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4页    作者:馥梅

  豺狼默默的跟在她后头走进房里。

  她为他添了一碗粥,在他面前摆上一双竹箸,见他只是站在桌旁望着自己,于是笑着招呼,“坐啊,不要客气。”

  他拉了张椅子坐下,默默的看着她帮他添粥布菜,见他没有动箸的样子,干脆动手拿起桌上的竹箸塞到他手里。

  “多吃一点,你现在不仅要多休息,也要尽量多吃点,才有体力应付接下来九天的疗程,知道吗?”

  豺狼抬眼望向她,突然伸出手碰了碰她的脸颊。

  “我弄伤的。”她颊上一块淡淡的青红,是他稍早弄伤的?可以想见,到了明天会变成一块青黑色的瘀血,看起来会更加严重。

  “呵呵,没有关系的,只是一点小撞伤,你别在意。”杨媚媚有点无措的挥挥手,撇开头离开他的碰触,颊上微微发热。

  谁知下一瞬间,他又握住她的手,抚在她手腕上一圈红肿的印记。

  “这也是我弄的……”豺狼轻轻的摸的那圈指印,语气中有着自我厌恶。

  “豺狼……”杨媚媚伸出另一手按住他。“这真的没关系,你只是太痛了,并非有意,毋需觉得愧疚,好吗?”

  又望着她好一会儿,他才收回手,点点头,开始用膳。

  杨媚媚见状,松了口气,也开始享用早膳。

  每一个被梦魇纠缠的痛苦解毒过程,总会有个温柔的声音伴随着他,并有一双温柔的手将他从噩梦中拉出来。

  一次又一次之后,他发现自己依赖上这个声音,恋上那双手。

  心里非常清楚,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在自己依然背负深仇未报之时,不该将另一个无辜者拉进他的噩梦之中,尤其是像她这般单纯善良的人,可他却……情不自禁。

  疼痛一日比一日减轻,终于,到了最后一天。

  他坐在床沿,默默的看着偏头凝眉,专注为他把脉的女子。

  情不自禁……多么可怕的四个字!

  他向来不喜欢脱出自己掌控的状况,截至目前为止,这种状况也只发生过一次,就是二师兄性命垂危时,至于这次……他会感谢她,会记住这份恩情,也会报答。

  她圆润的脸蛋白里透红,总是漾着一抹笑容,用甜甜的声音对他说话,凡事亲力亲为,这几日以来,他忍受着解毒的疼痛折磨,她也陪着他几乎没休息,见他体内的毒一天比一天减轻,她竟然比他还开心。

  他真的无法理解像她这样的人种,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吧,姑且说是善良吧!

  他不懂为何她能为一个陌生人如此尽心尽力?

  是因为生活在幸福无忧的环境中,受尽疼宠与保护,所以才能这么善良又……不知人心险恶?是这样吗?

  “今天是第十天,这帖药再饮下,一个时辰后就没事了。”替他把完脉,杨媚媚如是说。

  幸好这段时间二师兄押镖不在,大师兄则负责处理镖局的事务,而爹本来就对她视而不见、不闻不问,所以她房里藏了一个男人整整十天,在她格外小心谨慎的状况下,竟也无人发觉。

  “嗯,多谢。”豺狼轻轻的拉了拉袖子,整整衣裳。十天了,今天是最后一天,结束之后,与她之间也就结束了,可是……此时他却有股冲动,想要将她从她的家人手中偷走……

  “不用客气,其实你也是在冒险啦,毕竟我是生手。”杨媚媚不好意思的轻笑。

  “不管如何,杨姑娘救我一命是事实,我会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既是不想欠下恩情,也是不想就这么毫无瓜葛。

  “好,等我想到要你做什么再告诉你。”她知道多说无益,只好这么说,端起桌上的汤药递到他面前,“温度差不多了,快喝吧,熬过这次就结束了。”

  豺狼接过,毫不犹豫的一口仰尽。果真,约半盏茶的时间后,疼痛又开始了,只不过经过多日的训练,他已能不动声色的忍下来。

  “躺下,好吗?”杨媚媚拈来布巾为他拭汗,轻声询问。

  豺狼默默的望着她。就是这个声音,温润,柔和,还有着浓浓的关怀。

  伸手握住她为他拭汗的手,惹来她讶异的目光,那眼神,是如此的纯粹,只有关怀,没有算计。

  “豺狼?很痛吗?忍得住吗?”杨媚媚关心的问。今天的他似乎有点不一样,他的目光让她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

  “我忍得住。”豺狼徐徐启唇,低头望着她的手腕,那儿依然有着明显的瘀青,是初时那几日因为痛得太过剧烈,被他所伤的其中一处。“抱歉,弄伤了你。”

  “呵,没关系啦,早就不痛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挥着另一只自由的手,要他不要在意。“你躺下来会比较舒服。”她柔声说。

  他望着她,一会儿才顺从的躺了下来。

  突地,“叩叩”两声敲门声响起,杨媚媚顿时一惊。

  “你忍忍,别出声,我去看看。”她在他耳边低语。

  他点点头。

  敲门声又响,这回还夹杂着呼唤。

  “师姐,你在吗?”是镖局的弟子。

  “来了。”杨媚媚扬声喊,又审视了一下豺狼,将床帷拉好,才转身走出内室,越过小厅打开房门。“吉宏师弟,早啊,有什么事吗?”

  孙吉宏对杨媚媚一点头,才道:“师姐早,师父吩咐,请师姐到义和厅。”

  杨媚媚讶异。“我爹要见我?”

  “是的。”

  “知道了,我换件衣裳,马上过去。”她明白的点头。爹这次“接见”为的是什么她心里有数,看来他们已决定由谁来和她成亲了。

  待他一离开,她立即回到房内。

  “豺狼,我爹找我,我非去不可,你自己一个人撑得下去吗?”

  “你去吧!”

  “我马上就会回来。”

  拿起衣裳到屏风后头换上,再次看了他一阵,确定可以之后,她飞快的奔向义和厅。

  在接近义和厅门口时,她蓦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缓和有些急促的呼吸,接着弯身拍了拍裙子,理了理衣襟,才端庄的上前几步,跨过门槛。

  匆匆的扫了一眼厅内,就见爹坐在东席主位,西席则坐着大师兄和二师兄。

  原来二师兄回来了!

  所以她猜测的没错,他们三个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处理”她了。

  “爹,大师兄,二师兄。”她一一打招呼,见到爹爹撇开眼,没有正眼看她一下,心头又是一阵揪疼,黯然的垂下眼。

  “下个月初三,你准备和文杰成亲。”杨万驭冷漠的开口,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直接道出见她的目的。

  杨媚媚不禁错愕,讶异的望向爹爹。没有任何询问,只是“告知”?!或者,她该满足了?至少爹是亲口告知她,而不是派个人转达而已。

  察觉到这种想法,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悲哀。

  “我刚刚问过文杰和文礼他们谁愿意娶你,文礼说长幼有序,文杰也没意见,所以就把婚事定下了,等成亲之后,你就和文杰住到城郊那栋屋子。没事了,你回房吧!”杨万驭看也不看女儿一眼,冷酷的交代结束便想将她斥退。

  “我不嫁。”沉默了一会儿,杨媚媚低低的说。“如果爹不想看到我,我可以离开,可是我不嫁。”

  “媚媚。”余文杰起身,想要说什么,不过却被杨万驭打断。

  “文杰,这件亲事已经决定了,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是师父……”

  “你别管她,我并没有问她的意见。”杨万驭冷漠打断。“这也是她对杨家仅有的用途!”他的表情显得异常冷酷。

  杨媚媚猛地抬起头来望着父亲,脸色煞白。仅有的用途?!

  “我就在你面前,你可以直接对我说话!”她深吸口气,痛心的低喊。

  “我对你无话可说。”杨万驭冷淡的别开脸。“你下去吧。”

  杨媚媚抿紧唇,心头更觉酸楚,想吼出心里的委屈和不满,可是最终,她只是转身奔出义和厅。

  “师父……”余文杰暗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都不要说了,镖局托付给你们,我才能安心。”他表情冷硬。

  “大哥,你去和师妹谈谈吧。”余文礼温和的劝道。

  余文杰望向师父,见他点头,才起身离开义和厅,追了过去。

  “师妹!等等,师妹!”余文杰拦住她,见她低垂着头,状似心疼。“别哭,师父他只是……”

  杨媚媚倏地抬起头,眼里清明,颊上干爽。她并没有哭,甚至还漾着一抹微笑。

  “大师兄,我爹怎么待我,我已经习惯了,要为了这种小事哭,那我不就要天天以泪洗面了?”语气有些自嘲,状似满不在乎的耸肩。“大师兄有事要交代吗?”

  “关于这件婚事,师妹说什么都不愿意吗?”余文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的条件并不差,甚至可以说很好,文武兼备,外貌又极佳,说句比较现实的话,若非师命,以及娶了她才能继承扬威镖局的话,她是配不上他的。

  他是疼爱这个师妹,也答应师父会好好的照顾她,但是这并不能改变这些他认定的事实,以及她的拒婚让他心里产生的不悦。

  “我确实不愿意,不过你们根本不会管我的意愿,所以大师兄又何必多此一问呢?”杨媚媚浅浅一笑。

  余文杰脸色微变,“师妹认为大师兄配不上你吗?”

  “错了,师妹若非顶着‘扬威镖局’千金的身份,根本就高攀不上大师兄如此俊才,不是吗?”

  余文杰蹙眉,严肃地质问。“师妹认为我是贪图扬威镖局才娶你的?”

  “两位师兄与爹爹是鱼帮水,水帮鱼,互蒙其利,而我,只是你们之间可供利用的傀儡,你们不会在乎一个傀儡的意愿。大师兄找我谈这件事,实在没必要。”

  “师妹,你这话说得太过份了。”余文杰万万没想到,在她的心中,他们竟是如此不堪。

  “是这样吗?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爹和大师兄之间难道不是已经谈妥了娶我的条件了吗?”杨媚媚语带嘲弄。

  “师妹,我答应师父这件婚事,是希望能好好照顾你。你并不快乐,所以我想带你离开这里,你怎能如此曲解我的好意,太……”

  “谢谢你,大师兄。”她飞快地接话。“这么说的话,如果我不需要你的这份好意,你就愿意取消这件婚事喽?”

  “不可能,这件婚事师父已经决定了。”

  “呵!”她讽刺的一笑。“所以了,这件婚事和为我好一点关系也没有,大师兄不必再自欺欺人。”

  她并不认为从一个牢狱跳进另一个牢笼会有多快乐,尤其大师兄是最常拿娘亲过世的事来要她负责的人,她更不想和他纠缠一辈子!

  但是,她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有用,娶她只是达成他们双方利益的手段,大师兄和爹都不会改变心意的。

  “不要再说这些任性的话了!”余文杰有些恼怒。“下个月准备当新娘,要开心一点,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师母呢!”

  “够了,请你不要再拿我娘来指责我了!”她终于爆发,朝余文杰低吼。“你凭什么?到底凭什么啊?!”

  “师妹!”余文杰被她愤怒的模样吓到,心里更加不悦。“你是怎么搞的?竟然这么任性不懂事,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杨媚媚仰起头,漠然的瞪着他。“你的失望与我何干?我从来不曾对你们抱过任何希望。”

  “你……简直不知感恩!”他气极,万万没想到过去乖巧柔顺的师妹,竟然变得如此不可理喻,不知好歹!

  感恩?杨媚媚苦涩的一笑,谁对她有恩?他以为娶她对她是天大的恩宠了?

  笑话!

  懒得再与他周旋,反正和他或爹的谈话,是不可能有交集的。

  “大师兄如果没事,我要回房了。”她倔强的仰起头,淡淡告辞,越过表情僵硬的男人,慢慢朝她的寝房走去。

  她该怎么办?

  该认命,乖乖嫁给大师兄,继续过着这种行尸走肉般的傀儡生活?

  或者是……离开?

  离开……吗?

  第四章

  回到寝房,杨媚媚巧声走进内室,旋即讶异的发现床上没人。

  “豺狼?”她低唤道,顿时忘了自己的问题,只急着在房里找人。时辰差不多了,他的毒可能已经排干净,所以……他离开了?

  心一瞬间慌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急了、乱了。

  “豺狼?豺狼?你在哪里?豺狼……”她不死心的喊着,寻遍室内部没看到人影,转身便想冲出房找人。

  “我在这里。”豺狼从梁上翩然跃下,快一步立子她的身前挡住她,让煞脚不及的她直接撞进他的怀里。

  “豺狼!”她这才放下心,没有想到要退开,反而不自觉的将双手贴在他的胸膛,仰头望着他。“我以为你走了。”

  “我不会不告而别的。”他低声的说,一手轻轻圈住她的腰身,墨黑的眼瞳静静审视着她。

  杨媚媚也看着他,一会儿之后才察觉到两人的姿势,立即红了脸,赶紧退了开来。

  “对不起……”

  “你没有必要道歉。”拉住她的手,他没有让她退得太开。

  她心脏登时怦怦乱跳,不过她没有挣开他的手,而是垂眼望着他古铜色的大掌与她嫩白的手形成的强烈对比,心里突然有个想法现形。

  抬起头,她没让自己有考虑的时间便脱口而出。

  “豺狼,你说你要报答我?”

  他微挑眉,“你想到要我怎么报答你了?”他问。

  “是的。”她深吸了口气。

  “说吧,你要我怎么报答?”见她久久没有下文,他主动开口问。

  “我……”这样真的好吗?她不禁开始犹豫。

  “杨媚媚?”豺狼蹙眉。他可以猜到她打的是什么主意,所以他正在期待她说出口,好让他能得偿所愿,不必对任何人愧疚。“说啊,任何事我都能做到。”

  她咬咬唇,最后终于下定决心。

  “请你……带我离开这里。”她冲口而出。

  豺狼闻言,眼底有抹锐光一闪而过,那眼神就像是饥饿的猛兽终于看见美味的猎物般,犀利、敏锐、谨慎与不容错失的誓在必得。

  “你不想嫁给你大师兄?”眼神状似无意的瞥了眼她身后的房门方向。

  “你知道?!”她好生讶异。

  “嗯,我刚刚听见你和你大师兄的谈话。”他点头,也没隐瞒。刚刚的事他全盘听见了,杨万驭对女儿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寒。

  他原本猜测她是在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完善的千金小姐,所以才会如此善良天真、不知险恶,没想到他猜错了,善良是她的天性,在这样的生长环境下,更是非常难能可贵!

  “那么,你能理解我为什么得离开这里不可了,是不?”她有些急切的问,手不自觉抓住了他的衣袖。

  他缓缓的点头。初时听见她被许配给那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家伙时,自己心里可是非常的……不爽!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