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情人太霸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人太霸道  下一页

情人太霸道  第26页    作者:煓梓

  不可否认,他是有些自我,某方面还相当任性。但他生活规律、绝不靡烂,偶尔会有些疯狂的点子,但只限于艺术创作,至于在人际关系上比普通人还来得单纯严谨。

  可以说他屌屌的外表只是假象,真实的他比谁都认真过生活,虽然他自己不承认。

  「你干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她的举动让耿耀有些受宠若惊,一般来说她不会先采取主动,除非发生紧急情况,比如说刚刚他差点毁了自己的画,她才会抱住他,否则别想。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像小猫一样磨蹭他的胸膛,瞬间从女仆降级为四只脚的动物。

  这也是她聪明的地方,现在当宠物比当人幸福。主人疼得半死,还不用自己工作赚钱,吃得比人还高级。

  喵!

  耿耀几乎能听见她发出满足的叫声,这是做主人的骄傲,因为他能满足她。

  他们就这么静静躺在床上,聆听角落边的古董座钟发出声音。

  滴答滴答!

  时间的流逝,刻划出岁月的痕迹,留在古老的座钟上面。

  江冬茉突然有所感触,这一屋子的老东西必定见证了耿家几代人的爱恨情仇,有些已经被遗忘在仓库不见天日,有些仍在屋子的某处活跃,这座古老的座钟就是其中之一。

  「唔,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她想知道这间屋子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会不会过于贪心?

  「你想问什么就问,不要吞吞吐吐。」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说话还这么不流畅,该打屁股。

  「那我问了哦!」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他。「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伯父?」

  江冬茉这问题并不算犀利,早在她开口说有事要问他的时候,耿耀就心里有数,她一定是要问他有关他父亲的事。

  耿耀顿时陷入挣扎,不是很愿意开口。他是个骄傲的男人,某方面思想和满屋子的老古董一样守旧。他一直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偏偏他父亲总是喜欢把丑事摊在阳光下,防不胜防。

  他叹口气,明白自己只是徒劳无功。依照媒体的嗜血程度,恐怕挨不到他父亲公布结婚的消息,自己就被一堆麦克风团团围住,他可以对媒体置之不理,却无法忽略江冬茉眼中的疑问,因为她是他的爱人,有权利知道他的一切。

  「呃,你不想说也可以……」

  「不,我说。」他不希望她从别人口中探知原因,那更伤人。

  江冬茉屏息以待,这是他头一次愿意跟她分享心事,说实话她有些兴奋。

  相较于江冬茉一脸期待,耿耀就显得有些无奈,在别人的面前坦白心事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使他们已经这么亲密。

  「我——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该死。

  「我记得我每次看童话书,开头一定是Onceu  ponatime,你不如从你小时候开始说起,我会很有耐心的听完。」她鼓励他一步一步来,耿耀虽然感激她,却也不免抱怨她太贪心,竟然要他说这么长的故事。

  「好吧!」只是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听她的话,证明耿尧的想法并没有错,他早已被江冬茉收服。

  江冬茉张大眼睛,等着他话说从头,耿耀才发现说故事也不简单,顿时佩服起古时候的说书人来,竟能靠胡扯赚钱。

  「咳咳!」他的准备工作一大堆,江冬茉等得都快睡着。

  「我会这么讨厌我父亲,完全是因为他太风流,害我失去我妈妈。」耿耀以为他会情绪激动,没想到却意外平静,江冬茉的反应反而比他热烈。

  「怎么回事?」她回想起稍早他在饭桌上,曾经对着耿尧大吼,指责他让他想吐。

  「很简单,出轨。」耿耀嘲讽地说道。「我父亲似乎永远管不住他的裤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妈妈发现一个新的女人藏在他们房间的衣柜。」

  「天啊!」江冬茉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情景,他母亲又有多伤心。

  「你看你光听就受不了了,更何况我妈妈还亲眼目睹,对她是多大的折磨。」至今他仍无法忘怀他母亲哭泣的模样,已经渗透他的记忆,像壁癌一样在他的心墙上留下痕迹。

  「她一定很难过,你也一样。」江冬茉安慰他。

  由于她母亲过世得早,造成她对她母亲的记忆有限,对她父亲孤独的背影,印象反而比较深刻。

  所以,她能理解他的痛苦。也许因为她也同样失去母亲,更能体会在成长路上,家长有一方缺席的悲伤与遗憾。

  不同的是,她父亲虽然严厉,有时甚至称得上残忍,但却是全心全意照顾她们姊妹,对她母亲的感情更是始终如一,从未变过。

  也或许如此,她才凡事听从她父亲,因为她知道他真的为她们姊妹付出很多,如果她也像姊姊一样叛逆不听话,她父亲就太可怜了,她于心不忍。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直到此刻,耿耀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他拥紧她的肩膀,无声向她道谢。要说出这些话不容易,如果没有她的鼓励,他一定说不下去。

  「我妈妈一次又一次原谅我父亲,最后她终于受不了,要求跟他离婚。」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一点也不意外母亲会这么做。

  「伯父答应了吗?」离婚。

  「他凭什么不答应?」耿耀的语气轻藐,充满对父亲的不满。「是他先对不起我妈妈,而且还是好几次,我妈妈没有把事情闹大已经对他够好了,他还能说什么?自然是爽快签字。」

  「伯母没有办法把你带走吗?」虽然他没说,但江冬茉可以猜得到耿耀一定跟他母亲很亲近,否则他不会这么忿忿不平。

  「别说带走,她离开后,一次都没有回来看我。」他耸肩。「我无法怪她,换做是我,踏都不想再踏进这个家一步,何况是她。」

  耿耀嘴巴上说能体谅他母亲,但江冬茉明白,并没有这么容易。

  「当时你几岁?」她哽咽问他。

  「五岁还是六岁?我记不得了。」他又耸肩。「说实话,我妈妈的脸,随着年龄的增加,在我的记忆中逐渐消失。但她包水饺的身影,至今还留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那是他仅有的甜蜜记忆,他格外珍惜。

  「你知道吗?你包的水饺,跟我妈妈包的水饺味道几乎一模一样。」耿耀说道。「当我在园游会吃到第一口你包的水饺时,就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你弄来我家,就算必须绑架你也在所不惜。」

  结果他真的犯下绑架的勾当,幸好她无意报警,否则他一定难逃法律的制裁,再一次上新闻版面。

  「难怪当伯父提起伯母包的水饺时,你会这么生气。」当时她无法理解,现在倒很同情他。

  「他没资格。」耿耀又拉下脸。「他留在家里吃饭的时间少之又少,凭什么评论我妈妈包的水饺好不好吃?恐怕外头女人做的饭更合他的胃口。」

  小三这种生物,自古以来就没短缺过,随着时代的进步、观念的开放,越繁衍越多,几乎已到达猖狂的地步。

  借由他的描述,江冬茉彷佛看见,耿尧昔日那位放荡的公子哥如何流连于花丛之间。年幼的耿耀,又是如何牵着母亲的手,倚门等待夜归的父亲,最后等到的只有失望和愤怒。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情人太霸道  下一页
第2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情人太霸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