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豺狼当道 > 繁體中文    馥梅小说作品集  豺狼当道  下一页

豺狼当道  第1页    作者:馥梅

  楔子

  “荒谷”是一处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谷底,虽名为荒谷,却一点也不荒凉,反而四季如春,风景如画,空气中总是飘着淡雅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但是既然名为“荒谷”,就一定有它的道理吧?

  如果你坚持问出一个原由,那么荒谷谷主杜千天就会告诉你,之所以命名为荒谷,是因为他高兴。

  杜千天当年和师弟林静天决定退出江湖,隐居山林时,在机缘巧合下发现这处人间仙境,之后便在此地定居,而为了防止干扰,杜千天就在其唯一的入口处设下重重机关。

  刚开始的五年,每当元宵过后,杜千天都会出谷十天半个月,然后就会顺手带回一或两个,甚至数个流离失所的孤儿回来收为徒弟,他视他们的才能和兴趣,教导他们各式武功和武器,时光荏苒,如今他收了三女十男共十三名徒弟,并依着他们入谷的先后排名。

  老大“绝命”,居灭世居。

  老二“雪豹”,老三“豺狼”、老四“虎将”、老五“苍鹰”,居禽兽窝。

  老六“红牡丹”、老七“黑蔷薇”、老八“秋海棠”,居花园。

  老九“鬼面”、老十“阎罗”、十一“修罗”、十二“夜叉”,居地狱谷。

  十三“虚无”,在杜千天屋旁建一木屋,名无名居。

  荒谷占地非常广阔,至今除了杜千天之外,大概还没有人有时间把整个荒谷走完一遍,许是因为入谷时间的关系,同时间入谷的人感情都比和其它人来得好,也因此各自成了小团体,每个小团体也选择了不同的地点居住,因此平日碰面的机会并不多,但这并不影响众人的感情,尤其老么虚无,游走于各个师兄姐之间,受尽“疼爱”。

  平日,杜千天这些徒弟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赏金猎人,每个人都忙着抓犯人领赏金,鲜少留在荒谷里,除非累了想休息,才会回荒谷修生养息,而大家修生养息的方法,就是耕田、种菜、采收、打猎、捕鱼,过着有别于江湖上刀口舔血的悠闲日子。

  但荒谷之名,并没有因为十三名徒弟在江湖上的声名大噪而传了出去,因为杜千天三申五令,绝对不许他们张扬,至于为什么,他没说,他们也没问。

  在禽兽窝出清了一禽一兽之后,这次登场的,就是那头让人闻名便脚底发凉的豺狼……

  第一章

  大雪纷飞,掩盖了地表所有的污秽,变成一片雪白的世界。

  热闹的上元灯节刚过,又遇上今年难见的大风雪,白日街上就已冷清,一入了夜,风雪停了之后,更是万籁俱寂,连声狗吠也没得听见。

  突然,在子丑交替时刻,有一大一小的身影从街的那头缓缓行来。

  “师……师父……”小男孩因寒冷而发着抖,纤细身子紧紧偎着男人,小手握紧那大而温暖的手,在经过一栋大宅前时,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累了吗?咱们找家客栈敲敲门,看能不能吵醒店家开门。”男人蹲下身,摸了摸男孩的头,温和的说。

  小男孩摇头表示不累。“有血的味道。”他偏头望向右侧的大宅。

  血的味道?

  男人蹙起眉头,嗅了嗅鼻子,的确有股血腥味,而且还有一股烟火味。

  “不好,可能失火了,去瞧瞧。”男人一手将小男孩夹带在腰侧,飞身而起,掠进那栋大宅。

  “闭上眼。”尚未落地,男人已然瞧见几具尸体,立即吩咐,不想让小小年纪的孩子看见这等惨事。

  小男孩没有听话的闭上眼睛,反而伸手一指。

  “师父,那边!”他指向大宅西侧,那儿正冒着烟,火光尚未窜出。

  男人脚下飞快的掠去,来到一处院落,血的味道,这会儿更是浓郁了。

  “你在这儿等着,别乱跑!”他放下小男孩,直接冲进浓烟密布的屋子,飞快的梭巡一遍,只找着几具已气绝的尸体,从尸首穿的衣着判断,有四名仆人,一名主人,以及……他的视线落在床上衣不蔽体的女人,一个女主人。

  从那位夫人的模样看来,应是为了守节而咬舌自尽的。

  男人不忍的一叹。火势越来越猛,就这么烧去吧!

  “师父!”外头的小男孩突然大喊。

  他一惊,回身飞掠而出,抬手随意的拍去吻上身的火苗,却没看见男孩的影子。

  “承皓?!”男人大喊。

  “师父,这边!”小男孩的声音传来。

  他立即循声窜向屋子的左侧。

  “承皓?”他看见了男孩跪坐在地上,以及他怀里抱着的一个男孩!

  “师父,小哥哥还活着。”小男孩说。

  “我看看。”男人蹲下,探了探鼻息,只手搭上男孩腕脉,检视他身上的伤。

  突然,男孩双眼爆瞠,气息急促。

  “别怕,别怕,我们是好人。”小男孩柔声安抚着。“小哥哥,我们来救你了。”

  男孩瞪大着眼,男人很怀疑他看得见什么。

  “乖乖,小哥哥乖……啊!”小男孩惊喘一声,因为男孩突然揪住他的衣襟,瞠得大大的眼睛直直瞪着他,一会儿之后,终于闭上眼,手无力的垂下,一个碧绿的东西从他手中落在雪里。

  “给我。”男人接过男孩,飞快的在他周身大穴连点数下,将他抱了起来。

  小男孩从雪地将那碧绿的扳指捡起。“师父,是小哥哥的东西。”

  “你先帮他收着。”大男人瞥了一眼玉扳指。

  “师父,现在呢?”小男孩将扳指细心收起。

  “承皓,你替自己找了一个师弟了,我们带他回谷,请你师叔帮他治疗。”

  男人低头望着怀里的男孩,他看起来约七、八岁,胸腹间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锁骨处也有一个血洞。

  “小哥哥伤得好重,可以好吗?”小男孩有些不安的问。

  “看他的造化了,也许还能救得活。”

  二十年后

  一声轻软叹息,从“禽兽窝”雪豹的木屋低低响起。

  “别去了,佑禛。”雪豹望着一脸酷寒的师弟。

  “不!”豺狼冷冽的声音有着压抑的怒火。“伤你的人,我非要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一年了!

  二师兄重伤休养一年,至今依然未完全痊愈。

  他们都以为只要将身子调养好就没问题,没想到今日师父一句话,彻底点燃了他压抑了一年的怒火。

  二师兄竟然不能再练武了!

  “佑禛。”雪豹低唤他的名。“我没事,师父不是说了,虽不能再练武,但会传授其它适合我身子练的……”

  “那不一样!”豺狼恼怒的打断他,根本听不进去。“早在一年前你受伤的时候,我就该去找那伤你的人,将他碎尸万段,你却坚不吐实,让他苟活一年,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现在既然我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当然会让他付出代价!”

  “佑禛……”雪豹无奈。

  “二师兄什么都不必说,明日我就出谷。”豺狼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等……”雪豹徒劳地喊,可门已经被关上。

  无奈的一叹,他偏头望向帘后。

  “师父,你不阻止佑禛吗?”

  杜千天这才从帘后走出来,也只有他能躲得让豺狼不知不觉。

  “我?”杜千天失笑。“承皓啊,你没看见那小子的表情有多恐怖吗?看见那种表情,最好是有多远闪多远。”虽然他是师父,可是也很爱惜性命的。

  “佑禛不会怎样的。”

  “是啊,他当然不会对你怎样,但是其它人,包括我在内,就不敢保证喽!”杜千天耸肩。“你很清楚他的个性,除了你之外,他对谁都不假辞色,心情好的时候,我说的话他或许还会给我个面子听听,至于目前就别妄想了。”

  师父说的没错,佑禛的性子就是这样,谁对他有恩,他就无法对那个人摆脸色,而他认定当初是自己救了他,所以就对他尽心尽力,无微不至,至于其它人,就要看他心情了。

  “可是师父抚养他长大,传授他武功,也是他的恩人啊!”

  “错了,抚养他长大的是静天,而且就算没人养,他也不会饿死,所以静天的抚养之恩,并没有让他百依百顺的威力,顶多比较好说话而已。至于传授他武功……”杜千天摸摸鼻子,不是很开心的开口。“你忘了,当初是我‘求’他拜我为师的耶!”

  “啊……”的确是这样,“那请师叔劝劝佑禛,行吗?”雪豹无奈。

  “你觉得佑禛听得进去?”杜千天斜睨着二徒弟。

  雪豹眨眨眼,长长一叹。现在的佑禛,是听不进去了。

  “啧!想想真不公平,当初是我急救得当,保住他的小命,又千里迢迢抱着他回到荒谷,然后是静天救回他的小命,替他疗伤,怎么那臭小子认定的救命恩人,却是你这个当初只有五岁的娃儿呢?”

  “这个问题我也曾经问过他。”雪豹突然笑了。“佑禛说,是我发现他,在他闭眼的最后一刹那,看见的是我,也听见我说救他的话,而他睁眼的时候,也只有看见我在一旁。”

  “嗄?”杜千天顿时傻眼。“不会吧?这么单纯就认定了?他就不会想一想,凭一个五岁娃儿哪有能力救他吗?还一认就二十年,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他是这么纯情的人啊?”

  “呵呵,佑禛本来就是很单纯的人,江湖上传言他有多恐怖虽然是真的,但是他的那些手段都是用来对付恶人的,其它人不了解他,又听多了传言,所以才会他一冷下脸,就吓到腿软。”

  杜千天不屑的挥挥手,“是吗?他那个人太难理解了啦!年纪轻轻脸皮就这么僵硬,等他回来,送他一盒我做给牡丹她们用的养颜美容药膏好了。”

  “师父,佑禛会和你断绝关系喔!”雪豹失笑。

  “哼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二十年的师徒关系,他几辈子也断不了!”

  “师父,你能告诉我,佑禛为什么会知道打伤我的人是‘毒蛇’吗?”对于这点,他非常疑惑。

  “你毋需为那种小事费心神,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子才是根本。”杜千天拉了一张板凳在床边坐下。

  “可是……”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吧,是我和你师叔谈起这件事,不小心被他听到的。”杜千天爽快招供。“不过我可声明,我们是不小心的,绝对不是因为佑禛不死心,所以才故意泄露给他知道的。”

  雪豹楞了楞,若是师叔的话,他可能不会怀疑,可是连师父也会“不小心”被偷听,就太奇怪了,师父的武功那么高,就连大师兄也不可能不被发现的接近师父,更何况是佑禛!

  “才怪。”雪豹无奈的说,越是这么强调,就越代表师父是故意的。

  杜千天笑了笑。这二徒弟真是聪慧极了,不过装傻他可是一流的。

  “你说什么啊?自从归隐之后,江湖俗事已经与我们无关了,我们在意的人,现在只有你们十三个……嗯,还有你们未来的伴侣和后代,啧!荒谷好像越来越热闹了呢,先是你大师兄,没想到才过了两年,那只笨鸟跟着被射下,紧接着那头老虎也被逮,不知道接下来会是谁啊。”杜千天呵呵笑着,不着痕迹的转移了二徒弟的注意力。

  “是啊,没想到鹰和虎都相继成家了。”雪豹温和的一笑,望着师父,显得若有所思。

  他并没有被转移注意力、师父和师叔这次的举动着实让他匪夷所思。

  “师父……您和师叔有什么目的吗?为什么要告诉佑禛……”话没说完,便剧烈的咳了起来,苍白的俊颜微微泛青。

  “放宽心。”杜千天立即上前,掏出一个瓷瓶,倒了两颗丹药塞到他的嘴里。“吞下,运功一周天。”

  雪豹盘腿坐起,听话的照着师父的交代做。

  “慢慢来,别太急,你的身子会受不了的,跟着我的速度。”杜千天一掌抵着雪豹的背心,助他一臂之力。

  这个孩子,一年前伤重得差点一命呜呼,是他和静天、以及豺狼那孩子不眠不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从阎罗手上将他的命抢回来。

  尤其是豺狼,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床榻边,那一个多月,简直是噩梦。

  多少灵丹妙药全都喂进他的嘴里,费尽心力为他调养了一年,身体还是如此孱弱,虽然内力未失,可这种身子,拥有深厚的内力是很大的负担,若要强制化散他的内力,又极可能让他毙命,也会因为失了内力的护持,让他已若悬丝的性命更不堪一击,唉唉唉……这种状况简直让他们进退两难。

  一会儿之后,两人同时收功,杜千天拿起布巾,替雪豹拭去额上的汗水。

  “让师父费心了。”他愧疚的说。

  “别说傻话了,乖乖躺下休息。”杜千天低斥,扶着徒儿躺下。这几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是他一个一个捡回来、救回来的,他不费心,谁为他们费心?“我知道你不放心,可是你应该也察觉到,因为你受伤,佑禛又开始作噩梦了,尤其是一开始的一个多月,你生死未卜,他几乎是一阖眼就被噩梦惊醒。”

  “我知道……”雪豹深深一叹,那个纠缠了佑禛近二十年,好不容易才慢慢退去的噩梦,却因为他差点丧命又找上佑禛。

  “不让他去把事情解决,病症是无法根除的,就算这次过了,还是会有下一次。”杜千天话中有话。

  “师父……”雪豹怔了怔,抬眼狐疑的望向杜千天。“您知道了?”

  “知道什么?”杜千天笑问。

  雪豹望着他,一时间却看不出来真假。

  “好了好了,别想太多,那个毒蛇佑禛对付得了的,你根本不用为他担心。”杜千天打断。

  “我知道佑禛应付得了,毒蛇的掌法的确阴冷毒辣,掌中含有剧毒,只要受到一掌,内力普通的都会立即毙命。不过其实他的武功并不高,要避开他的毒掌,对佑禛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既然如此,当初你又怎会受他一掌呢?你的武功内力并不输佑禛,不是吗?”杜千天突然问。

  “我只是……太粗心了。”雪豹有些心虚的低喃。

  “是吗?既然你认为佑禛应付得来,这一年来,为什么又极力隐瞒对方的身份?”

  这时,雪豹原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雪白。那个原因,是这一年来他极力隐瞒的最主要因素,绝对不能让佑禛知道,否则……

  “是和那个委托者要杀你的原因有关,是吗?”

  雪豹一愣,随即轻声一叹。

  “原来师父已经知道了啊……”

  “呵呵,你觉得你们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师父的呢?”他有些得意的笑。

  “师父,千万别让佑禛知道,是我自己自作主张,可是若让佑禛知道,他会觉得是他的错,我不想这样。”雪豹忧心的揪住他的手。

  “放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师父还分得出来。”杜千天拍拍他的手。不过他不说,不代表那只狼在得知委托者的身份之后,不会自己联想出结果。只是这点就不用对这个爱操心的徒弟说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馥梅小说作品集  豺狼当道  下一页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豺狼当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