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23页    作者:寄秋

  他冷笑。「彼此彼此,你也是虚有其表的贱妇,为了得到一个男入而赔上自己一生,你心里的悔恨铁定比我深,至少我多了个家世雄厚的妻子,而你却永远失去了如意郎君。」

  「井向天你……你敢嘲笑我?」她气得全身发抖,银牙暗咬。

  井向天面露鄙夷的挥开她指着他鼻头的纤指,冷哼两声,「敢做就别泊丢脸,我也赔进这场貌合神离的婚姻里了,我们谁都讨不了好处。你要是不想让人知晓你干了什么丑事就安分点,看在你还长得不错的分上,我还是会恰尽丈夫的责任与你同床的。」

  面对丈夫的嘲讽,罗云瑶本想牙一咬忍下,偏偏话还是出了口,「你还不如把我休了,省得相看两相厌。」

  所谓夫妻吵架没好话,她说的自然是呕气话。入门不过月佘,她已经忍受不了和丈夫同床异梦的痛苦,所嫁非所爱还得时时眼见心爱男子与别的女子卿卿我我,两相煎熬的折磨下她已日渐消瘦,不复见昔日的飞扬跋启和牡丹艳容。

  然而嘴上说得容易,做来却团难重重,世俗眼光对被夫家休离的女人十分苛刻,即便她的父亲是个官,甫成亲即遭弃,想再觅一门好姻缘一样难上加难。

  「你不怕丢脸我怕,你以为我放了你,你就能如愿以偿的『改嫁』吗?残花败柳不比黄花闺女,我那个弟弟尤其好洁得很,不会收我用过的女入,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井向天极尽讽刺的说,满脸愤恨不平。

  他清楚两名妻妾一开始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他,却都阴错阳差的成为他房里人,这股窝囊气实在令他闷到不行,凡是男人都受不了妻子心里想着的是别的男人。

  「我会变残花败柳是谁害的?如果你当时让我走了……」一切的事将不会发生,她仍会是高高在上的罗府千金。

  罗云瑶有恨有怨,更有满腔的不甘,若是能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令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因境里,惊慌失措地喊叫以致让人捉奸在床,就此赔上一生去作一场醒不了的恶梦。

  「哎呀!这里是怎么回事?遭贼了吗?满地的碎片和残骸,到底丢了什么赶紧报官吧,让官府的人来处理……啊!我忘了大姊的爹就是官,叫人到县衙知会一声,衙役就来了……」呵,还真狼狈呀。

  浓郁的脂粉味阵阵传来,一个姿容娇媚的女子缓缓走近,她一手搭在门板上,身子仿佛柔若无骨地轻靠着门框,眼波流转间尽是风情。

  但若仔细一瞧,她眼中有深深的妒色,眼窝下方是长年失眠的阴影,微微往内凹陷,得靠浓妆掩住才不致让人瞧出她的面容有多憔悴。

  「滚开!这儿没你的事,少来落井下石。」看见丈夫的小妾,罗云瑶眼露凶光,朝门口恨恨的一喊。

  「我这是关心呀,大姊,大老远就听见你屋里发出奇怪声响,不来瞧瞧怎能安心。本以为相公不在,不知情的话还以为你偷人,在内室藏了个男人呢。」莺声语含隐喻,尽挑扎人的话说。

  「贱人,我是你能奚落的吗?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我面前张牙舞爪?你这勾引主子的贱婶——」罗云瑶气到全无理性,拿起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就往人一丢。

  被戳中痛处的莺声脸色微变,目光倏冷。「小心点,大姊,我肚子里这一个可是井府的小祖宗,你若伤了他,咱们的婆婆不知会有多伤心。」意思是宝贝金孙若有个万一,婆婆必不会善罢甘休,这才是真正的含意。

  这回莺声好不容易又有了孩子,大夫人的用心令人感到她过于忧虑,饮食要专人验过了才准孕妇进食,前前后后更有十来个小婶,老妈子提心吊胆的护着,每日需躺足十个时辰才可下床,吃穿不用自己动手,自有人服侍左右。

  母凭子贵,以至子莺声敢气焰嚣张的挑衅正妻,仗着腹中的这骨肉多有张狂,意欲与晚入门的正室平起平坐,甚至地位凌驾其上。

  「谁给你的胆敢看我笑话?怀个孩子就自认是老大了吗?要让它没了很筒单,让你哭我十分拿手。」罗云瑶眼神狠厉地瞪着她隆起的小腹。

  「你……你想害我的孩子?」莺声一惊,连连后退,双手恐俱地护着肚子。

  罗云瑶冷笑地捏紧拳头,长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几滴鲜红的血由指间滴落,看得人心惊。「再不从我眼前滚开,难保下一个哭的人不会是你。」

  「你……你真是恶毒,难怪二爷不要你,他八成是看透了你的蛇蝎心肠,宁可远远避开也不想被你缠上。」这些年的冷落苛待让莺声因此心性大变,变得善妒、刻薄,凡事都想争,自己不好过便也要拖着别人难过,讽刺完后又一脸桑笑地走上前偶向夫君,娇挠讨欢。「相公,你瞧她多可怕,一双眸子像万刀齐发想要活活插死我似的,你可要保护我们母子俩,别让我们被她的坏心眼给害了。」

  妻妾争宠、互相闹门的嘴脸,从小生长在这种环境下的井向天看多了,实在厌烦得不得了,他毫无怜惜之心的推开满身浓香的莺声。「不要来烦我,自个的身子自个顾好,我没那闲情逸致陪你瞎闹。」

  「相公……」被推开的难堪令莺声法然欲泣,楚楚可怜地露出委屈神情。

  同是一个男人的女人,看莺声没能得到一丝怜宠,罗云瑶红唇轻扬。「丫鬟出身的贱婢怎会得人宠呢?那点粗劣的功夫就省省吧,别折腾了,一头半点姿色也没有的胀气母猪,谁会多看你一眼?」

  「你说谁是猪?我是怀了身孕才显得臃肿,你不要自己肚皮不争气就嫉妒我即将为入母,等我生了儿子可就是大房长孙,谁能不敬我三分?」莺声托着腰,挺胸反唇相稽。

  「你认为我生不出来?」罗云瑶美目一沉。

  莺声志得意满地抚着自己六个月大的肚子。「老天有眼,我看你要在井府怀个孩子,可是比登天还难。」身为大房妾室的她都多次遭人暗算了,更何况是嫡子正妻。

  「贱女人!你敢诅咒我无子?看我不撕了你那张烂嘴……」生活的不顺、情路的不如意,令闷到极点的罗云瑶急需找个出口发泄,神色凶狠地扑向丈夫的小妾。

  「够了没?你们想闹到什么时候?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吗?」眼看两个女人越来越不像话,也有诸多怨慰的井向天满脸阴郁,愤然上前将两人隔开。

  「不够,她若不彻底在我生命中消失,我们之间永无宁日。」罗云瑶斥道,她爹是县太爷,要井府少一名小妾易如反掌。

  「你尽管闹吧,最好闹到大家都知道那一夜你是为何会在我身下婉转承欢,你们两个女人全是一个德行,除了会爬上男人的床还能干什么?」想到自己的一妻一妾是如何得来,井向天压抑已久的火气葺地熊熊燃起。

  谁也不晓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只见他挥拳欲喝阻妻妾的争吵,可过大的举动却差点打到身后的小妾,莺声虽然脸色一变及时护着肚子往后闪躲,脚下却不知又踩到什么滑了下,整个人往后一仰——

  砰地一声,好大的落地声。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