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29页    作者:寄秋

  绣花芙蓉帐纱轻垂,女子娇弱的惊呼声乍起,忽地又没了声息,只剩浓重的喘息声伴随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啼,缠绵一夜未歇。

  第9章(2)

  一夜云雨,情欲未散的浓郁气味蔓延一室,梆声更漏渐渐远去,一抹曙光从树枝间洒落地面,淡淡的桂花香清而不俗,随风送进暖帐里。

  欲望获得解放的井向云舒畅的伸了伸懒腰,多日来的烦躁一扫而空,挪了挪身子探看睡得香甜的娇美容颜,一抹满足感油然而生。

  她终于是他的人了。从小小的女娃等到婚婷绰约的出尘佳人,她可让他等久了,以他小气的性情,这笔陈年旧帐他会算很久,利息加本金要她偿还一辈子。

  春夜不梳头,丝发披两肩,明明被他蹂脯了一整夜,小嘴儿肿了,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痕犹在,但她憨睡的模样,如瀑的黑发自莹润肩头披散而下,他一见身子居然又热了,忍不住想再同她恩爱一番,要不是看她真累了,他铁定不放过她。

  若是此时有面镜子,必能照出他脸上的傻气笑容,他眼中的深情浓烈醉人,几乎令人沉溺其中,爱怜地凝眸低望萦绕心间的牵绊,最爱的可人儿。

  数不完多少浓情,数不清无尽宠爱,爱她似乎刻在了他骨子里,他宁愿沉醉一生,换她日日夜夜的陪伴。

  「嗯……向云哥哥别用头发挠我,我很困,你一边待着去……」陆清雅吃语着,好累,身子沉得不得了。

  轻笑声低如微风,近在耳畔「小懒虫,该翻身晒晒太阳。」

  「我不懒……银子很多……客官来坐,我们有秋香春月……来,银子……嗯,向云哥哥,我赚了很多钱,不用依靠你来养……」她仍咕喀着,睡得很沉。

  井向云唇畔的笑意一凝,脸黑了一半。「陆清雅,你给我醒来,你真把我当成付钱来享受的恩客了吗?」

  「咦?地在摇……是地牛翻身……」美阵微微一掀,犹似在梦中的她尚未完全清醒,娇憨地揉了揉摇着她双肩的男子面颊,咯咯地娇笑。「你长得好像向云哥哥,怎么进到我梦里了?」

  他无奈,好笑又好气地重重吻她一记,吻得她快无法喘气:「醒了没?要不要我再好好的怜爱你一遍?」

  「你……你怎么在我房里?」总算睁开眼了,她的眼神却是团惑的,带着茫然不解。

  他喉头一紧,笑得沙哑。「是在你床上。你还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的床……」像是这才真正醒来,她水阵越睁越圆,脸上的红晕也益发鲜明。

  「我不介意你放声大叫,好让人『捉奸在床』。」他气定神闲地将手臂枕于脑后,神色情懒的说。

  陆清雅的确很想尖叫,眼前的男人让她慌了手脚,但也许惊恐过度,她反而喊不出声音,喉咙像被什么锁住似的,有点发疼、涩涩的,全身的力气也好像一下子全没了。

  目光轻转,一见他满布指痕、裸露的上身,她霎时完全无语,昨夜历历在现于脑海的情景一闪而过,令她的心漾过一抹轻颤。

  似苦恼,又似松了口气,她眉心轻盛,重生前的记忆和昨夜的重叠,虽是同一个人却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她忧喜参半,心情难以言喻,不知如何面对他,一切比作梦还迷离。

  「我要娶你,立刻。」他不能再等了,她的身子里现在可能已有了他的孩子。

  「嘎?」她一征,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小雅,我要娶你,让你成为我的妻。」名副其实,不容他人再凯靓。

  「二夫人肯点头?」她嫁过他一次了,却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敢再一脚踏入布满软泥的沼泽里吗?

  「她是她,我是我,你不用理会她。」娶妻是他自己的事,长辈的意见他才不管,婚事也不需大张旗鼓、劳师动众。

  送亲队伍绵延十里有何意思?吹吹打打的锣鼓绕城一圈不过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真正的相守靠的是细水长流,有心自能显出情深意浓。

  「你……你先穿上衣服再谈……」她背过身,躲在锦被里想先穿妥自个的贴身衣物。

  「不穿,凉快得很。」他故意闹她,她一穿上兜衣他便由背后解开它,让她慌得手忙脚乱,羞恼不己。

  「向云哥哥……」她果然快哭了,盈盈美眸中有了水光。

  「瞧,我正在上火怎么穿?你先安抚安抚它吧。」他捉着她的柔夷就往自己伸下一覆,滚烫的热度让她羞得一缩手,脸儿也热得快着火。

  「下……下流。」她气得用枕头丢他。

  他咧嘴低笑。「不下流怎能让你快活?」想起她迷人的销魂滋味,眉眼顾盼间流露出欲拒还迎的小女人风情,他胯下的「兄弟」又蠢蠢欲动了。

  她双颊啡红,羞得快抬不起头见人了。「再当野人曝露身体,婚事休提。」

  「你这女人专掐我罩门,看我日后不连本带利讨回来才怪。」怕她真被惹恼不愿嫁他,他只好下了床,拾起丢了一地的衣服穿上,才又回身坐上床边。

  他不怕重重险阻,就怕她不嫁,之前的休书已经够羞辱人了,而今她又是一间青楼的当家,赚钱是她人生一大乐事,已不缺银子的她哪还会想着嫁人。

  想到她随口说的梦话——她有银子了,不需要依靠他。井向云的心里便很不是滋味,所以他要尽快把人娶进门,省得夜长梦多,跑了娘子结不成亲。

  「私盐一事处理得如何?那些盐官,潜官没再找寐烦吧?」民不与官斗,没有胜算,打情骂俏完了,她想起正事的问。

  他不屑地轻哼两声,「官字两个口,上贪下污,塞些银子就堵住了,没人嫌钱少。」

  「由你出面?」她讶问,此时的他可不宜高调行事,以免前功尽弃。

  「不,是大哥。县太爷是他老丈人,翁婿三杯黄酒下肚就一笑泯恩仇了。」他说得有点酸,口气隐含一丝冷意。

  「后悔了?本来是你的妻子却成了别人的?」她挑眉睨着他。

  他冷笑一声,抱住衣服穿了一半的娇人儿,在她颈上落下一吻。「十个她也不及你一撮头发,何来可惜?那个『本来』也要看我肯不肯娶才作数。」娶妻如罗云瑶,他宁可出家当和尚。

  她轻叹了口气,眼神低垂。「她若是你的妻,就不会有后续的烦心事,老爷也犯不着在牢里待了数日。」

  「十月二十七日丑时,无月、星稀,船上抄出大批私盐和北国走私品,潜官上船亲验,下令封船,井府一干亲众打入大牢候审。」他突地一字不漏的念出她当日所言。

  她一惊,内心惶然。「你……你干么记得这么清楚?我胡诌的。」

  「虽然船只不同,但整体出入不大,潜官徐锦春上船亲验。若非你预先告知我,被关的何止我爹一人,全家人都受累。」他黑眸一眨也不眨地直视她。

  「可是井府能逃过这次灾厄的幕后功臣却是你的嫂子,她的确功不可没。」她知晓事情全赖罗云瑶的斡旋才能有惊无险,平安地度过一劫。

  「真的功不可没吗?」他神情轻蔑,语气微露嘲讽。「你该问她从中捞了多少好处、与当官的爹合谋做了什么,井府不是吃素的,由不得她予取予求。」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2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