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4页    作者:寄秋

  所以,井府再有钱也是乡里眼中不入流的匪商,除非爱慕虚荣、贪图富贵,否则和井府结亲是万不得已的选择,能避免尽量避免。

  「城南的陆家。」小厮据实以报。

  「谪长女?」少年吐出果实籽,将手中的石榴砸向廊下的竹片风铃。

  「庶女。」

  「喔,庶女和庶子,挺相配的,看来大娘还满爱护我这庶出的儿子。」井向云笑得一团和气,眼底却乌云密布,一片冷飕飕。

  「呃?二少爷,你很生气吗?」熟知主子性情的莫草悄然后退数步,找了个遮蔽物以防万一。

  「你哪只眼看见少爷我在生气了?」他这会儿心情好得很,力气拆几个人的骨头绰绰有余。

  缩了缩肩膀,莫草干脆躲躲藏藏的退到廊柱后,只探出一颗脑袋。「二……二少爷,如果小的说人已接入府内,就安置在少爷的『春风阁』……啊!」

  他没再往下说,因为额头忽地一痛,地上多了个砸烂的石榴,半青半红,像他肿起的额角。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放在最后才讲少爷我最近是太少教训人了吗?你才会忘了挨板子有多痛。」井向云气急败坏地从树上一跃而下,冷不防地踹了莫草一脚。

  年仅十四的他是个小霸王,有点被宠坏,总是不分轻重、无法无天,毫不把他人当一回事。

  谪孙、庶孙照理都是孙,可是井家老太爷不知怎么了,特别偏宠行事乖张的小孙子,对他的顽劣和好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有责骂。

  至于长孙,则是寻常对待,互动如一般祖孙,看不出好坏。

  「哎呀!二少爷,你别拿小的出气,是你的小媳妇当然住在你的院落,大夫人的安排谁敢说不?」莫草连忙讨饶,他们只是拿人薪饷的下人,哪能违逆主子。

  井向云不快地从鼻孔发出一声冷哼,脸色阴沉得仿佛六月下大雪,一片凉寒。「走,去瞧瞧我的小新娘,看她有六只肢臂还是三颗头,敢胆大包天的踏进我的地盘。」

  平白多了个不情愿收的小媳妇,井向云的气恼可见一斑,他踩着重重的步伐昂首阔步,怒容满面的想先去下马威,赶走陆家来的臭丫头,他才不要十四、五岁就娶妻生子,拖着累赘——

  他走得极快,身后的莫草差点跟不上,一回到借大的春风阁,他立刻举目张望,找寻没见过的生面孔。

  葺地,他瞳孔一缩,死命地盯着亭中小小的背影,吸气再吸气,一张嘴张了又阖上,足足过了好几口大气才压下怒火,恼怒地指着前方的「小竹竿」。

  「你不要告诉我,她就是大娘指给我的对象?」

  莫草硬着头皮,头低得都快垂到胸口了。「童养媳嘛,养几年就大了……」

  「她几岁?」声音像是由牙缝挤出来的,井向云瞪大的双瞳眨都不曾眨。

  「呢,好像是九岁……」大概吧,其实从背后看年纪似乎更小,小小的身板没三两肉。

  他冷着脸,面颊微微抽动。「那要几年后才能为人妻、为人母?」

  「少说七、八年吧,她看起来比我家妹子还小……」耳边听到手指扳动关节的声响,莫草脖子一缩,识相地闭上嘴。

  「七、八年……」好歹毒的心思,居然用这一招下手……井向云心想,眼神锐利,丝毫不像十四岁的少年。

  同样是井府子嗣,延续祖宗香火是必然的,两个孙子谁先有所出必占上风,晚几年有后便是吃亏,因为有无后人正是分产多寡的关键。

  大夫人此等做法的确够毒了,井向天和井向云同样年纪,再过个两年府里便可为两人择一良缘,开枝散叶替井府添丁,好好地为延续香火而努力。

  可是,她美其名是为二房着想,提前找了个稚龄童养媳好让庶子定心,事实上却是拖延井府二少爷成亲的时机,要令他空耗数年时光等着小妻子成长,无法抢在滴子前先育有子嗣,失去争产的先机。

  而且要生下孩子,也不是说生就能生,大夫人八成就是看中小女娃的身子单薄不利有孕才选了她,用意简单到路人皆知——她不要二房有后,想尽方法排除一切的可能性,就是要让自己的嫡子一脉独占鳖头。「谁?」

  感觉后头传来有人交谈的细碎声,换上湖绿色衣裙的叮当倏地回头,她一双盈盈水阵亮得出奇,似惊似诧地注视逐渐走近的人影。

  心中有一丝慌张,还有些不安,更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J限然情绪,深深地揪紧她的每根神经。

  太久了,她都要忘了他也有年少的一面,忘了自己和他年少相处的过去,记忆中的容颜永远是冷漠的,不带半丝温情,总用漠然神情斜晚着她,好似她只是世上最卑微的小虫子,不值得他驻足一哂。

  原来,冷酷无情的男人亦有少年时,俊逸面容不全然是冷淡无视,在这一刻的「初遇」,她看见他放荡不羁的率性,如晴空般湛蓝。

  这一次,她没有畏怯的低下头,害怕自己遭人厌恶,反而眼神清明地迎视面前的华服少爷,不卑不亢地朝他露齿一笑。

  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她要把握这重生的生命,扭转被自己错待的人生。

  「二少爷,我叫陆清雅,小名叮当,是陆家二房所出的庶女,你的童养媳,以后请你多加照顾。」

  见她有条不紊地行了个礼,井向云原本恼怒的眼忽地一眯,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个貌不惊人又瘦得好像风一吹就会倒的小人儿,抿紧的唇瓣慢慢往上扬。

  有意思,她竟然不怕他,还敢直视他的双眼?看来大娘这回找来了有趣的小东西,让人心痒难耐地想……

  欺、负、她!

  第2章(1)

  「陆清雅,你裙子上有条毛毛虫,它快爬到衫子里面了……不许打死它,我等着看它变成蝴蝶。」

  「陆清雅,你会不会爬树?风筝在树枝上,你爬上去取下它……」

  「陆清雅,你为什么要绑两根辫子?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丑?本少爷不喜欢,把头发打散了,大喊一声『我是疯子』……」

  「陆清雅,你是不是没吃饭,个子小得像快死的老鼠?少爷我可怜你,把盘上的糕饼全部吃光吧,一口也不准剩下,免得暴珍天物。」

  「陆清雅,到池子里摘朵莲花,顺便捞一条肥鱼给你的晚膳加菜……」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面对井府二少无理的捉弄,看来只有九岁,其实心智已届二十岁的陆清雅应付起来得心应手,毫不费力。

  毕竟同样的事她已经历了一回,再来一次便全在她掌控之中,她用大人的心态来应对「小孩子」的胡闹,做来轻松顺手。

  不许捏死毛毛虫,她反手就用手帕包着它,直接拉起小少爷的手把虫甩落他手心,让他真实感受到虫体的蠕动,而后惊慌失措地想甩开又要强装不在意,一张俊脸白得失去血色。

  她本来就会爬树,取下风筝不难.,他硬拉她发辫刻意戏弄,她就一动也不动地任他弄乱头发,直到他自觉无趣的收手,没再捉痛她的长发。

  一大盘糕饼少说有四、五十个,她吃得下才有鬼,因此她拐着弯和他玩划拳,输的人一口一个,绝不再一个人吃到胀肚皮。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