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9页    作者:寄秋

  可惜胡一虎的不识相让人忍无可忍,最后他才决定让他们自食恶果,JL个少年掏光了身上银袋,才勉强凑足了酒菜钱。

  「那点钱对你来说是九牛一毛,何必跟他们计较?不与人交恶可保万年身。」她不赞同的说。凡事退一步,予人方便也等于给自己留后路。

  「哼!读了几本书就自以为是老学究了,说起话来老气横秋,想教训我,再等)L年吧二」井向云冷哼地扯了扯她头发,力道没控制好,有点捉痛她。眉头轻轻一皱,她小声轻呼,「我是为了你好,毕竟君子易防,暗箭难躲。」

  「咕咕喀喀说什么,你肚子不饿呀?『春雨堂』的甜糕口感香软,先买几个来垫垫胃。」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他大步地走向对街。

  陆清雅暗叹一口气,捧着装了蝴蝶玉瞥的紫檀木盒,不放心的左右看了几眼,这才小步地跟上去。

  「向云哥哥,我们回府吧,府里的莱肴不比外头的差……唔!」一口桂花甜糕塞入她口中,差点让她噎住,直到口生唾液才化开了滑入喉咙。

  「少开口,多进食,我就不信不能把你这小竹竿养成小白猪。」她还是太瘦,纤不盈握的腰身他双掌就能圈满。

  她脸色微红,不着痕迹地拿开他停留在她腰上的大掌:「我本来就吃不眸,塞再多食物也枉然。」即使在有孕时,她也只是鼓起个大腹,手脚依然纤细,不见臃肿……

  想起自己无缘的孩子,她心中不免有不舍的黯然,如果孩子当时能顺利地出生,如今也能学步了,会呀呀呀地奶声奶气喊她一声娘……

  然而,生在井府又不得宠,说不定孩子大了反而会怨她,有她这个没用的娘他只会备感艰辛,日子过不过得下去还是未知数。

  「我就不信照猪养会养不圆你的细腰,从今天起你一天给我吃六餐,餐餐大鱼大肉,油也要多放一点,我要把你养得肥肥嫩嫩。」肥鸭便是这般养出来的,只只重得非常沉手,他要用她来试试看。

  「不行啦,我会撑死,你是在害我还是帮我?」她鼓着脸不依的说,一副会被他吓死的样子。

  听到自家主子有趣的对话,陪在身侧的莺声、燕语用帕子遮着嘴,不敢笑得太大声。

  「不知好歹!我是要让你快点长高,瞧瞧你个头不到我胸口,我每次弯腰跟你说话有多辛苦你知道吗?弯久了腰都酸了。」一直这么小一只,她几时才能长大呀?

  她涨红脸,语气闷闷的,「不然……我帮你揉揉,你就不酸了。」

  「就凭你这双比柳条还细的胳臂?」他嫌弃的一撇嘴,将她小手往他大手一放,大小差距立现:「我还伯你一使力就断了呢,累得我得再找大夫帮你接骨。」

  「你少瞧不起人,我小虽小但力气大得很,打断你几根骨头绰绰有佘。」她很不服气,头一仰,嘟起粉色的小嘴。

  「好啦好啦,大话我听见了,你留着晚上说梦话吧。现在让我想想去哪吃……嗯,『云起楼』的烧鸭皮脆肉嫩,香酥顺口;『风雨酒楼』的水晶肘子软嫩弹牙,香味令人食指大动……」他朝她挥了挥手,像在赶!只聆噪的鸭子,喃喃自语起各大饭馆酒楼的拿手菜,压根不理她的话。

  「井向云,我说的不是梦话,你给我回过头,不许丢下我——」她气炸了,冲着他背影直挥小粉拳。

  这一世决定不再受命运摆弄的陆清雅离从前怯儒,温顺的自己越来越远了,在和井向云玩闹的逗嘴中,受其恶霸个性的影响,她某些地方也变强悍了,老是忘了两人身分的差距,对他又吼又叫。

  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井二少这个大染缸在,她想不黑也难。

  「腿短的入走快点,不然我不等你嗜。『鸟鸣居』的戏潮鸭片和炯白莱鱼羹我一入独吞了……」就她这个小不点,用滚的不知道会不会比较快追上他?

  今日寿星最大,井向云自然不可能丢下她一人自个逍遥,爱逗弄人的他脚跟一旋转过身,还用倒着走的方式朝她招手,同时取笑她腿短步伐小。

  身后有巷弄和胡同,他脸上的神情正飞扬得意,少年的跋启轻狂尽在眼底,双臂高举做出张扬的姿势,浑然不知危险已迫在眉梢。

  马蹄声达达由远而近,飞快地朝他所在的位置奔去,四蹄扬起尘灰无数。「再嘲笑我腿短我就不理人,你一个人吃到撑……啊!向云哥哥小心,你后面有——」马。

  来不及了,她记得他会被发狂的马匹撞断腿,躺在床上一年多才逐渐康复,之后走起路来也一跋一跋的,一入冬双腿就酸得无法入睡,上一世事发之时她不在他身边,但这一回她在了……

  眼看着事情就要发生,陆清雅也不知从哪生来的神力,一古脑的冲上前,在马身扬蹄前将他推开,自己瘦弱的身躯反遭强而有力的马腿踢了一下。

  痛,很痛,她被踹飞到一旁地上,令人几乎昏厥的疼痛由全身蔓延开来。「陆清雅?!小雅?你……你听见我的声音没?把眼睛睁开……」天哪!她没事吧?小小年纪也敢向天借胆,跑到马蹄下救人~~

  井向云的手在发抖,脸色白得像纸,他不敢碰她,唯恐伤及她肺腑。

  「我好痛……」她呢喃着,浑身骨头像快要散了。

  他眼眠一红,大掌小心翼翼地抬高她的肩头。「笨蛋!谁叫你跑过来送死?你这竹片钻成的身子哪禁得起撞碰?肯定碎成一片片了……」

  「说……说不定人家快死了,你还坏心的骂我……」嘶!她好痛,痛得浑身都发麻了。

  「胡说!我马上找全城最好的大夫救你,我没点头,阎王哪敢收你?」他小心地抱起她,没敢太用力。

  听见他带着哭腔的蛮横语气,陆清雅很想笑,却突然心口一抽,有股喘不过气的感觉,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第3章(2)

  「跪好,没跪足五个时辰不准起身,当着祖宗牌位前好好地反省你做错了什么。我们井府的名声不是让你这样糟蹋的,做不到恰守本分就休想死后入井府祠堂……」

  市集上马儿的一踢看似粗暴,有置人于死之虞,若是井向云未能及时避开,马蹄一落下是他的背,就算没伤筋挫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离死亡只差一步,稍有偏失小命就没了。

  好在陆清雅推开他,他只受了点破皮的轻伤,没流什么血,只有手臂癖青一片,稍微举高会有点疼痛,但忍一忍还过得去。

  可是疼儿子的二夫人一瞧见他身上的伤,平时的温柔婉约全不见了,本就不喜欢准儿媳的她为此大发雷霆,也将对大房的不满一次倾泄。

  还在昏迷中的陆清雅根本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就被准婆婆身边两位孔武有力的媳媳拉下床,一路拖行到烛火摇曳的祠堂里。

  幸好随后赶至的井向云千求万求,使出执坳的性子跟着要受罚,心疼儿子的二夫人这才松了口,允许大夫过府医治昏睡不醒的小丫头。

  也许是死过一回的人了,陆清雅福大命大,除了内腑小有受创,喝几帖汤药便可痊愈外,她的手脚意外的没有骨折现象,落地时正巧背后有些乾草堆止住了跌势,因此没什么大碍。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