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26页    作者:寄秋

  看着满脸怒色的小叔,罗云瑶朱唇微扬。「不走也成,回头我跟我爹说一声,这事不用看我的面子了,尽管秉公处理,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我不插手。」

  袖手旁观也别有另一种乐趣,看着那些曾让她难堪不已的人怒不可遏,忍气吞声地向她低头,苦苦哀求她高抬贵手,实在大快人心。

  虽然井向云的姿态一样高傲,但她至少有了能和他谈条件的机会,她不会放过的。

  「私盐这件事本来就和她无关,何苦扯上她?你把好好的一个家弄得四分五裂对你有什么好处?」他无法苟同的问。这么做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拆散井家平白便宜了外人。

  她得意地笑着,清脆的笑声如银铃,「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容不得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每见她一回,我心里就不舒坦一回,只想着怎么把她撕成碎片。」她发狠的直言。

  她得不到的男人,也绝不让别人得到,尤其是那个从不把她当一回事的童养媳,她定要让对方尝到失去的痛苦,从此无依无靠有胆的话,就继续旁若无人的浓情密意,蜜里调油浓得化不开好了,她要他们再也笑不出来,泪眼相对的生生分离,天涯海角各一方。

  「人都有落难的时候,你别太过火了,要适可而止。」他暗示她做人不要太绝,山水有相逢,她不会一直一帆风顺,小心哪天换她来求他。

  「二爷在指自己吗?求人时语气可要放软,别一味的蛮横,吓着了我,我可是什么忙都不会帮。」意思是只要他顺着她,一切有得商量,以她官家小姐的出身,身后又有县太爷亲爹当靠山,这一生注定是富贵命,谁有能耐折了她的腰,让她落魄流离?

  「别忘了大哥同样牵连在内,他有事,你也不会好过,我们整个井府都会被拖累。」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她难道不知?

  「那又如何?有我在,我爹不会动他,倒是二爷要想清楚,现在羁押在牢里的可是你亲爹,你还想不想他出来?」现在是他得看她脸色行事,一切她说了算。

  私盐一事不算重罪,但说轻也不轻,若是有人执意往上报,取消官盐盐令事小,严重点没收家产,发配边关充当劳役。

  井府的船被搜出私盐算是人赃俱获,即使己收了贿银,潜官也不能不办理,但看在井府大公子是县太爷女婿的分上,目前仅收押船上的相关人员和当家主事的井老爷。

  而井向云由于被大房放逐大半年,手上早无权无势也不管事,「游手好闲」众所皆知,因此官府没拿他问罪,认为他并未涉及私盐的买卖。

  「你居然拿老人家的安危来威胁我?这是身为人媳该有的态度吗?」他黑眸不悦地瞪向她,公婆也是爹娘,岂可怠慢。

  她美目一睐,桃花般的容颜绽出笑借。「比起你,我还差得远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连亲爹也不顾,宁愿眼看他吃苦受罪。」

  「你……大哥,你不说句话吗?就由着大嫂胡闹?」井向云看向一旁久未出声的兄长,身为丈夫,他好歹该出面制止妻子挟怨报复。

  井向天神情微征,在弟弟一声叫唤下这才回过神,「云瑶,别为难清雅妹妹了,她九岁就入井府,比你还早,已是咱们府里的一分子。一家人别太计较,顶多我让她以后避着你,不让你瞧见不就得了?」妻子存的什么心思他岂会不明白?无非是嫉妒,想把人赶走好一举泄愤。

  「别清雅妹妹叫得满口甜,你心里想的可不是只当她是妹妹。你们兄弟俩全是一个样,中了她的毒,所以一个个舍不下她,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她越说越气,怒视被井向云护在身后不曾开口的小女人。

  她妒嫉她。

  「说什么胡话?那是二房的小媳妇,我疼她是因为她乖巧又嘴甜,自个行为失当就当别人也跟你一样,你真是……」井向天给妻子留了颜面,没把话说全。

  「真是什么?有胆就把锅子都掀了呀!五十步笑百步,你的品性又比我好到哪里去?」

  眼看两夫妻就要互揭疮疤,抖出教人蒙羞的丑事,本不作声的二夫人柳眉横竖,重重一哼。

  「不要吵了,我作主让清雅离开,让帐房拿一百两给她,别教外人说我们井府亏待人家,这些银子够她生活了。」没绝人后路,她仁至义尽了。

  「娘……」井向云一脸错愕,不敢相信娘亲竟然附和这可笑至极的要求。

  「你爹不重要吗?事到如今要顾全大局,现在人扣在县衙大牢,咱们还得仰赖云瑶说情,也别以为人放出来了就没事,贩卖私盐的烂摊子,有得你们收拾了。」二夫人语气有些感概,用尽心思寻来的媳妇最后成了大房的,光想都呕。

  「可是……」感觉身侧一只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袖,井向云话到嘴边苦涩的又吞下去。

  「我愿意离开,你们不要再为我的事苦恼,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请大家放心。」陆清雅站出来道。明明就要如愿了,为何她想到要离开井府会一阵鼻酸、眼眠发热,心像塌了一角,空荡荡的没有归依?

  「小雅!」

  「清雅妹妹……」

  井家两兄弟同为她的决定感到不悦,她己是井府人,怎能说走就走?那他们两位爷儿算什么?连个小女人也护不住!

  「你们谁都不许再多说一句,既然她肯走,那是再好不过,兄弟俩准备准备,备礼到县衙一趟,就算是亲家,礼数也要周全。」二夫人冷眼瞄了罗云瑶一眼,心底埋怨这大房媳妇好狠的心,连自个公公也不救。

  在这场合大夫人竟没出现,是因为见井老爷被捉进牢里而病倒,但本该亲侍汤药的媳妇一个也不在榻前,儿子又为私盐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无人尽孝的她越想越落寞,病情因此加重,最后连床也下不了。

  趁此机会,二夫人就出现了,既然丈夫和大房夫人不能主事,她是唯一的长辈,说什么也要抢些权力回到手中,不能让大房把井府的一切全霸着。

  她心想大房媳妇终究年轻,斗不过她,只要她在这时候多加把劲,把丈夫的心拉到身边,何需担忧大权不来,二房没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等等,二爷忘了一件事。」罗云瑶再度出声,他们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吗?一口怨气她还没讨回来呢!

  「怎么?是不是想连我也一并逐出家门才称心如意?」井向云沉着脸,语气很冲。

  「休书。」她樱唇轻吐,嗓音柔得似水,话语却很狠毒。

  「什么?」他倏地回头,两眼怒火迸烧。

  「写了休书,她就不是二爷的人了,日后在外头犯了事也与井府无关,出了咱们这扇门,今后就形同陌路,死活自理。」想要藕断丝连?有她在,不可能。

  「你……好,罗云瑶,你果然够狠,赶尽杀绝不手软,我佩服你。」今日你对小雅的狠绝,来日我必百倍、千倍地还给你。

  「二爷不用横眉竖眼的瞪我,做大嫂的当然要体恤小叔你,瞧我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全给你备好了,就在这案头上写吧,早点解脱,你也好另觅良缘。」不看着他们和离,罗云瑶怎么也不甘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2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