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两世冤家要成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第25页    作者:寄秋

  她倏地满脸发白,唇上血色全无,全身僵硬不敢动弹,连看都不敢往下看。

  有……有鬼?

  第六章  从天而降的伤患(2)

  “青……青青……”

  青青?谁在喊她……

  不对,只有某人知道她的另一个名字。

  深吸了口气,她平复受到惊吓的心灵,缓缓弯下身,拨开枝繁叶茂的矮树丛。

  只见整排开着花的矮树丛中趴了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有些树枝已经被压弯,只是因为树丛太密且天太黑,所以方才她才没发现异状。

  男人面朝下,面貌难辨,头发乱成一团。

  “谢漪竹?”她轻声问,不确定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人。

  “痛……”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船。

  “痛?”

  莫非是想攀人房顶还是爬树,却失足摔下来?

  霍青梅想到之前他半夜站在她窗外的事,莫名地心里生起一把火,若是他打算偷香窃玉、偷鸡摸狗,摔死也活该。

  不过她的脚踝被捉住也走不掉,只有跟他耗,摔不死是他命大,上天总有好生之德。

  “很痛……”痛到骨肉分离似的。

  “你去做贼了?”半夜不睡觉在外游荡,非奸即盗。

  “嗯……做贼。”梁上君子。

  “你真去做贼?”她有些吃惊,他胆子也未免太大了,而且身为县令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沉重的呼吸声响起,他缓了缓,“你先扶我起身……”

  “你哪位?”她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更何况引“狼”入室,谁知他是不是又在演戏耍她。

  “……窦青青,你真……真想我死……”他身上的气力一点点流失,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你到底去谁家偷窃,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本县的青天大老爷?”

  很不想理他的霍青梅还有一点恻隐之心,听他声音有气无力,趴在地上久久不起身,当过女童军的她还是决定日行一善,使了点劲将石头般沉重的男子扶起,以肩顶住他快往下滑的身体。

  “金家铁铺……”他气若游丝。

  “什么,你说什么?”他在跟她开玩笑吗?光只听到喘气的呼息声。

  将全身重量一靠,谢漪竹的唇靠在她耳边,吹气似的呢喃。“金……金家铁铺……”

  “金家铁铺?”他去金家铁铺做什么,打农具吗?

  他虚弱一笑,又痛得吸了口气,“正确说来是天鹤山,金家铁铺的铁矿在天鹤山最深处一处隐密的山谷。”

  “喔,不过是铁矿……不对,铁?”

  在现代社会铁很普及,到处是钢筋水泥建成的高楼大厦,然而她身在古代……一长串的朝代在脑海中展开,从夏商周朝、春秋战国、秦汉魏晋、隋、唐、宋、元、明、清……

  每一个朝代的兴衰都需要一样东西——武器,而刀、枪、剑、戟都需要铁。

  所以铁决定了胜负,赤手空拳、拿木刀木枪的人怎么打得赢装备精良的兵马呢?那是以卵击石的蠢行。

  “呵呵……想通了?”在冷兵器时代,铁是战备物资,由朝廷全权掌管,民间百姓、地方官员不得擅自开采。

  想通了,但是……“不要告诉我你正在做什么,我一概不知。”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鸵鸟心态。”他取笑。

  “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多活几年。”她就是个死老百姓,没有加官晋爵的野心,何况在古代,以她的女儿身这些事也落不到她头上。

  既然没什么好处为何要跳入这滩浑水,弄得自己一身泥甚至上不了岸,最后淹没在泥沼之中。

  前一世她的父母死于酒驾肇事,从小失去双亲、为生计奔波劳碌的她始终缺少一份安稳,因此她更向往平静的生活,不愿与危险挂勾。

  而他恰恰相反,他是危险的代名词,追求刺激,哪里危机四伏就往哪里冲,自恃反应灵敏又有强健体魄以及一流的身手,他总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头,打击犯罪不落人后。

  两人的性情有如云泥之别,是南辕北辙的两个极端,可是命运已将他们拉在一起,缘分这种事始终叫人无法理解,莫名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点就连上了。

  他想笑,眼前的视线却逐渐模糊。“你以为……你和我走得那么近,那些在暗处盯着我的人不会发现你的存在?”

  她已经上了贼船,别想有下船的机会。

  “阴险!”还是一肚子坏水。

  “非也,我只是……只是想跟你在一起……”同样的遗憾再有第二次,他便是头猪。

  “谁要跟你在一起,自做多情,我……唔!这是什么,湿湿黏黏的……”她的手掌感觉到湿糊糊的黏稠感。

  “是汗……我流很多汗……”

  黑夜中看不到谢漪竹的苦笑,视线逐渐模糊的他只觉得今夜的星子很明亮。

  “是汗吗?感觉不太像……”霍青梅说到这,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被夜风吹了过来,令她眉头一皱。“是血。”

  眼见瞒不住了,他避重就轻。“是受了点小伤。”

  “都流这么多血了这叫小伤?”

  她怒气往上冲,加快脚步将人扶进屋子,微亮的灯火下照出一张惨白如纸的脸,身上的黑衣被划开好几道破损,每一个破洞中都有鲜血泌出。

  因为一身黑衣,所以看不出还有哪里沾到血,但一进入室内浓重的血腥味顿时充满整个空间,湿透的衣服还不断往下滴血。

  他笑得苦涩,忍住身上的阵阵痛意和脑中的晕眩感。“是小伤,连随从加侍卫,我们七个人不到,可对方有七十五个死士、十三个来自大内的高手,我们以少胜多,对方死伤过半,我这伤不算回事……”

  嘴上说得得意,事实却令他咬牙切齿,他们原本是打算夜探矿区,先打探出矿场有多大、有多少人采矿,是一般百姓还是外地调来的矿工,由谁监工,由谁负责将铁矿运出,谁又是接头人?

  但他万万没想到挖矿的人不及百名,铁矿产量也不多,但护矿的侍卫却出奇的多,简直把矿场层层围住,连一只鸟也飞不出去,守卫之严密出人意料。

  因为守卫太密集了,他们一进去没多久就被发觉了,像包饺子似的将他们重重包围,每一刀、每一剑都是不留活口。

  谢漪竹在红刀、黑剑的掩护下顺利脱身,其他人将人引开以免追着他大开杀戒,为了不被一锅端了,他们分散开来,东南西北绕一圏甩开追兵,再回县衙会合。

  他便是借道从霍府屋顶过,越过围墙再回自己的寝房,谁知中途脱力失足,正好落在霍大小姐的院子。

  “死……死士?”她吸了口气。

  “刘相一把年纪了还放不下权势慾望,暗地里培埴为数不少的死士,他将这些人给了他外孙,让大皇子用在铲除异己上。”

  只是京城有五万禁卫军守护城中秩序,一天三班巡逻,死士们想要出手并不容易,一不留神便会把刘相和刘妃曝露出来。

  “大内高手呢?”真有其人?那不是戏剧中才有的角色吗,用来保护皇宫中的贵人。

  他一哼。“不是还有刘妃吗?虽然她在宫中并不受宠,可是身为妃嫔还是会分配到护卫,加上刘相为她准备了不少眼线在皇宫四处,有人被她收买、有人遭受威胁,她又是大皇子之母,自有人投靠。”

  当年的皇上并无让刘妃入宫之意,可当时他只是皇子尚未登基,在刘相的威迫下只好纳她为侧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第2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两世冤家要成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