。

  什么什么?去哪里?她一头雾水。

  “喂喂喂!什么安全起见?你是把师父师叔当成什么毒蛇猛兽,会伤害你的小羊儿吗?”杜千天不满的抗议。

  “不是毒蛇猛兽也相去不远,反正都是有害物!”他不满的哼了哼。“师父,师叔,隔壁那间房让你们使用,等我们回来可不想再看见你们在这里,否则就来算算师父刚刚说的那件事的帐吧!”

  “啊咧!你这个不肖徒弟,枉费为师从小帮你把屎把尿,含辛茹苦的把你抚养长大,你竟然……”哭调唱到一半,人已经不见了。“啧!跑得这么快,我说静天啊,你瞧我这徒弟是不是对你那徒弟很有点什么,是不?”

  “传家玉扳指都戴在我家徒儿的手上了,师兄认为呢?”

  “嘿嘿!那么师兄我有个建议,你可以用师命请你家小羊儿好好考验一下那只没良心的狼,不要这么简单就被拐走嘛!”

  “很抱歉,我一点都不想惹火豺狼,而且我得努力修复我在我家徒儿心中尽毁的形象,还有,师兄何不想想豺狼要找师兄算的帐呢?”林静天苦笑着摆手。

  另外这边,杨媚媚莫名其妙被拉走,待回过神来,赶紧问道;“豺狼,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怕什么?”他投来一眼。

  她怕什么?她有在怕什么吗?没有啊!他以为他吓到她了吗?

  “没有。”

  “好。”豺狼满意的点头,人拉着就走。

  好?杨媚媚有点糊涂了,可是没来得及问什么,就又这么呆呆的被拉走。

  他他他……他到底要拉她到什么地方去啊?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哇啊——”

  “啊啊——”

  “呜呜……我要回去……啊——”

  接二连三的惨叫,全都出自杨媚媚的口中。

  豺狼眉头紧锁,一脸忍耐的走在前头,任由她以几乎将他衣裳扯裂的力度扯着他的衣袂跟在后头。

  “啊——”又是一声惨厉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下一瞬间,就见杨媚媚跳上他的背。

  “该死!”被她一扑,脚下一颠,差点扑倒在地,脖子也被紧紧勒住,几乎要断气。“杨、媚、媚!放开!”

  “豺豺豺……豺狼,我刚刚……刚刚好像踩到……踩到东西……”她颤抖地告知。呜呜,她要回去了啦!

  豺狼偏头望去,四周一片黑暗,她看不清,他可是看得很清楚,嘴角立即恶意的一勾。

  “你刚刚踩到一个骷髅头,啧啧,被你给踩碎了。”

  “骷骷骷……骷髅头?!”杨媚媚差点要晕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死人,怕鬼啊!“啊啊啊——”将头埋在他的肩颈处,紧闭着眼什么也不敢看,失控的放声尖叫。

  豺狼的耳朵立时嗡嗡作响,差点被她叫聋了。

  啧!真后悔带她出来!

  “你再吵的话,会把‘他们’全都吵醒喔!”豺狼阴森森的恐吓。

  嗝!尖叫声瞬间卡在喉咙,杨媚媚紧紧的环住身前男子的脖子,鸵鸟的埋头不敢看四周。

  “呜呜……你为什么要拉人家来这里啦!”她低泣控诉。

  “我明明问你有没有怕什么,你自己说没有的,我怎么知道你是在骗我,其实这么胆小!”他冷冷一哼。真不懂她脑袋在想些什么?面对残忍无道的亡命之徒都不怕的她,竟然会怕死人!真好笑!

  他们是鸡同鸭讲啦!根本是天大的误会!“我要回去了啦!”杨媚媚红着眼低吼。

  “要回去就自己回去,不要巴在我背上,下来。”

  “不要!”她死赖着。“是你拉我来的,你要带我回去!”

  “要我带你回去就闭嘴,等我事情办好自然会带你回去。”

  “到底有什么事需要到乱葬岗来办的?!”没错没错,他们现在就在一处乱葬岗上头乱晃,这边一堆土,那边一个小丘,到处还有坑坑洞洞,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几根死人骨头,若是不小心被绊倒,可能还会和一颗骷髅头来个相见欢。

  “找死人不来坟场找,要去哪里找?”他故意说。

  “哇啊,别说了!”她又是一声尖叫,不过压低了很多。“你……你该不会打算……挖坟吧?啊啊……”抖啊抖,真的太恐怖了啦!

  “你下来。”颈部的搔痒以及抵着背部的柔软,让他有些不自在。

  “不要!”她马上搂得更紧。她才不要再去踩到骨头,呜呜……会被诅咒啦!

  豺狼此时真的很想叹气。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吧!

  “那你就好好的挂着,别再鬼吼鬼叫,否则我就把你丢到墓穴里和那些死人骨头做伴!”他冷冷的警告。

  “呜呜……”杨媚媚敢怒不敢言,果真安静了下来。

  总算!

  松了口气,他加快脚步,一副热门熟路的样子,越过几座山丘之后,突然停在一座坟前。

  “你迟了。”毫无音调起伏的三个字突然从坟里传出。

  豺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觉得脖子一紧,肩膀立刻一痛。这只小绵羊是想杀了他吗?勒死他还不够,还打算咬死他?

  原本有些恼意,可感觉背上的人抖得好厉害,温热的液体不断侵蚀他的颈背,不禁无奈的在心里叹息,恼意尽数化为心疼。

  “他是活人,住在乱葬岗的活人。”为了避免自己被勒死或被咬死、淹死,豺狼决定赶紧解释清楚。

  “哈哈哈!豺狼,你背上是什么东西啊?改行当奶娘了吗?”

  杨媚媚一听到是活人,恐惧马上减轻了不少,睁眼偷觑那座坟,可是乌漆抹黑的,什么也看不到,又怕怕的缩了回去。

  “好怪的人,竟然住在乱葬岗里,他都不怕吗?”她对豺狼低声咕哝。

  谁知那坟里的人可听得一清二楚。

  “小丫头,这世上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死人,唯一无害的也是死人,活人才是最可怕的,我才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不怕活人怕死人咧。”那坟里人又哼哼的说着。

  “幽冥,我要的东西呢?”豺狼打断他们,直接切入正题。

  “当然是在我手上,不过你出价多少买这个东西?”对方意有所指。

  豺狼挑眉,一下子便领悟。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