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两世冤家要成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第13页    作者:寄秋

  “你跟踪我?”原来她闹了个大笑话,自以为已把人甩开,其实仍在他眼皮底下做着可笑的举动。

  “我以为你在玩躲猫猫,你跑、我找,你看,我不是找到你了?”他一脸无辜,好似真在玩游戏。

  “你!”霍青梅气到失控,抓起桌上的砚台往他身上一砸……

  月儿弯弯挂天上。

  微凉的风带来一丝湿气,傍晚时分下了一场小雨,不大,像是雾,湿不了身却发丝染露。

  到了夜里,雨歇云散,微微的晕黄照耀大地,也照出窗棂内夜未眠的人儿,正望着窗外的月牙兴叹。

  凭着十亩沙地的西瓜,霍家因此彻底翻身,她先用赚来的银两帮已有功名的父亲找了个好学堂及好先生,顺利中举后又用银子开道,运作一番让他当上县丞,有了官身庇荫全家。

  银子很好用,不管在何处都是敲门砖,为了让一家人过得更好,她没有半丝吝惜的撒出去,这世道本就靠银子做人,有钱没什么好难为情,只要用在对的地方,它便是开路功臣。

  父亲当上县丞后成了县衙的二把手,又与前任县令交好,有了这两座稳妥的靠山,霍青梅才决定开间像“福记餐馆”一般的福来酒楼,那毕竟是她擅长的部分,十几年的经验对她而言得心应手。

  酒楼一开,果然如预料中热火朝天、一位难求,在银钱如潮水涌进的同时也替她赚来名声,成为县里的名人。

  可是人怕出名猪怕肥,一旦有了名气也多了不少困扰,让她不胜其扰,去酒楼里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除了每个月固定去看帐,她已经不出门,待在府里当个大家闺秀,学学女红、刺刺绣……才怪,她耐不住性子,又弄起城外的庄子,两百亩的土地,她又养鸡又种菜,还让人养了上百头羊,专供酒楼饭菜所需。

  自产自销,不让人从她手中赚一文钱,要不是杀牛犯法,她还打算养几十头肉牛宰杀做牛肉料理,光是使用牛肉的食谱她就能顺口说出上百道,却英雄无用武之地。

  不过目前最让她烦心的不是酒楼,而是新来的县令大人,他的语气、神态和言行举止太像她认识的某人,若非身形、长相没一点相似,她都要以为他也来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比被雷劈中的机率还低,一个她已是不可思议了,哪有一次来两个,老天爷又不是疯了。

  其实另一世的事她已渐渐淡忘了,爷爷奶奶的面貌也有些模糊了,成了回忆,要不是突然冒出个狗皮膏药般的谢大人,她也不会想起过往的种种,忽然很想念前世对她好的人。

  “唉!做人难、难做人。”

  她另一个苦恼是婚事,不论她说了几回不想太早嫁人、过两年再说,她娘表面敷衍,背地里却十分积极的物色,连人选都有了,只等着和她“不期而遇”。

  烦,真烦。

  事儿一桩一桩的来,烦得她辗转难眠。

  “睡不着?”

  “是呀!睡不……”

  见鬼了,深更半夜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她还顺口回话!

  霍青梅背上一凉,真当自己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我也睡不着,我们是同病相怜,不妨来聊聊。”明月当前,少了花儿陪衬。

  “聊什么?”她最想做的是关上窗,然后跳上床用棉被蒙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强迫自己入睡。

  因为拥有来自现代的灵魂,所以她不让人值夜,海棠、木棉一入夜便回自个儿的屋子休息,隔天早上再来服侍送水、净面、梳妆和送早膳,重复日复一日的琐事。

  “聊聊你为何失眠,以及准备如何道歉,赔我一件云锦做的衣服。”低低的嗓音中带了丝丝笑意。

  “道歉?”她蛾眉一颦,感觉不对劲,这鬼在说什么?

  “是呀,你泼了我一身墨不用感到愧疚吗?一寸锦来一寸金,这可是江南织造局的贡品,宫里的妃子都不见得有一匹,你的手一滑就毁了,洗了也没法救了。”他也不穿脏衣服,直接叫人给扔了。

  泼了他一身墨,泼了……“你是县令大人!”

  她先是松了口气,只因是人不是鬼,但随即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夜半时分,他怎么会出现在她的窗口,难道是要偷香窃玉,行不轨之事?

  “叫我谢大哥。”他轻笑。

  隐隐约约的身影来到窗前,将半关的窗推开,他将手肘倚靠在窗口,一张无害的笑脸显得诚恳非常,像是走访亲戚、来串门子的,大方自然的态度彷佛几个闲来无事的婆子搬了凳子准备谈谈是非。

  如果不看外面的夜色深沉以及他的不请自来,他与她之间还真有几分邻里间闲话家常的样子,随兴而不拘小节,彷佛天南地北都能聊。

  “你好像走错地方了吧!要不要顺着原路回去?”她言下之意是送客,请他懂得男女大防,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有谁会夜半三更去爬邻居的墙,还找到人家姑娘的闺房,旁若无人的聊起来,彷佛在自个儿府中般惬意。

  第三章  不请自来的家伙(2)

  谢漪竹笑着伸手挡住她打算关上的窗,脸皮厚得当听不懂她的话。“想到身为县令的任重道远,必须时刻为百姓谋福祉,责任重大的我没法安心入眠,便上了屋顶赏月,理理我脑中的千头万絮,不巧看到隔壁还有灯光,我以为霍县丞也跟我一样忧心县里事务,故而拎了一坛酒准备和他秉烛夜谈,没想到竟是青梅妹妹。”

  鬼话连篇,他说得自己都要相信了,似乎他真与县丞大人一见如故,交情好到把酒言欢的地步。

  睡不着是真,县衙的床铺太硬,这些年的养尊处优都把他养娇了,不够柔软的褥子磕着骨头,他睡到一半想叫人换床,赶路中就算了,到达目的地后他实在难以忍受,还是想到深夜没铺子开门做生意才作罢。

  他翻来覆去没睡意,索性起身打打拳、练练武,让身体疲惫了才能好好睡上一觉。

  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很虚弱,为了把这具身躯养壮,成了谢漪竹的他送走原主所有的女人,从此不近女色,专心调养,还请来宫中高手教他武功,他一边食疗一边练武,把筛子似的破烂身体补好。

  等他确定一切无碍后,才靠着去国子监就学的关系,刻意考了个不上不下的进士排名,然后直接找皇上“谈判”,给他一个不好不坏的县城窝着,让他从小县令做起。

  国子监的学生不再经过秀才、举人的层层应试,只要平日成绩及格,又有夫子的推荐,便可直接考进士。

  谢漪竹便是走了这路子,考了个三甲同进士出身,原本他可以考得更好,名次再往前挪,当个状元、探花郎绰绰有余,偏偏他不想留京做官,便故意考差,连阅卷官员都帮不了,只好让他外放。

  为此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哼了好几声,他早就安排好朝堂的位置要重用定远侯世子,可他没出息,前途似锦的京官等着他却要屈就小县令,还大言不惭说这是磨练,让皇上都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只好顺着他的性子。

  不过谢漪竹这一路行来也不太平静,遭遇好几波的刺杀和下毒,幸好身边有护卫保护,他这些年为了强身健体练的武功也帮了他不少,可说是千辛万苦才来到任职地。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两世冤家要成亲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两世冤家要成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