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情人太霸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人太霸道  下一页

情人太霸道  第19页    作者:煓梓

  咻咻咻!

  「我没有!」

  咻咻咻!

  「你让男生亲你,你活该!」

  「……我没有……我没有……」江冬茉深陷梦境,眼泪跟随着呢喃缓缓流泄,晶莹的泪水宛若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接连掉落枕头,直到一双大手将它们掬起,它们才有了归依。

  用指背擦掉她眼角的泪水,耿耀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梦让她这么伤心,但他知道绝对不是好梦。

  「……我……没有……」

  她不断重复强调这三个字,表情狰狞而痛苦,彷佛正遭受极大痛苦。

  「小茉,快醒醒!你只是在作梦,没事。」他不忍心见她受苦,轻轻摇晃江冬茉叫醒她。

  黑暗中,她依稀听见他的声音,但梦境太可怕了,她无法挣脱,只得哭喊。

  「我没有——」

  「小茉!」他用力摇她的身体强迫她醒来,不让她再被黑暗吞噬。

  「……耿……耀?」她眼神空涧的看着他,无助的模样教人心疼。

  「对,是我。」他张开手臂,将她拥入怀里。

  江冬茉的双手起先垂在身体的两侧,渐渐感受到他的体温、他的拥抱以后,才慢慢举起手环住他,与他紧紧相依。

  「呜……好可怕,我作恶梦了!」她哭得肝肠寸断,小小的脸庞都被泪水浸湿,五官都看不清。

  「我知道,所以我才叫醒你。」他轻拍她的背安慰她,江冬茉靠在他的胸膛哭泣,总觉得好有安全感,有个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

  「从来没有人叫醒我,我总是一个人哭泣。」每回当她醒来,已经是泪流满襟,陪伴她的只有冷清和无尽的寂寞,以及一股说不出来的痛楚。

  「我能体会你的感觉。」曾经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他都是独自一人。一直等到他长大,身边多了一些朋友,他才开始相信寂寞可以消除,只要找到对的人。

  她会是那个对的人吗?

  耿耀问自己。

  他会是那个对的人吗?

  耿耀再次问自己。

  他不习惯自问自答,但有些事情不逼自己回答又找不到答案,就算逼了也得不到解答,人就是这么矛盾。

  「不要哭了。」他亲吻她的眼睛,以为能够止住她的泪水,结果令他大失所望。

  「你不问我作了什么恶梦吗?」她泪眼汪汪的模样,彷佛迷路的小鹿,让人看了不忍,同时又想逗弄。

  「不想。」他没那个闲工夫。「我命令你立刻停止流眼泪,否则就要处罚你。」

  「我、我做不到。」她的眼睛又不是水龙头说关就关,他也未免太过于霸道。

  「我不管,你就是不能哭。」他就是霸道,就是不准她哭,怎样?

  「你……」江冬茉气到忘记掉泪,称了他的心意。

  「我……我不哭了。」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猛眨眼睛,高兴得不得了。

  「耿耀,我停止流眼泪了——」然后,她的话语连同她残存的眼泪,一起被他吞下肚,消失得无声无息。

  耿耀又一次不问她的意见,不等她点头,便占据她的芳唇。

  江冬茉被他抱得紧紧的,就算想昏倒也没有空间,她虽然觉得头晕,却没有想要昏倒的感觉,反而想清醒着感受他热切的温柔。

  柔软的嘴唇被耿耀完全笼罩掌握,热烈的吸吮仿佛要将她的灵魂拖出,按照道理她应该害怕,应该逃避,可她却相反的回应。

  她学他吸吮他的嘴唇,生涩的动作带给耿耀莫大的惊喜,他以为她没昏倒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恭维,不敢奢望她有所响应,然而她不仅响应,还十分热切。

  举凡生手都有个毛病,不知道极限在哪里,江冬茉就是如此。她之所以热烈响应,不单是因为他先吻她,更是感谢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无条件给她支持。

  他不问她作什么恶梦,避免她困窘。有些事情不是非说出来不可,当事人陈述的事实可信度最高却也最困窘,往往必须把自己的自尊剥掉,他为她保留了自尊的外衣,为此她谢谢他。

  江冬茉毫无保留地表现她对他的感谢,但她几乎和他一样热烈的反应却教耿耀吃不消,才不过接吻几分钟,他已经起生理反应,再吻下去,他可能会发狂,然后该糟。

  不过我得先警告你,江伯伯虽然迫于无奈让冬茉留在你身边,但你最好别动歪念头,免得后悔。

  佟璃璇的声音犹在耳际,劝他采取行动前,最好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踏进婚姻陷阱的准备,最好别冲动。

  兄弟,你疯了吧!

  他几乎能听见李思本鬼叫鬼叫。

  别告诉我你考虑结婚,你是我们四个人之中,最不可能结婚的人。

  想当然耳李思本一定会拿看疯子的眼光看他,耿耀真想知道,当自己宣布结婚时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思考起该不该结婚,他连忙放开江冬茉,告诉自己这是个假议题,连考虑都不用考虑。

  「耿耀?」

  「你继续睡,我回房间。」他的表情极不自然。「如果害怕就把灯全部打开,知道吗?」

  「知道。」她点头,乖巧得不得了。

  耿耀说完立刻消失在门外,留下江冬茉一个人望着房门,百思不解。

  第7章(1)

  清晨的阳光,总是带着璀灿的暖意。即使是寒冬,只要太阳肯露脸,它仍然能够透过玻璃的折射,将光线送到房间的每一个角洛,照壳居住者的心房。

  手端着托盘,上头摆着咖啡,江冬茉走起路来格外小心。一来怕托盘上的咖啡会翻倒,二来怕会吵到耿耀,他正在画室里画画,不喜欢被人打扰。

  叩叩叩!

  但是她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他喜欢她在他工作的时候进画室陪他,因为他知道她既不吵,也不闹,只会安静坐在一旁,凝视他作画时的身影。

  「进来。」

  就像过去一个月的每一天,如果他待在画室,必定要等到喝过她亲手泡的咖啡才要动笔,这是他这个月刚养成的习惯,要她说这是个坏习惯,因为她不擅长泡咖啡,总是要摸半天才能泡好咖啡,间接耽误他的工作。

  「咖啡来了。」她推开门走进画室,顺势用脚把门关上,动作一气呵成流畅自然,可见她练得有多勤。

  「正等着你的咖啡,快端过来。」他大少爷一手拿笔,另一手拿调色盘,身上还穿着黑色骑士皮衣,怎么看都不像画家,倒像装腔作势的模特儿。

  她走到他身边,将托盘放在他旁边的桌上,两手撑住膝盖弯下腰看他都画了些什么东西。

  耿耀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把咖啡放回托盘,拿起油画笔沾了些油彩,涂抹在画布之上,模样十分帅气。

  江冬茉已经待在耿耀的身边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内也看他画过不少东西,但主要还是这幅画。而说实在打从他下笔的第一天,她就看不懂他画什么,今天刚好满三十天,她还是雾煞煞。

  「你这画的是什么主题?」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试着把它看懂。但老天原谅她,她真的没有艺术细胞。

  「这幅画叫太极。」耿耀得意的回道,似乎对自己的新创作十分满意。

  太急?

  江冬茉偏过头打量画布上那一团红和一团黑,中间夹杂着褐色和黄色,这四种颜色全都倾向一边,好像急着落跑。

  「我看懂了!」原来如此。「它们真的很急,你应该直接翻成英文,会更一目了然。」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情人太霸道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情人太霸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