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20页    作者:寄秋

  「我这人向来比较鲁钝,是个不懂风雅的俗人,养兰育芷费心又耗神,野生野长的小花自成风韵,不须刻意修剪就能坚韧地生长,更得我心。」

  听不到自己想听的话,她暗恼地轻咬下唇。「二公子是什么意思?以瑶儿的容貌和家世配不上松竹一般的你吗?为何句句拂人心意?」

  她肯屈就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众多才华出众的世家子弟中她唯独倾心于他,这是多少人求也求不到的殊荣,他居然不知珍惜一再冷颜以待?

  「心有所属自是无心他想,以小姐的艳绝姿容当配入中之龙,在下无才,羞于攀折。」他话里之意浅显易懂,昭如日月,这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明白地拒绝美人的情意,他无福消受。

  「你、你疯了吗?竟然对我说出『心有所属』这种话,我岂会不如其他女人?!」

  被他拒于心门外的羞辱折了罗云瑶的傲气,她从小到大被家人捧在手心娇养,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痴迷的对象竟无视她引以为傲的天仙艳姿。

  一股羞恼升起,她娇软嗓音刚要出声,一团黑色物品突地便从眼前飞过,准确无误地正中井向云面部,发出很大的声响。

  她诧异地睁大眼,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一阵铿锵有力的女音随即扬起——「井向云,你这个杀千刀的混蛋,你居然敢背着我做出这种事?!你要挖我的心、刨我的肺,让我血脉倒流、爆筋而亡是不是?好个狠心绝情的人!」

  井向云若无其事地抓着方才贴在脸上的绣花鞋,一手扶住飞奔而来却差点跌跤的纤细身子,眼中笑意浮动。「我没有负心,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人。」

  他不说则已,一开口陆清雅的滔天怒意便席卷而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有如十丈高的白浪,足以将人淹没。

  「谁管你负不负心!我的银子呢?你把我藏在床底下的铁盒子拿到哪去了?我强烈要求你立刻、马上、现在拿出来还我,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她两只细臂揪着他的衣襟,怒气腾腾的问。

  那是她辛苦攒了六年的救命钱,她就等着用它离开井府,她未来的自由生活全靠它了。

  「嗅,那几个铁盒子呀?」果然不能对她奇望太高,在她眼中,他的人还不如银子。

  「对,『我的』铁盒子,而你卑鄙的偷走它。养尊处优的井二爷、锦衣玉食的二公子,请问你是缺了吃的还是喝的,或在外面欠下一堆风流债需要钱摆平?要多少你知会一声嘛,我想办法也会从井府的帐房挖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偷我的?我就这么点私房钱你也要凯靓,还要不要让人活呀?我的金子、银子,我的玉镯珠钗全是我的命,你拿了它们等于拿刀抹我的脖子,不见血却要命……」

  听她连珠炮地嚷了好一会儿,井向云才气定神闲地以一指轻推她眉心。「说完了?」

  陆清雅·溃然地朝他手指一咬。「还没完!看不到我的金银珠宝我心痛,你缺钱可以开口借,我虽然会肉痛,多少会拿一些来补你的钱洞,用偷的太可耻了,你是——」

  「喉咙都喊哑了,喝口茶再继续二」他像背后长了眼睛,长臂一伸取走丫头二梅手中的莲藕茶:

  她接过来一口喝下,清凉的茶水一入喉,火气果真消了一些。「我的铁盒子呢?还我!」

  黑瞳一闪,他语带惋惜的说:「夫妻本是一体,你的就是我的,我代你保管省得遭小偷。」

  你才是大贼王,快还我!她无声地瞪视他,对待无赖跟他吵没用,只有更无赖。

  他指尖轻柔地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往后拨。「别让入看笑话了,咱们有客入。」

  「什么客人?你的猪朋好友……」她不在意地明眸一瞥,葺地神情一变,杏眸圆睁,惊呼出声,「罗云瑶?!」

  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Z她们第一次碰面应该是罗云瑶嫁入井府的第三天才对,她会用高不可攀的正妻口吻来踩上几脚,而后命人减少挽花居的饮食和月银,不让夫婿的另一个女人过得安稳。

  「你认识她?」井向云状似随口一问,但若仔细一瞧,不难发现他眸底深处闪动着诡谲幽光。

  「我……呢?没……没见过。」她脸色微微发白,透着一丝慌乱。「没见过就没见过,用不着吓得浑身发抖、手心冒汗。」而且还是冷汗……她到底瞒了他什么事?

  陆清雅强逼自己露出平静的浅笑,小心控制心虚的眼神。「哪……哪有发抖?是被你气的,你把铁盒子还来,我就不妨碍你们……缱绻情话。」

  「缱绻情话?」他冷笑扬唇,将她意图开油的身子楼入怀中。「娘子好大的胸襟,为夫的无限惶恐,可惜……罗姑娘,让你见笑了,此乃拙荆,难登大雅之堂,若有冒犯之处是我管教不当,请容我代为致歉。」

  他们是夫妻,妻子犯错,丈夫自是要出面道歉。井向云的心思着实深沉,藉由一件寻常不过的事告诉两名女子,谁为亲,谁为疏。

  「就是她?」为了一个姿色中等的小女人,他居然放弃和自己这貌美如仙的官家千金结亲?罗云瑶神色难看,唇抿成一直线,

  暗暗恼火他的不识相。

  「就是她,心之所系。」井向云露出爱恋至极的深浓目光,凝视着怀里人儿。

  「你会后悔的。」是他眼拙了,看不见美玉光华。

  他的冷峻化为一抹淡笑,提起怀中人时语气柔情似水。「磐石不转移,芜丝附女萝,我们会相缠到死。」

  「你……你……好,我就看你们怎么相缠到死。」罗云瑶气得牙痒痒,她不会就这么算了,他的人,他的心,她都要定了。

  第7章(1)

  大半夜的正好眠,万籁俱寂,只有虫鸣蛙叫此起彼落,一弯明月高挂天际,映照一池荷花,风吹水面起涟漪,水底的月儿也跟着轻晃。

  井府不养猫,却有猫叫声传出,呜呜晒晒地爬到屋顶对月仰颈,似在叫春:这原本没什么,不就是县太爷千金养的那只叫小雪的白猫在唠叫,由于长得毛茸茸十分讨喜,故叫声虽然扰人清梦倒也能忍受,看在主入的分子上,多少会多点宽容。

  但是在猫叫后约一个时辰左右,竟又传来女子凄厉的尖叫,其中伴随着悲愤的哭声,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传到每个人耳里。

  众人纷纷起床,提着灯笼朝声音的方向走去,只见烛火微晃的书房似有人影走动,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进去瞧瞧」,大伙便一窝蜂的全往里头挤。

  但没一会,众人便一个个又飞也似的往外奔,脸色可疑的涨红,没人敢说瞧见了什么。

  半个月后,井府热热闹闹地办了一场喜事,新妇绕城一周风光大嫁,此事被部分人蔚为奇谈……呢,美谈。

  「怎么会这样?明明要嫁的是他不是他呀……为什么新郎换人了?太奇怪了,这不是全乱了套吗?兄嫂是弟妻……」老天爷莫非是太清闲了,非把人捉来整一整不可。

  陆清雅百思不得其解,喃喃自语,她的脑子快像麻花打结了,想得脑袋瓜子都要爆开,还是想不通事情的发展怎会变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