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28页    作者:寄秋

  那一天,他的天仿佛塌了,感觉所有的人事物都离他远去,问了守门的老仆说没见过她,当下他·慌得险些扯断老仆手臂。

  而后他拚命地寻人,连井府也不回去了,大街小巷遍寻着失踪的人儿,还悬赏千两重金。

  要不是某个丫囊鬼鬼祟祟的行迹太可疑,他也不会暗中跟踪、尾随其后,进而发现她竟干起「伤风败俗」的勾当。

  「咦?他没告诉你吗?」醉月楼的事,她一直当他是知情的,只是太生气她的胡作非为,才迟迟不肯现身。

  「他是谁?」他黑眸眯起,脸色森寒。

  显然是他认识的人?

  「就是……」陆清雅还没说出人名,身后就扬起一道草莽似的豪爽嗓音。「清雅妹子,你怎么没在里头坐,那些姑娘抢花铂、抢首饰抢得快翻天了,没你去镇一镇是不会安静的。」她这老板一去比菩萨还管用,眼一瞪花娘们一下便静谧无声。

  看见来人,井向云立刻目露凶光。「胡、一、虎——」居然是他~~

  「咦?谁叫……我……」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胡一虎没多想便往发声的方向一扭头,乍见那张不该在醉月楼出现的俊颜,他头皮发麻,干笑到脸皮快僵掉了。

  「原来你早晓得小雅在这里呀?真是我的好兄弟……」井向云伸臂搭上他肩头,重重一压。

  「那个……呢,凑巧……我来光顾……」胡一虎自知失言,脸色纠结皱成一团,心想他大概会死得更快。

  「光顾我的女人?」井向云在笑,眼神却锐利无比。

  胡一虎一听,吓得差点没拿根绳子先吊死自己。「不不不……我路过、我路过。哎呀!明明要去肉铺,怎么走错路了……啊!轻点轻点,别把我脖子扭断……」他哀叫讨饶,只希望井二爷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他。

  凶神恶煞呀,下回他要看看黄历再出门。

  「说实话!」井向云又斥,胆敢瞒着他?真是有种。

  实话会死人的,他小命比较重要。胡一虎清了清喉咙道:「咳,这种龙蛇杂处的地方还是需要一点……你知道的,势力,所以我有空就来晃两圈,给清雅妹子撑撑场面,那些地痞流氓才不敢来砸场。」

  「嗯……你喊她什么?」井向云声音冷飕飕,比入冬的泳刀还冻人。

  胡一虎是识相的人,连忙狗腿地改口,喊了一声,「小嫂子。」

  他满意地一额首。「真该谢谢你帮了我家小雅许多,你忙了多久?」

  胡一虎笑着接话,「呵呵,自己人不用客气。从开幕到今日也不过一个多月,小嫂子天生是生意入的脑袋,这不就经营得有声有色?」他还被打赏了不少银两,荷包满满呢。

  完了,他死定了,这个脑子不灵光的鲁汉子!陆清雅很想掩面叹息,同情胡一虎的个大无脑。

  「一个多月呀……辛苦你了二」井向云的手劲忽然加重,勒得胡一虎的粗脖子差点断气:「你没想过来知会我一声吗?让我像疯子一样瞎找人!你猜鱼离水多久首死亡,我拿你来试试如何?」

  「……不……别……会……会死……我错了……兄弟……」他不是鱼呀!人不喘气会暴毙的。

  井向云稍微松开手。「错在哪里?」

  「错……错在我怕死呀!若是你晓得小嫂子在青楼,而且是我帮忙打理内外,?铁定打断我手脚,再叫我爬到荒郊野外用嘴巴掘土,挖出一个坑好埋了自己。」所以他才死也不敢说,三缄其口。

  「我现在就打断你全身骨头,再送你一口上等棺材,你给我躺在里头好好反省。」

  胡一虎闻言惨叫:「不要啦,大哥,我上有老母,下有弟妹二十七名,我死了就没人养他们了……了……了……」

  「向云哥哥别吓他了,瞧他冷汗直流的,把他吓死了,我这儿也不好做生意。」陆清雅看不下去,开口「营救」了。

  井向云冷哼一声松开手,再朝胡一虎的背瑞上一脚。「滚回『四海马场』,管事职位降为小厮,每日负责铲马粪。」

  「什么?铲马粪?」天要亡他了……

  当年胡一虎纵马行凶是想教训不知好歹的井向云,谁知没害到他反而伤了他最在意的小丫头,一报还一报,十来岁的少年井二少后来还真的狠毒地打断胡一虎双腿。

  不过由于陆清雅的求情,井向云最后仍是不情不愿地将人丢到医馆,让接骨大夫治好胡一虎的断腿,康复后人也行走如常,上马还能打只野兔。

  也许真应了那句「不打不相识」,经此事后,两人反而越走越近,胡一虎逐渐成为井向云向外扩展事业的助力。目前是井向云名下产业的管事,管理三座马场,是个相当得力的好助手。

  「呵呵,好可怜嗅,威风凛凛的大管事成了服侍马匹的铲粪童。」见胡一虎苦着一张脸,陆雅清不禁笑了,一定很冤,认为自己很倒霉,帮了她还挨罚。

  「不错嘛,你还笑得出来?」井向云瞪着眼,将她拦腰抱起:「你住哪个院落?去把你脸上可泊的妆给我洗干净。」

  她娇笑地指了个方向,他便抱着人大步走入开满桂花的院落,十分粗暴的用脚踢开房门。

  「啊!小姐,你遇到坏人……呢?二爷……」身着杏色衣裳的丫囊一见到他们,慌张地拿起脸盆遮脸。

  「嗅,这不是伺候你的冬梅吗?还有一个夏萤呢?」她们倒是忠心呀,一起帮着她隐满。

  夏萤从角落走出,手中捧着一件相当俗艳的衣裙,正是「陆嬷嬷J需要的装扮。

  「很好,一心为主,值得奖励,主仆三人合起来欺瞒我一人,真是令人感动的同心,我该赏你们什么呢?」井向云咬牙切齿的说。他不打女人,但是……丫头年岁大了就该许人,被他打发到盐场监工的莫草也是时候该娶老婆了。

  察觉到大祸临头,陆清雅眼神一使,两名丫头立即会意地倒着走,悄悄离开风雨欲来的危险地带。

  虽然她们原本就是何候陆清雅的丫头,但领的可是井府的薪询,先前一纸休书早断了她井家人的名分,她们私下服侍她的行为无疑是「背叛」了井府。

  尤其是隐秘不宣罪更大,当二爷心急如焚地找人时却知情不报,让他以为失去挚爱,以他涯弩必报的土匪个性,不快溜她们小命难保。

  「还能掩护你的丫头们呀?挺有心的,那么,她们知情不报的罪就由你来承担好了。」他不想等了,这臭丫头太教人放心不下洗净浓妆、回复一张素颜的陆清雅忽感不妙,他的言下之意似乎是……下个被秋后算帐的人是她?「向云哥哥,我给你倒杯茶消消火。」

  「哼!这把火消不了了,要你肉偿。」井向云一把攫住她赢弱的细腕,将她拉近贴着他胸膛。

  「肉……肉偿?」不会是她的那个意思吧?她倏地桃腮啡红,小女人娇态展露无遗。

  「既然你开的是青楼,看在我们认识多年的分上,我来给你送银子来。」花钱的是大爷,他要上门找乐子了。

  「向云哥哥,你……你想干什么?」她心跳得飞快,不敢直视他炽热的双眼。

  「嫖、老、鸨——」语毕他一手拉开她的腰带,红纱对襟糯裙随即敞开,除去外衣后她身上只剩月牙白单衣,他双手一抱将人往床上扔,健壮身躯随即覆上。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2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