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两世冤家要成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第39页    作者:寄秋

  “我、很、好——”东方轩一张脸黑得快滴出墨,他后槽牙咬紧,一字一字的吐。

  “好、好、好,你觉得好就好,反正后继无力的人不是我,你快回去养好身子,慢走不送。”大皇子还太年轻了,若再多二十岁,说不定会气到中风,可惜了,他真想看到气得嘴歪眼斜的的皇子。

  “谢漪竹——”

  “有事?”谢漪竹凉凉一瞟。

  东方铮忍了又忍,挤出近乎和气的笑脸。“既然遇见了便是有缘,咱们都是自己人,这顿我请。”

  “不好意思,这顿你请,但我跟你们无缘。”

  他看了一眼若不是被粗壮婆子扣住手腕捂住嘴,否则又要嚷嚷着冲过来的刘慧兰,话中的含意十分明显——大皇子的“自己人”他担当不起,无福消受。

  “处久了就有缘了,我的面子不会不给吧?”东方铮抬出皇子的身分,半是胁迫半强横,想将人逼得转向他的阵营。

  谢漪竹假装不悦地被抬头一睐,京城小霸王的脾气又要拿出来了。“东方铮,太久没和我的拳头打招呼了是吧?”

  “我可是带人来了!”想起这些年被压在地上打的日子,东方铮瞳仁一缩,略有惧色,外强中干的威胁,谁让谢痞子打人实在太狠。

  “照打。”他有人,难道自己没人吗?一样打得他鼻青脸肿,哭爹喊娘,谁叫大皇子额头上明显写着欠揍二字。

  “你……”想到还要和他拉近关系,东方铮能屈能伸,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以前的事算

  扯平了,谁也别再提起,我们今日就喝酒喝个痛快,酒杯底下见真章。”

  “谁掏银子?”丑话说在前,向来只有他坑人,没有人能坑他,亲兄弟都得明算帐,说清楚了才不会掉入坑里。

  闻言,东方铮嘴角抽了三下。“我来。”

  谢漪竹几时变得这么小气,些许银两斤斤计较。

  “这还差不多。小二,上菜,把你们酒楼最好最贵的全上一份,大皇子请客,还有去年酿的招牌桂花酒也上十坛子,记大皇子帐上,记得跟他要,别让他赖帐,要是他不给就到县衙击鼓鸣冤,本官为你们做主!”

  这是变相的坑人吗?

  从最贵的菜到酒楼的招牌酒,而后又怕有人说话不算话吃白食,事先撂下话,让原本想仗着身分榜点好处的大皇子没脸赖帐,掏出三张一千两银票付钱。

  看到大皇子乍青乍白又由白转红的脸色,忍着不笑的霍青梅憋到肚子疼,她朝事先得到她眼神示意,已机灵的把每道菜都翻倍报价的夥计一使眼色,夥计乐呵呵地将银票全部收起,一张也不落下,动作之快让高高在上的大皇子又脸黑了一半。

  他大概在想,多不识相的跑堂的,居然连皇子的银子也敢收,那胆子是横着长,用铁铸的吧!

  谁知闷着乐的霍青梅什么也没做却突然遭罪,伴随着一记吃痛的叫声,一阵旋风扫来的同时,她被人重重一推,险些摔在地上,幸好谢漪竹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人。

  “贱人,这里是你能坐的吗?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与我们平起平坐!”她为什么不去死,活在世间碍人眼!

  由爱生妒的刘慧兰一脸鄙夷,她气不过谢漪竹和那女人卿卿我我的样子,用力咬了捂着她嘴的婆子一口,挣脱箝制就冲过来打人。

  她又气又恨的瞪红了眼睛,看着被谢漪竹拉住的女人,盛气凌人的不把她当人看。

  “你干什么?”她被推的地方好痛,不知瘀青了没?

  “你有资格问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身,我们在这吃饭你没资格坐着,给我站着侍候,端杯、递碗、服侍汤水,把我们用过的碗碟拿下去……”她一口气就是一连串的指使,说得顺畅无比,丝毫不费劲,想都不用想,一听就是常干这事的人,对人颐指气使。

  “你……”

  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目光一寒的谢漪竹正想出面喝斥,忽地衣角被轻轻一扯,他低头看去,就看见一双浅浅敛笑的水眸,似在对他说——

  女人吵架,男人别插手。

  “刘小姐,我是什么身分与你何干?要端杯、递碗、侍候汤水是你家丫头的事,我一没卖身给你,二没吃你家的粮,三来你花了多少银两聘用我?我看你是来碰瓷的吧,空手套白狼,想逼良民为奴仆,你的身分跟我一样,也不过就是个官家千金,真给自己长睑。”人不犯我,她好言好语,人若犯我,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一国相爷听来是权大、势大、官也大,连皇上也要敬重三分,可远水救不了近火,人在京城又怎么赶来救场,难道一个魔王级的丞相还会动用治国资源整治一名小县丞?

  再说,他们也不靠县衙给的俸禄过活,哪天真受到上面的逼迫,顶多不当官了,多买几百亩田地当地主老爷,每日手背于身后在田间闲游,看看田里的作物由绿转为金黄,风一吹动,稻浪麦海上下起伏……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快活,谁还唯唯诺诺看人脸色。

  何况有谢漪竹这座山挡着,别人想动他们还得斟酌斟酌,不是每一只蝼蚁都能任人踩,小心遇到牙尖的毒虫,啮咬一口就毒涎攻心,不死也去掉半条命。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胆敢用这么无礼的口气跟我说话,我……我、我让人治你不敬之罪!”

  刘慧兰就是个没脑子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整治霍青梅的罪名,毕竟她不是官,只是闺阁千金,便把她祖父常对下属的威胁搬过来用。

  “你是我爹还是我娘,或是座上的大老爷?我为什么要对你恭敬,就算我说你长得跟猪一样丰腴,你也无权定我的罪,因为这是事实。”

  霍青梅是哪里痛戳哪里,女人最在意的也就那几样,她是女人,知之甚详。

  “我要杀了你,把你大卸八块,让你尸骨无全,死无全尸,你敢说我胖?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她被刺激得有些失心疯,伸长了双手,修得尖细的十指指甲想抓花近在眼前的脸。

  孔武有力的婆子冲上来抱住刘慧兰的腰,但仍被体型壮硕的她拖动了两步,可见她有多恨,把吃奶的力都用上了。

  “闹什么闹,不能好好吃顿饭吗?”就说她是锅里的老鼠屎,多了她就全毁了!

  东方铮一出声,抖着颊肉的刘慧兰像有了主心骨,指使他为她出气。

  “大表哥,你替我杀了她,祖父最疼我了,只要你杀了她,我让他把剩下的死士都给……唔唔……”

  “你在胡说什么,想死吗?”居然把这么隐密的事脱口而出,她有几颗脑袋够西市斩首示众?

  “死士?”眼底笑意一闪而过的谢漪竹故作讶异。

  “没的事,她说的是虱子,外祖父有养虱子的喜好,她想用虱子咬人,兰儿这丫头被外祖父宠坏了,老是口无遮拦,你就看在她一心爱慕你的分上别再深究,她是为爱受折磨的傻姑娘。”

  东方铮的手将刘慧兰的嘴捂得很紧,不让她多说一句话,可手上的狠劲却和口中的殷切关怀完全相反。

  “唔……唔、唔!唔、唔……”放手,不要捂着我,再捂我咬你!

  心有不甘的刘慧兰全身抖着肉,奋力挣扎,不过即使纵欲过度,习过武的东方铮还是力气比她大,大手一捂,五指成爪轻扣她肩头,她便动弹不得,只能发出激动的唔唔声。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第3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两世冤家要成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