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10页    作者:馥梅

  啊咧!去年玩那只笨鸟玩得太过头,也不是他愿意的啊!

  “不用不用,只是举手之劳嘛,说什么报答呢,更何况我也只是听从我那义妹姬光艳的意思去做,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也算不上我的功劳,所以不用报答了啦!”风汐海赶紧把责任推给不在场的替死鬼。

  豺狼冷冷的一笑。“是这样吗?”

  “当然是,绝对是,肯定是!”他忙不迭的强调。

  “确定不要我们报答?”

  “再确定也不过了。”让豺狼“报答”?他想也不敢想,恐怕这一“报答”下来,他可能会缺了胳膊少条腿。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强人所难,那……这一万两银票我就收回了。”豺狼又露出那抹似残似虐的笑。

  “嗄?”一万两?!难道……难道是真的想报答,而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

  啊啊啊!可不可以现在改口啊?

  “有问题吗?”冷酷的视线又打横睨了过来。

  “没有,呵呵,没有,什么问题也没有。”

  豺狼点点头,旋身飞出窗外,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风汐海目送着他的背影,只能哭丧着脸。一万两耶!

  不过没关系,这条命还在,他可以赚更多的一万两……

  呜呜,他无缘的一万两啊!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开阳城,位于环山之后,要进开阳城,环山那条陡峭的山路便是必经之路。

  豺狼没有任何耽搁,连夜赶往开阳城,快马加鞭花了两天的时间,终于抵达。

  他在一家客栈落脚,默默的在四处听着熊大善人的事迹,一双冷眼更显冰凝,毫无温度感情可言。

  他巴不得立刻手刀仇人,以慰爹娘在天之灵,了结自己心中多年的噩梦。

  只可惜熊胜意出外接洽生意,目前并下在开阳,不过,听说今日或明日便会回来。

  没关系,二十年都等了,他不介意多等几个时辰。

  他步行来到开阳城外,埋伏在环山某段山路的山坡上,静待时机,决定在熊胜意进城之前把人给解决!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又想到了令他放心不下的女人。

  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得知身处何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有什么样的想法?伤心难过?或气愤不平?

  “羊咩咩……”豺狼思念的低喃,脑海中盘旋着她甜美的笑颜,回味那甜蜜的吻。“你……会等我吧……”

  傍晚,一阵马蹄声在这寂静的大地响起,他立即极目望去,发现有三骑,来者目前距离尚远,瞧不清马上骑者的五官面貌,不过看得出来是三名男子。

  是熊胜意和他的护卫回来了吗?

  他屏气凝神,专注凝望着那三个黑点渐渐接近,当中间男人的五官渐渐明朗之后,他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冷狂。

  是柴士谕!

  这张脸,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

  手抚上腰间软剑,豺狼的杀气瞬间高涨,下一刻,他纵身飞出藏身处,在半空中拍开腰间软剑,旋飞的软剑映着黄昏彩霞,闪着耀眼的光芒,轻缓落在前方约两丈处,挡住了熊胜意的去路。

  “嘶嘶——”马匹因为被紧急勒住缰绳而抬脚嘶鸣。

  熊胜意的两名护卫立即挡在主子的前方。

  “阁下拦住我们的去路,有何指教?”

  “我找的是熊胜意。”话方落,身子便窜飞而出,待那两名护卫反应过来时已经慢了一步,穴道被制,动弹不得。

  豺狼一拍马臀,两匹马儿立即向前走,也顺便带走了马上的人。

  “这位大侠拦住熊某,不知有何指教?”熊胜意力持镇定,握紧剑柄。

  豺狼的视线慢慢地移向他。这张脸,在他每一次的噩梦中,都像是狰狞的恶鬼般阴魂不散,今天,噩梦终于变成现实,柴土谕就在他面前,而他,不再是无助的幼童。

  “算账。”他的声音冷列,清楚的传进了对方耳里。

  “算账?”熊胜意不解,眼底有着警戒。“阁下尊称?”

  “豺狼。”他人方的报上名。“雪豹,是我的二师兄。”

  “很抱歉,熊某不懂阁下的意思,熊某只是一名普通的商贾,实在不太了解江湖的事。”熊胜意一脸歉然。

  “熊胜意,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就直说了。”豺狼阴恻恻一笑。“你为了某个原因委托杀手毒蛇狙杀雪豹,而我今天,就是为了这‘某个原因’而来的。”

  熊胜意一听,脸色微变,不过仍力持镇定。

  “你说你叫豺狼,是吗?”他依然一脸慈眉善目。“豺狼,我想你一定有什么误会了,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毒蛇易青的杀手,也不认识什么雪豹,更没有理由杀人啊!”

  “不认识是吗?”

  “是啊,你一定是搞错了对象。”

  “那么你何以知道毒蛇名为易青?”

  熊胜意一愣。“明明是你说的。”

  “不,我只说了杀手毒蛇。熊胜意,不用再伪装了,你的底细我一清二楚,我也说过,今天不是为雪豹而来,而是为了你狙杀雪豹的那个‘某个原因’,我是来找你算一笔积欠了二十年的帐。”

  二十年前?!

  突然,熊胜意发现,这个叫豺狼的人,长得有些面熟。

  他的心脏恐惧的跃动着,沉沉的,仿佛要敲破胸骨般,那股熟悉让他突然有些毛骨陈然,鸡道……

  不!不可能!

  他立即否定掉心中一闪而过的猜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件事,没有人知道,除非……

  不!不可能的!他再次否决。

  “你是谁?!”他厉声质问。

  “我是豺狼,赏金猎人,今日要来捉拿二十年前犯下京城柴氏灭门血案的凶手柴士谕,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不可能!”熊胜意大吼,蓦地抽出手中的剑飞身朝他攻去,欲趁其不备。

  豺狼早有防备,翻身飞跃,扬剑挡下他的攻势,嘴角泛出一抹冷笑。

  “露出马脚了,熊胜意,或者,我该叫你柴士谕。”他手中软剑轻灵飞划,挡去对方招招狠辣的剑招。

  两人在半空中飞来跃去,金剑相交,碰出些许火花。

  熊胜意不禁恼怒,应付武功高强的豺狼,他有些捉襟见肘。

  豺狼的攻势非常凌厉,四周因锋利的剑气所致飞沙走石,山壁的花草树木碎散飘飞,片片都能成为致命的暗器。

  这豺狼的功力非常可怕!熊胜意终于领悟到这点。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才刚有领悟,下一瞬间,豺狼的剑便划破他的衣裳,在胸腹间留下一道伤口,胜负立见。

  “你到底是谁?!”他气弱的质问。

  豺狼的剑尖抵着他的心脏处。他只消往前一刺,就可以结束历时二十年的噩梦。

  “我叫豺狼,或者,你可以叫我柴、佑、禛,‘大伯’。”

  “你是……佑禛?!”他的脸色瞬间刷白。“不,不可能,佑祯已经……”

  “被你杀了?一刀划破胸膛,深可见骨,连内脏都清晰可见,怎么还可能活着,是吧?”豺狼阴森的一笑。“也没错,所以我是从地狱爬回来的,‘大伯’。”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熊胜意垂头,黯然一叹,“佑禛,我知道自己罪该万死,也没打算跟你求饶,杀了我吧,我也已经活得很累了……”

  “我要知道为什么?”他冷声质问。

  熊胜意哀伤的一笑,摇摇头。

  “没什么好说的,我做了天理难容的错事,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在赎罪,不求减轻我本身的罪孽,只求报应不要降临在我儿女的身上,所有的罪过,我一人做事一人承担。”他颓然的跪趴在地上。“佑禛,杀了我,放过我的儿女……”

  豺狼只是冷酷的瞪着忏侮的男人。这悔意,来得太迟了。

  “我要知道为什么?”他冷声怒问。

  熊胜意趴在地上的身子僵直,一会儿,他的声音才徐徐的响起。

  “好,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就告诉你……”喃喃的说着,下一瞬间,他抬手就洒出一把粉末。

  豺狼一惊,迅速飞身后退,却仍迟了一步,吸入了些许,仅眨眼间,他便感觉内力正以极快的速度化散。

  “柴士谕!”他痛恨自己的疏忽。

  “哈哈!臭小子,你以为我会让你破坏我现有的生活吗?”熊胜意一改先前忏悔的模样,张狂傲然的笑着。

  “你真该死!”他决定孤注一掷,凝聚仅存的内力朝仇人攻去。

  熊胜意没料到他还有攻击力,当软剑刺入他的胸口,他同时也一掌朝豺狼拍去。

  砰的一声,仅存的内力完全集中于剑上,身体再无防护的豺狼,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掌,整个人像棉絮般向后飞去。

  在掉下山崖的那一刹那,他看见熊胜意气绝倒地。唇角勾起,他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他无力的闭上眼。

  羊咩咩……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佑禛——”杨媚媚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气息紊乱,呼吸粗浅,一头冷汗。

  是梦?

  有些茫然的望着四周,这才吁了口气。

  是梦。

  只是做梦,只是一个梦而已,别想太多!

  心,惴惴不安且惶惶然,这一阵子,她总是寝不安席,行坐下安,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似的,心头异常忐忑。

  来到荒谷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佑祺完全没有消息,她为了不让自己相思成狂,专心一意的与师父研讨医术,尽量让自己忙得没有时间想太多。

  但是,白天还好,一到夜晚,白曰硬是被压抑下来的思念,在夜深人静之时总是更加的张狂,叫嚣着占领她所有的思绪。

  她不知道要等多久,他才会回来。

  佑祺……

  杨媚媚掩脸低唤。怨他,念他,思他,想他,所有思绪,全都让他占满。

  她要疯了!

  “羊咩咩……”

  一声轻唤,让她身子微僵,接着猛地抬起头来,就看见他站在那里对着她温柔的笑着。

  “佑禛……”她欣喜低呼,下一瞬间,她飞快的翻身下床,扑向他。

  砰的一声,杨媚媚跌到床下,醒了过来。

  是梦……

  无力的抬手遮住脸。老天,她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才是梦境了。

  她就这样躺在地上,侧身蜷缩起身子,紧紧的抱住自己。

  佑禛,佑禛,佑祺,佑祺……

  你快回来啊!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她初时还有些茫然,一会儿之后,当敲门声又急促的响起时,才回过神来。

  赶紧爬起身,整整衣裳,匆匆地将门打开。

  “师父?”她有些讶异。这个时间,师父怎会来?

  林静天就站在门口,沉静的望着她,一会儿之后才开口。

  “丫头,不请师父进屋坐坐吗?”

  “啊,抱歉,师父。”杨媚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侧身让师父进门。“请坐。”

  “你还好吗?晚上有在睡觉吗?”林静天关心的问。

  “有啊,我刚刚睡得很熟呢。”她替他倒了杯水。“师父请用茶。”

  “谢谢。”他接过茶水便放回桌上,没有喝下。

  “师父,这种时辰怎么会来找我?”现下应该是丑寅交替时刻吧。

  “我考虑了一个晚上,我想,这件事你有权知道,必须告诉你……”林静天垂下睫,掩住眼底沉痛的神情。

  杨媚媚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师父请说。”她不自觉的握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引来一阵刺痛。

  “傍晚时分从谷外传回消息,柴士谕被发现毙命在环山的山路上,胸口插着一把软剑,那把软剑,已经确定是佑禛的。”

  闻后,她身子一阵颤抖。“……佑禛呢?”林静天深吸口气,已经难掩面上哀恸的表情。“根据现场状况分析,佑禛极有可能已跌落山崖。”

  第九章

  三年后

  “杨大夫?杨大夫!”小镇街上,一名年轻小伙子突然大喊,三两步追上一名穿着灰衣长袍的纤瘦男子。“真的是你,杨大夫,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

  “小六子,是你啊。”女扮男装的杨媚媚停下脚步,对着追上来的小六子微微一笑。

  “是啊,杨大夫,你每年这个时间都会回到小镇,都没想过干脆定居下来,在城里开家医馆吗?”小六子闲聊似的,跟着杨大夫不大又缓慢的步子慢慢走着。

  杨媚媚闻言笑了笑。“我喜欢当走方大夫,所谓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我这样到处走走,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病患。”

  “可是每年看你都觉得更清瘦了,走方大夫很累吧?杨大夫仁心仁术,常常不收诊金做白工,生活应该也很困难吧?”

  “这倒不会,生活还是过得去的。”她说的是实话,那人留下来的银子,多到让她四处行医救人三辈子都用不完。

  之所以每年这个时间到这个小镇来,是因为这里离开阳城仅一山之隔,而那人正是在三年前的这个时间在开阳城失踪的,所以她经过这里便会稍做停留,然后才到开阳城去。

  三年前得到那人失踪的消息之后,隔天她便独自离开了荒谷,没有告诉任何人去向,可是师伯和师父还是找到了她,离去时,留给她一大叠的银票,说是那人的。

  她不想收,因为她心里好怨他,但师傅告诉了她玉扳指的意义。

  玉扳指是柴家的传家玉戒,是属于那人妻子的!

  原来当初那人将玉扳指套进她手里的时候,就已经认定她是他的妻了,是吗?

  于是,她收下那人的银票,有了钱财做后盾,她开始当起走方大夫,每到一个城镇,便以那人的名义办义诊。

  “……大夫?杨大夫!”小六子不知道喊了多久。

  “哦?什么事?”杨媚媚恍惚的回过神来。

  “医馆已经过了。”小六子指了指已经在他们身后的医馆大门。“杨大夫不是都在那里举办义诊吗?”

  “是啊,不过义诊的时间是明日,今天我有个地方要去走走。”她温和的微笑,向他告别。

  “等等,杨大夫……”小六子犹豫了一下。“那个……我有件事想麻烦杨大夫……”

  “小六子,你不用客气,有话直说无妨。”

  “我上个月在环山上捡到一个人,他脑袋好像有病,医馆的吴大夫无能为力,城里其它大夫诊金又太高,我付不起,所以……”

  “我可以去看看。”杨媚媚微微一笑。

  小六子开心的笑了。“谢谢你,杨大夫。”

  “带路吧。”

  跟在小六子身后弯过几个胡同,来到一个大杂院,院子里有三两孩童正在嬉戏,院中还养着鸡鸭。两只猪被栅栏圈在角落,在栅栏底下,一堆堆臭气熏天的粪便中,躺着一个高大的人。

  那是……

  杨媚媚微微皱起眉头。那个身影竟是如此熟悉……

  “啊,他在那里。”小六子瞧见了,抬手一指,指向躺在栅栏下的男人。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带着难以置信的思绪一步一步走向那男人,视线紧紧的盯着,越接近,看得越清楚,就越觉得心痛难当。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