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30页    作者:寄秋

  「她真的提出一半的分红?」她不敢置信,都已经是井家媳妇了,心不向着夫家说不过去吧?

  「那倒没有。不过她要的是当家大权、掌管帐房,以后井府的每一笔收支和开销都要由她过目,库房的钥匙也是她保管。」那女人的野心更大,想要井府的全部。

  陆清雅惊讶地睁大眼。「她当家了?」

  一件官司换来不可动摇的地位,罗云瑶也算如意了,日后在井府一人独大,所有人都得听她的。

  「那哪是她吃得下的大饼!别说我娘不允许,就连病榻中的大娘也赶来阻止,两个斗了大半辈子的女人难得同时联手给了她一阵排头。」说到了这里他笑了,姜是老的辣,论起心机和手段罗云瑶远不及两位长辈。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没落入她手中……」

  「一点也不好,你打算几时披嫁衣嫁我为妻?」别以为转移话题他就会忘了这码事。

  她一征,神情局促的说:「不急嘛,醉月楼的生意才刚上手,你也还没取得二夫人的同意,这事得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你不想嫁我?」他拧眉娣向她,眼神凌厉。

  不是不想,是还得考虑考虑。但这话她能说吗?身体里流着马贼血液的他铁定会掳了她直接上花轿,立即拜堂成亲。「总要欢欢喜喜的,不能只图自个痛快却不管至亲感受吧……」

  井向云扬起眉,似笑非笑。「小雅,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晓得尚未发生的事?之前没问你,是等着你向我坦诚,你有秘密瞒着我,这可不太好。」

  「我……我哪有秘密……」她倒抽了口气,目光飘忽不敢看她。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逼供,你不说,咱们就慢慢磨。」他顺势摸向她腰腹,向上握住丰盈雪峰。

  她霎时脸红。「唉,你要干什么?」

  「爱你。」他伸手拉开她的单衣,行乐要及时,巫山云雨不待人。

  她那点吃奶的力气根本不及他,很快地,娇啼声又起,她被他爱得彻底。

  第10章(1)

  赶走令人妒恨的陆清雅,罗云瑶的日子并未过得如想像中快意舒心,反而和失去孩子的莺声斗得天昏地暗,两个女人为了争个男人丑态百出,不时唇枪舌剑,家无宁日。

  被妻妾吵得待不下去,井向天只好向外发展,常常三、两天不回府眠花宿柳,后来甚至包下一位名唤伶儿的花娘,还有意为其赎身带回府里,成为伶姨娘。

  但是罗云瑶仗着父亲的势力不准他再纳妾,夫妻俩为了这件事吵得不可开交,已许久未同房,他大半时间都在青楼过夜,要不就留宿在小妾房里,气得她又砸烂了不少东西,一天到晚只想找莺声麻烦。

  虽然她心里放的是别人,对丈夫没半点感情,可终究是嫁了,再怎么不甘也只好认了,既然这辈子只能跟这个男入过,不跟小妾争宠,难道要她眼见自个的地位一日日低微吗?

  她的一生已经算是与幸福绝缘了,而此刻,心上人小叔居然还来对她兴师问罪~~

  「……你是什么意思?这又是什么?我是你能动的人吗?」

  「能不能动要试过才晓得。这碗汤我命人熬了半个时辰,你乖乖的喝了省得我费心。」井向云冷笑,没人可以在他头上动土,她也一样。

  「我为什么要喝?你是什么东西,敢用目中无人的语气威胁我?」她才不吃他这一套,有她爹在,谁也动不了她一根寒毛。

  喔?你不妨先看看这些,也许看了你会合作些,不会让我的耐性越磨越少。」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谁敢对他不利,他就先拿谁开刀。

  他一弹指,身后已升为管事的莫草便恭敬地取出一叠纸,上面还盖有官府的官印。

  「这……你从哪里取来的?!」只消看一眼,罗云瑶便脸色惨白,捏着纸的手微微颤抖。

  「自古以来清官不多,但贪官倒是随手一捉就是一把,县太爷这些年捞了不少油水吧?如果我把他收的贿银清单送到御史台,你想他还能当多久的官?搞不好连顶上人头都不保。」一顶乌纱帽而已,他要摘不难。

  「你太卑鄙了,居然使小人手段!」她气得牙根咬紧,怒目而视。

  「要论卑鄙的话,我还不及你爹,你真以为他所做的事能瞒天过海吗?没他的默许,潜官徐锦春会上井府的船搜查?官官相护的道理人人懂,既然是官,怎会不看县太爷面子?同济女婿的家业,岂有不放水的道理?」

  「你……你知道什么?」她表面不动声色,却暗暗心惊,有些事她也是事后才知情的。

  「他收了夏镇东的银子合演这场戏,抄了井府的船后,一方面施恩井府好从中得利,一方面放任夏镇东的私盐流通好收取对方孝敬的银两,一个官位两边讨好,想一想他的胃口还真大。」井向云神色漠然的揭出事实。

  「锦祥号」上的私盐,其实是夏镇东命人放的,他藉由县太爷这条便道运盐上船,这一计就算不能一举扳倒井府这个对手,起码能削弱不少实力,让他河洛夏府在贩盐上多少能分一杯羹,不落人后。

  至于县太爷,一手收下夏镇东的银两,睁一眼闭一眼的任其栽赃陷害井府,另一手却伸向井府的财库,说好听点是以亲家姿态出面为其关说,但将来握有财务大权的井家长媳是他女儿,这条财路等于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他何乐而不为?

  「你胡说,别诬蔑我爹!他是县太爷,不可能知法犯法做出贪赃枉法的事,你休想造假诬陷他的清白。」罗云瑶嘴硬的否认,

  她爹不能倒,爹一倒,她也跟着完了。

  井向云脸上笑意极冷,亲手端着汤碗走到她面前。「喝下去的话,这事就是子虚乌有,否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必他说想必她也知之甚详。

  「这……这是什么?」闻到了汤药的气味,她脸色煞白。

  「绝、育、药。」怕她听不清楚,他刻意一字一字地念出来。

  「什么~~绝育药?」他……他居然想要她无法生育~~好狠的心呀!

  他冷酷的讽笑道:「当日你逼我写下休书的恩情我无以为报,大嫂,人把事做绝了会有报应,你不给人后路走,今日也该走投无路了。」

  她骇然,「你大哥不会允许你断他子嗣的,我的孩子一样是你井府子孙,他得喊你一声二叔呀!」她慌了,还想对他动之以情。

  「大哥的枕边人不只你一人,他的孩子自有别人生,少你一个不算什么。况且据我所知,那个叫伶儿的女人己经有了身孕。」

  至于是不是井家的种,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青楼女子无真爱,个个恩爱唤夫君。

  有了身孕……罗云瑶的眼神变了,变得疯狂而偏执。「你……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绝情?你不知道我一开始爱的人是你吗?我一点也不想嫁给你兄长,我不爱他、不爱他!」

  「既然不爱他就喝了它,一了百了,让我看看你对我的感情有多深。」然后,她很快就能知道一个男人的心有多狠。

  「喝就喝,我对你的情意绝对比一无所有的童养媳多。」被他一激,她发狠地抢过汤碗仰头一饮而尽。但是喝完之后,她才有些后伯,懊恼自己太过冲动。身为大房正妻若无子嗣,那她当家主母的位置还能坐得稳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3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