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5页    作者:馥梅

  “所以,你不打算嫁给你大师兄,想要……跟着我?”

  她叹了口气,没注意到他的说法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我知道这太为难你了,不过我保证,只要一离开这里,我们就分道——”

  “你确定吗?”豺狼故意截断她的话。若跟了他,他怎么可能再让她离开!

  杨媚媚傻傻的点头。“如果不确定,我就不会开口了。”

  既然如此,他就大大方方的“收下”了。

  拔下左手中指的翠绿玉扳指,他慎重的递给她。

  “给我?”她不解。“这看起来似乎很贵重,我不能收。”

  “要跟着我,就必须收下!”他摆明了没得商量。

  “嗄?”这是什么道理?

  讶楞之余,豺狼已经将玉扳指套进她左手的无名指。

  “太大了,戴不牢的。”杨媚媚提醒。

  他只是抬眼瞅了她一下,旋即以掌圈锁住玉扳指和她的指头,催动内力。她只觉得指头一阵热,再放开,那玉扳指已经服帖地圈在她指上。

  “哇!好神奇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做到的?”她惊叹。

  “以后再告诉你,现在,你可以跟着我了,不过……”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可能有几个人想和你道别。”

  道别?

  他的意思是……要她和爹、师兄们告别吗?

  “不了,我想他们不会乐意。”

  “恐怕由不得你了。”豺狼微微摇头。

  “什么?”她疑问。

  豺狼朝她淡淡一笑,缓缓的抬手指了指她身后,锐利的视线似淡似漠,似冷似残的盯着门外脸色铁青的人。

  打从他们往这地方来时,他就听见动静了,只是故意不动声色。

  他知道自己卑鄙,但是……他就是要断了她的后路,让她不能回头。

  杨媚媚立时一惊。难道……

  她猛地转过身,错愕、震惊地看见门口就站着三个此刻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怎会跟着她过来呢?

  “爹……”她怯怯的低唤。

  “原来这就是你不嫁的原因!”杨万驭冲上前,愤怒的扬起手。

  她绝望的闭上眼,没躲没闪,准备承接愤怒的巨掌。若能一掌将她打死,她或许能就此解脱吧!

  不料两人的打算都被豺狼给破坏,只见他一手将她揽进怀里护着,一手在半空攫住了杨万驭的手腕,没让这重重的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放手!”杨万驭怒吼,心中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了这个年轻人的掌握。这人不是泛泛之辈!

  “她,是我的人,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动她,杨当家了解吗?”豺狼忍下心中的暴怒,以冰寒的语调和表情给予警告。

  杨媚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护在他的怀里,鼻头有些微的酸意,眼眶也有些发热,她缓缓抬起头来,望向愤怒的爹爹。

  “爹,我……”

  “不要叫我!”杨万驭愤怒的打断她,不知道是豺狼放开,还是他终于挣脱,他退了开来,眼带恨意的怒瞪着她。

  “爹,你听我说,我……”她举步上前,却被父亲的怒喝冻结了步伐。

  “住口!”他根本不想听。“文杰说他好像听见你房里有男人的声音,我还不相信,没想到……我没有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儿!”

  杨媚媚脸色一白,身形微晃,立刻被身后一只大掌撑住腰身,她狼狈的抬起头来,望向身侧的男人。

  豺狼垂眼凝视着她,被她眼底那股沉痛的哀伤给狠狠击中了心口,眼眸倏地一眯,缓缓的抬头望向那三个男人。

  “杨当家当真不认媚媚这个女儿?”他语调清冷,眼眸泛寒。

  “这种不知检点、行为放浪的贱人,不是我的女儿!”杨万驭语意刻薄地数落。“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你打错如意算盘了,我不会把扬威镖局留给她,你什么也得不到!”

  闻言,杨媚媚彻底死心了。没想到她在爹心里一点价值也没有,仅止于扬威镖局千金这个身份。

  “是吗?那还真可惜了。”豺狼冷嗤。“那么……媚媚的大师兄,既然媚媚得不到扬威镖局,你也没必要娶她了,是吧?”

  “我娶师妹是因为我疼爱她,感念师父的教养之恩,与镖局完全无关!”余文杰瞪着眼前这个男人。经验告诉他,这个男人绝不是泛泛之辈,光是他散发出来的气势,便足以让人脚底生寒,提高警戒。

  他忍不住开始猜测,师妹到底是在哪儿认识这个男人?又这般暗通款曲多久了?

  “真是感人。”豺狼嘲讽的语气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出来。

  他伸手,轻轻但坚定的握住杨媚媚的手,看见三个男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他们相握的手上,表情各有不同,不过同样精彩。

  “这么说,你现在还愿意娶她了?”他故意问。“对了,在你回答之前,我必须先告诉你,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天了,你还要娶她吗?”

  除了他自己,其它四人——包括杨媚媚——都同时因他话里的含意而变了脸色。

  他还要娶她吗?

  余文杰自问。清清白白的师妹,他尚且认为她配不上他,若非有扬威镖局做嫁妆,他不会想娶她,如今呢?

  一个残花败柳,一只破鞋……

  可是,他如何当着师父的面说出这种轻蔑、鄙夷的言语?

  “文杰,你不用回答这个问题,就算你愿意娶这个贱人,我也不会让你委屈自己!”杨万驭立即接话。

  杨媚媚浑身一颤。为什么没人觉得委屈的是她?

  “爹,如果当初娘怀孕的时候,你就将我打掉,该有多好……”她恍惚的低喃。

  “滚出去!”杨万驭蓦地怒吼。“从今以后,我杨万驭没有你这种无耻的女儿,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您曾经‘有过’我这个女儿吗?”她哀伤的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曾经有过,而那却是我这辈子最为遗憾的一件事,因为我一直希望不曾有过!”他决绝的撂下狠话。

  因为这话,杨媚媚被彻底击溃了。

  “带我走……”她靠在豺狼身侧,低声恳求。

  他霍地揽住她的肩膀。是的,他当然会带她走。

  冰冷的眼神扫了三人一眼,最后停留在一直没有开口的余文礼脸上审视了一会儿之后,蓦地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余文礼浑身一颤,压下心头的下安,强自镇定的回视。

  “既然杨当家都同意了,那我就带着媚媚离开了。”他的声音显得开朗,揽着杨媚媚朝三人走去——因为他们就挡在门口。“从今而后,杨媚媚不再是杨家人,杨当家没意见吧?”

  “我求之不得!滚!”杨万驭面露青筋,怒声大吼。

  “很好,那么就请杨当家好好保重,毕竟……”豺狼突然弯身在他耳边低语,“养虎为患呐。”

  杨万驭猝不及防,待回过神便毫不留情的一掌击向他,而豺狼也早有防备,简短的话一说完,便带着杨媚媚飞身窜出门口,杨万驭立即追了出去。

  “哈哈哈,多谢杨当家赐女,请保重。”豺狼张扬一笑,下一瞬间,便带着怀中女子飞纵而去。

  杨媚媚有些不舍的回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眼前一片水雾,让她看不清爹爹的身影,一会儿,两人便消失了踪影。

  “师父,您没事吧?”余氏两兄弟来到他身旁,关心地询问。

  杨万驭眯着眼,注视着方才两人消失的方向。

  那个男人是谁?他说的“养虎为患”又是什么意思?

  收回视线,望向两兄弟,一会儿之后,他才徐徐开口。

  “文礼,对外发布媚媚急病去世的消息,从今以后,扬威镖局没有杨媚媚这个人。”

  “师父?!”两兄弟皆显错愕。

  “什么都不要说了,照我的话去做!”

  “……是,师父。”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出镖局之后,杨媚媚的泪水立刻有如黄河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后悔了?”豺狼冷漠地问,心里有丝烦躁,以及些许愧疚,不过随即被自己甩开。

  是她自己说要跟着他,他只是确保她无法反悔罢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哽咽啜泣,泣不成声。

  豺狼当她时后悔了,心里顿时非常不爽。

  “有什么好后悔的?那种家庭只知道利用你,拿你去当一家破烂镖局的陪衬,尽是委屈你,你离开应该哈哈大笑,哭什么啊?”他有些恼了。

  杨媚媚闻言,哭得更大声了。原来……原来还是有人觉得她委屈了……

  “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搞的啊?!”气死人了!“就算你后悔也回不去了!”不说杨万驭不会原谅她——哼,她才不需要被原谅——就算杨万驭愿意接受,他也不会放手!

  “我……不是后侮……”她哭着摇头。

  “那你哭什么?”他一脸忍耐的瞪着她。

  杨媚媚还是摇头,勉强出声,“我……不知道……”

  豺狼俊眉拢得更紧。不知道?

  “我……已经好几年不曾哭过了。”她抹了抹眼泪。“过去不管如何委屈,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听到多少刻薄又不公平的指控,我都不曾哭过,甚至都能笑笑地带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你面前哭得这么凄惨……”

  是因为在他面前,她能卸下防备,所以才会这么尽情的哭泣?

  这个臆测让豺狼心里顿时变得痛快。

  “看得出来。”他抓起袖子替她抹去一脸的鼻涕眼泪,动作有些粗鲁。“积压了几年的泪水,简直多得吓死人,若有哪边闹干旱的话,找你去肯定能解旱。”

  她错愕的望着他。

  “干么一脸痴呆的样子?”

  “你会开玩笑呢。”好稀奇啊!

  豺狼闻言,面色突然一赧,随即狠狠的瞪她一眼,紧接着便加重手的力道,在她脸上胡乱的擦一通。

  “欸欸!痛,好痛!别……”她痛皱了一张圆润的脸蛋,躲无可躲,只能无奈的接受他的蹂躏。

  “哼!”好一会儿,他终于好心的放开她。

  “很痛耶!”杨媚媚抚了抚疼痛的颊,一时忘了伤心。

  “你活该,谁叫你乱说话!”豺狼哼了哼。

  她有乱说话吗?不满的睨他一眼。应该是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然后恼羞成怒吧!

  “没事了吧?”豺狼斜眼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点点头。痛快的哭了一场,心虽然还痛着,但是那痛楚她早已习惯,可以忽视。

  “既然没事,就走吧。”他走了两步,见她没跟上,疑惑的停下,回头蹙眉望着她。“怎么不走?”

  她对他露出一抹微颤的笑,强迫自己开口。

  “豺狼,谢谢你带我出来,你应该还有其它事要办,我就不耽误你了。”就算心里觉得不舍,也不能为他带来困扰。

  “什么意思?”他挑眉,表情瞬间冷了下来。这个女人该不会想跑了吧?

  “哦?”什么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高兴了?

  “你不耽误我?然后呢?”

  “然后?”她有些疑惑的歪着头继续说:“就依照约定分道扬镳啊,你愿意带我出来,我很感谢你,这样就够了。”

  哇啊!他突然冷冷的瞪来一眼,让她有些胆颤。好冷厉的眼神!这下她确定他是不开心了,可是为什么?

  “约定?我不记得和你有过这个约定。”他的目光充满了威吓之意。

  “可是……”杨媚媚糊涂了。他……不希望她离开吗?

  “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离开扬威镖局,随时都可以离开,根本用不着我带你出来!”

  “不一样的。”她低叹。

  “没什么不一样。”他气闷的说。

  “没有契机,我没有那个勇气离开,也许到最后我还是会听我爹的话,乖乖的嫁给大师兄。”只为求得爹爹瞧她一眼,就算是冷漠的眼神也无所谓。

  “你自己一个人又能到哪里去?”都已经收了他的玉扳指了还打算离开!她最好自己识相一点,乖乖的留下来。

  “我可以去找我师父,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师父的行踪老是神神秘秘的,大半年才出现一次,所以这次去找他,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你想走就走啊!”他撇开头走到路旁的大石坐下,不再理会她。

  现不是什么状况?杨媚媚有些搞不清楚。

  不过……现在的豺狼看起来好像一个赌气的孩子耶!

  他……不希望她离开吗?

  心里期待地怦跳着。她可以这么想吗?,他希望她留下?低头望着她手上的玉扳指。她可以赌一睹吗?

  她缓步的走向他,来到他身旁,见他甩头转向另一边不看她,连忙忍下一声闷笑。怎么会这么可爱呢?一点也不像江湖个百中的豺狼,他知不知道这样的他,很让她……心动?

  有何不可呢?

  就睹一赌吧,反正她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

  “我不是想离开,只是不想造成你的困扰。”她主动解释。

  闻言,豺狼狠狠的瞪向她。

  “我有说过任何你会造成我的困扰或类似的话吗?”

  “没有。”杨媚媚立即摇头。

  他恶狠狠的质问;“那你凭什么替我说话?我如果会觉得困扰,就不会答应你了。”

  “对不起。”

  “以后不准随便替我下断言,知不知道?”

  “知道。”

  “哼,走吧!”豺狼满意的点头,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来,拉起她的手。“你师父住在哪里?”

  “喔,就在……”杨媚媚默默跟在他身旁。老天,这样的豺狼真的很好玩耶!她可不可以笑?

  第五章

  木屋里一如往常的摆设,就是不见她那位神龙不见首尾的师父。

  果然如她所料,尤其十几日前才见过,师父遗留下一本医书给她,大概要等到她医书读完之后,师父才会再出现,估计应该又是大半年后了。

  “豺狼,有什么不对吗?”杨媚媚疑惑地问着一直在观察木屋内部的人。

  “不,没什么。”他摇头,只是觉得这间木屋的摆设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在哪里看过似的。“你爹知道你学医的事吗?”

  “我学医是偷学的,没人知道。”她摇摇头。

  偷学的?

  “是吗?那你当初怎么会开始拜师学医的?”

  “七岁那年,我自己一个人跑到街上,遇到师父正在为人看诊,觉得有趣,就蹲在一旁观看,师父见我对学医有兴趣,就主动提议收我为徒。那时我年纪还小,其实不太懂这事的意义,只是终于有人对着我笑,我很开心。”她扯开一抹微颤的笑容。当时的她总是很不解,为何爹爹老是不看她一眼。

  “那后来呢?”握住她的手轻轻揉捏着,给予她无声的安慰,他轻声指引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就真的拜师了,刚开始一个月,师父教我一些基本的知识,然后留下一本基础医书要我自己好好的研读熟记,之后便离开了,那时我常常来,就是没遇到人,直到七个月之后,师父又出现了,问我医书读得如何,有没有任何问题。这就是我和师父相处的模式,一直持续到现在。”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