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11页    作者:馥梅

  “天……”等到她终于确定,更加难掩心痛的捂住唇,哽咽的低呼,“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大夫?”小六子疑惑的叫唤。

  杨媚媚无暇理会,再也忍不住冲上前,无视地上恶臭的粪便,直接跪在男人的身旁。

  “爹,爹!”她轻轻摇着状似睡着的男人。

  那人,竟是杨万驭。

  “不会吧?杨大夫,这个傻子是你爹?!”小六子惊呼。

  “小六子,你来帮我把他扶进屋去。”杨媚媚急切的说。现在不是追问爹为何会沦落至此的时候,还是先将人带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其它的,以后再说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因为杨万驭的出现,让杨媚媚在这个小镇暂时定居了下来。

  她租了一栋屋子,将大厅改装为医馆,然后将父亲接来好就近照顾。

  现在的他整个人神智是失常的,认不得所有人,包括她这个女儿在内,但是他却一直将她错认为一个人——她的娘亲。

  “芷月……”杨万驭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

  杨媚媚闻声立即跑进屋里,看见坐在床沿,一脸茫然憨傻的父亲。

  “爹,你醒了。”她上前,伸手搭上他的脉搏,专心的诊脉,一会儿却有些无奈的摇头。她还是诊不出来爹爹到底是怎么了,这并不是单纯的心智失常啊!

  “芷月,你跑到哪里去了?”杨万驭突然握住女儿的手,说话的语调是她从未听过的温柔。“你现在的身体可不是一个人的,我们的宝贝就在你肚子里呢,要好好照顾啊!”

  她浑身一震,眼眶倏地发烫。爹……曾经期待过她的出世!

  “爹……”杨媚媚哽咽,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芷月,你昨儿个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其实,我比较喜欢一个像你的女孩,不过如果你这胎生了个男孩也不要紧,有个哥哥,以后可以好好的保护妹妹,你说好不好?”杨万驭温柔的说着。

  “好……好……”她眼泪拼命的往下掉.

  “你说,如果生了个女孩,咱们要为她取什么名字呢?”他又温柔的问。

  “媚媚,取名叫媚媚。”

  “呵呵,芷月,你偷懒,拿妹妹当名字。”他傻气的呵呵笑。

  杨媚媚闭了闭眼,忍不住想象。如果娘亲没有因难产去世,他们一家三口会是多么幸福快乐啊!

  突然,杨万驭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又开始在墙边绕圈圈。

  她知道,父亲整个人变得痴痴呆呆,这种状况会继续维持到明天,甚至更久,像刚刚那种状况,这么多天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也许……有进步了?是吗?

  轻轻一叹,杨媚媚又望了父亲一眼,才转身到前厅去,开始今天的义诊。

  今天的病人不少,最近城里好像很多人都得了风寒,一个接着一个,有时候还一家好几口全都染上伤风。

  把完脉,写好药笺,交代两名助手抓药、包药,送走最后一名病患之后,她整个人几乎累瘫了。

  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一阵晕眩袭来,她赶紧抓住桌沿稳住身子,好一会儿那晕眩感退去,她才轻轻的吁了口气。

  “阿德,杰元,你们把药材整理好之后,就可以回家了。”她轻声吩咐。

  “是的,杨大夫。”两名助手恭敬的鞠躬。“杨大夫您累了一天,赶紧进去休息吧,这儿我们来就成了。”

  “那就劳烦你们了。”杨媚媚点点头。她是真的累了。

  跨着有点虚浮的脚步走向内进寝房,经过内院,习惯性的扫视一圈,本来预估可能会在假山旁看见爹爹曲伏在那儿的身影,可是没有。

  眉头微微蹙起,再望向其它可能的地方,可是都一一落空,最后,她看见敞开的后门。

  心下一惊,拔腿就往后门冲去。爹爹不在屋子里,他跑到外面去了!

  如果爹爹又不见了,找不回来呢?

  如果爹爹不小心受了伤……被不懂事的孩童嘲笑……被势利的大人欺压……

  “爹!”她扬声在连接后门的小巷里喊着,“爹,你在哪里?”

  她焦急的沿路寻找,小巷不见人影,大街上也没有看见,就在她急得想要去报官的时候,终于看见爹爹蹲在街边,跟一个蹲在他面前,背对着她的男人玩得非常开心。

  他是谁?想干什么?

  截至目前为止,小镇的人虽然都敬重她这个杨大夫,可面对痴傻的爹,似乎都还是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虽然没人愿意接近他,但至少也没人会故意欺负他。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有人陪着爹,而爹这么开心的样子。

  “爹……”她走上前轻唤。

  杨万驭没有抬头,倒是那个男人回过头仰望着她。

  “咦?”男人搔搔头,“原来阿伯是你爹啊?”

  杨媚媚怔楞的瞪着男人,下一瞬间,她白眼一翻,晕倒了。

  “啊!”男人傻眼,想要伸手接人,却慢了一步,纤瘦的身子已经软倒在他脚边。

  “水来!你在干什么么。我们要回去了。”突然,一个有点苍老的声音从对面的店铺门口喊了过来。

  男人正弯身抱起晕倒的杨媚媚,只是不意触到她胸前时,柔软的触感让他呆了一下,好半晌才望向对面店铺。

  “爹,杨大夫昏倒了。”叫水来的男人喊着。

  下一瞬间,街上的人全都涌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好不容易终于让水来将杨大夫送回家去,连同杨万驭也一并带回。

  “水来,你要留在这里?为什么?”水来的爹讶异的问,“牧场还有很多事要做,你没时间留在城里照顾人的!”

  水来摇头。“我要留下来,牧场的工作我不懂,回去我也帮不上忙。爹,趁天还没黑,你赶紧回去吧,我等杨大夫醒来就回家。”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一定又做梦了。

  三年来,她老是作着那人突然出现在她眼前,对她说“对不起”,“我回来了”的梦。

  她当然不原谅他,谁叫他要让她这么伤心,让她等待了这么久,让她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的面了。

  然后,他又不见了,让她好后悔为什么不原谅他?为什么要同他闹别扭?可是当他又回来的时候,她也又忘了要原谅他。

  梦醒时,她总是万分惆怅,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她绝对不会怪他,只会紧紧的抱住他,永远不再放手。

  轻声笑语模模糊糊的传进她耳里,那中低嗓音是那么熟悉,却又显得陌生,她茫然的听着,茫然的睁开眼睛,然后啊的一声想起来了,是那人的声音,难怪觉得熟悉。

  原来她还在做梦啊!她想着。

  早就习惯这种梦与现实难以分辨的状况,不过这么多年来她已经有了经验,能够分辨得出来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反正只要有那人的存在,就一定是处子梦境中,不管是他的身影,或是他的声音。

  “杨大夫,你醒了啊!”那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俯身望着她。

  好真实。

  杨媚媚有些怔住,不过还是没被骗过。

  “不,我还在做梦。”她喃喃的说。

  那人一脸疑惑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呢!呵呵,好可爱,可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因为他铁定不喜欢“可爱”这两个字被用在他身上。

  “杨大夫,你明明已经醒了,还是刚刚不小心撞到脑袋?”水来偏着头,有些担忧的伸出手,覆在她的额头上。“嗯,没发烧呢。”

  温热的大掌像块烙铁透过肌肤,烧烫了她的脑袋,太……真实了……

  “杨大夫,你没事了吧?”水来更凑进她,仔细的观察。

  啊,对了,她记得自己说要原谅他,不再和他闹别扭,还要紧紧的抱住他……

  杨媚媚倏地抬起手,圈住眼前人的颈项,紧紧的抱住他。

  “佑禛……佑禛,你回来了……”她低喃着。

  水来浑身僵硬,瞬间红光满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不要再突然不见了,好吗?我等你等了好久,好久……”杨媚媚闭着眼,低声说。“我不要再离开你了,我不要再放手了,佑禛,不要丢下我……

  “杨……大夫……”水来声音暗哑,完全无所适从,身体起了奇怪的反应,耳朵被她吹拂的热气弄得烧烫了起来。

  “佑禛……”杨媚媚微微的松开他,迷蒙的双眼深情的凝望着朝思暮想的人,小手轻轻的抚上熟悉的眉,熟悉的眼,划过熟悉的鼻,来到熟悉的唇。

  细白的食指描绘着他完美的唇型,咕嘟一声,水来吞了口口水,觉得口干舌燥,在她的唇慢慢的靠近他时,他才像是从梦中惊醒般猛然推开她,气息浓重,慌乱的退了好几步。

  “佑禛?”杨媚媚疑惑的低唤。他为什么推开她?

  “杨大夫!你醒了吗?”水来清了清喉咙,大声的问。

  她眨眨眼,缓缓的坐了起来。有什么不太对劲……

  对了,那人从来不曾叫她“杨大夫”,三年前她还不是“杨大夫”,所以这三年来,在梦中他也不曾叫她“杨大夫”过,那么……

  这个人是谁?

  “你……是谁?”像是被人掐着喉咙,她瞠大着眼,眼底有着期待、恐惧、不安,以及深深的茫然。

  “杨大夫,我叫做水来。”他红着脸说。

  杨媚媚脑袋一片空白,好一会儿之后,她终于确定,自己醒了。

  而方才的一切,都不是梦。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世上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杨媚媚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每次来,都会陪着爹爹蹲在地上玩得不亦乐乎的水来身上。

  太像了,根本是一模一样……

  不,不能算是一模一样,那人有的冰冷残酷气息不见了,水来则多出一股邻家大男孩的朴实气质,那人的笑总是带着一抹嘲讽残虐的味道,水来的笑则是纯粹的开心欢愉。

  他是那人,又不是那人。

  那天之后,水来几乎天天都跑来这里,但是她不曾再与他谈过话,总是下意识的避开他,却在避开之后,又不由自主的偷偷观察着他。

  还有,水来和爹爹处得异常融洽。

  不过,今天他迟了。

  杨媚媚不时的朝大门口望去。往常这个时辰,他都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可今天他却还没出现。

  她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越猜想就越忐忑。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吗?

  咬咬唇,她终于忍受不了那沉沉压在心口的不安。

  “阿德,杰元,医馆你们先顾着,我去去就回。”没等两个助手答应一声,杨媚媚已经冲了出去。

  谁料迎面就撞上一堵厚实的墙,反弹之下,她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杨大夫!”水来有些慌的大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是他!他来了!

  “杨大夫,我娘生病了,我要背她下山来给你瞧瞧她也不要,你可不可以上山帮我娘看诊?”他蹲在杨媚媚面前,恳求的望着她。

  “看诊是可以,不过我走不了那么远,骑马也不方便。”

  水来突然在她面前背对着她蹲下。“我背你。”

  她心脏猛地一跳,强自镇定之后,才道:“现在要上山?”

  “对啊!”他理所当然的说,可是下一瞬间,又想起什么似的问;“杨大夫忙吗?”

  “不,暂时没事。”杨媚媚摇头。爹有小六子照看着,她也正想找个机会拜访一下水来的“爹娘”。

  于是,她上前一步拍拍他的背,微笑道:“街上我用走的就成了,等到走山路时,你再背我。”

  “好。”他耿直的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水来在前头带路,杨媚媚视线则胶着在他宽阔的背影,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突然,他回过头,看见她停在那儿,朝她伸出手。

  “还楞在那里做什么?”

  杨媚媚一呆。这种语调,这种举动,分明就是豺狼!

  她欣喜的跑向前,脚下却一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整个人往前栽。

  “你……”水来想也没想,完全是反射动作的急掠向前,及时抱住了她。“你这个笨蛋!连路都不会走了啊?”

  她浑身又是一震,仰起头幽幽的凝望着他,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迅速滴落。是他,是他啊!

  “啊!”水来受惊,有些手足无措。“我……我不是故意骂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坏?对不起,对不起。”

  杨媚媚拼命的摇头,“不,我是开心,你不要在意。”

  水来有些感动的望着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骂出那些话,真是太不应该了,幸好杨大夫没介意。

  两人来到山路,杨媚媚突然拍拍他的手臂。

  “杨大夫?”他疑问。

  “我走不动了。”

  “啊,好,我背你。”想到之前的约定,他赶紧蹲下来。

  杨媚媚深吸了口气,跨前一步,趴上这个熟悉的背。

  水来嘿咻一声,稳稳的站了起来,背着她往山上走。

  “山上的牧场离这里很远吗?”这里她还没来过呢,通常她都是从环山那边出入的。

  一阵热气从耳朵开始窜烧,水来不自在的缩缩脖子。那热热烫烫的感觉让他有些舒服,也有些不舒服,他也糊涂了。

  他的感觉变得更敏锐了,背部温热的躯体烫贴着他,腰上圈锁着一双白嫩的腿。

  他更不舒服了。

  “杨……大夫……”他声音有些哑,额上微微冒着汗,全身像被浸在滚烫的熔岩里一般。

  脑袋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他背着杨大夫走在黑黑的路上……

  嗯?不是现在?

  豺狼,我真的可以和你在一起吗?

  突然,杨大夫的声音在他脑袋里响起。

  她是在对他说话,可是……为什么叫他豺狼?

  我只是……怕你后悔嘛!

  放心好了,我豺狼做事,从来不曾后悔过,你就安心的跟着我。

  那是他的声音,是他的人没错!他脑袋昏了,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十章

  “水大婶,你染了风寒,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很快就会痊愈。”杨媚媚诊完水大婶,微微一笑要她安心。

  “杨大夫,谢谢你,水来也真是的,不过是一点小风寒,就把杨大夫给带来山上,真是太麻烦杨大夫了。”水大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水大婶不用那么客气,等会儿下山之后,我请医馆里的伙计帮你们把药送上来。”

  “啊,不用了,等一下让水来跟杨大夫一起下山,再顺道抓药回来就成了。”

  “也好。”杨媚媚点头。“水大婶,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你一个冒昧的问题?”

  “什么问题?”

  “水来他……是你们夫妻亲生的吗?”

  “嗄?哈哈!”水大婶闻言哈哈一笑。“我忘了杨大夫是外地人,所以不知道。咱们这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夫妻俩膝下无子,水来是三年前我和老伴在环山山谷的溪水边救起来的,那时候他受了伤,醒来后什么都忘了,所以我们就收留他,帮他取个‘水来’的名字。”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