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18页    作者:寄秋

  其实这天气哪里毒辣了,前些日子下了一阵小雨,秋老虎的威力大为减弱,气候湿和像春日,凉风徐徐吹来,令人舒服的昏昏欲睡。

  「要打伞还不如进亭中赏荷。瞧瞧我们井府这池花养得多好,都入秋了还开得缤纷灿烂,活似要衬瑶儿你的天仙娇容。」这脸蛋、这身段,顾盼生姿,瞧了多教人欢喜,活脱脱是荷花化身的仙子。

  二夫入脸上堆满笑意,在奴仆簇拥下款款地迎向艳丽无双的娇客,两手热络地又牵又挽,好似见着远嫁归家的闺女,话不怕多就泊生疏。

  她的表现异常亲呢,毫无半丝隔阂,又是吩咐上茶,又是嘱咐备妥糕饼点心,早熟的甜柿和柑橘更已切片摆盘,就等着客入享用。

  井府有钱是众所皆知的事,看得出大手笔的摆阔,「流月亭」的建筑面对一池荷花盛开的美景,光是一个凉亭就足以容纳百来人,半圆形的栏杆是大块雨花石切割而成,脚踩的石板是青玉所制,四周还有可收放的纹峭紫纱垂帘。

  人就算不贵气,一站在亭子里也显贵了,秋风一吹扬起轻纱,烟雨不生也蒙蒙,映照出流霞般的绝景。

  「如玉婶娘,你欺负人,人家都来了好些日子了,怎么不见你家公子?向云哥哥真的忙得无法见我吗?」罗云瑶美目一睐,小有怨言,声音似黄莺出谷。

  婶娘只是称呼,用来拉近彼此距离,并非是真的姻亲旁戚,她是官家出身的大家闺秀,岂会不知人情世故,这点伎俩府里的嬷嬷早教得透澈。

  「哎呀!婶娘怎会一人呢?码头上有批货担搁了,他正在处理呢,待会儿我喊个人叫他先歇一会,不见见咱们貌美如花的瑶儿该有多吃亏呀。」二夫入脸上笑着,心里不知骂过儿子几回,在这节骨眼上他居然给她不见入影。

  蝶翼般的羽睫轻眨,罗云瑶垂目浅笑。「是供给朝廷的盐吗?向云哥哥也跟我客气了,我爹是个官,事情不就是他说了算,哪需要这般瞎忙和,交代一声就不会担搁了。」

  盐分有官盐和私盐两种,官盐是官派的盐商负责买卖和运送,先是宫里和朝中大臣,而后才是富商仕绅,一般老百姓吃不起。

  然而盐又是民生用品之一,缺它不得,因此朝廷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由私盐暗地里流通,只要不太过分,通常是默许它的存在。

  但赔本的生意没人做,有钱赚个个抢破头,贩盐的暴利令不按朝廷法规而行的私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纷纷争食这块大饼,导致市场的价格大起大落,影响到官盐的营收。

  国库少了收入,在上位者自然震怒不已,下令严查,因此不论是官盐或私盐现今都经营团难,上有贪官刁难,下有私盐分赃不均,处境苦不堪言。

  至于手握盐令的井府,是盐潜两得意,不但卖盐获利甚丰,运河上亦有三十几艘载货大船,南来北往的运送货物,舍了井府,水上通路就没了。

  罗云瑶言下之意十分明白,再呆的人也听得出来,官、商自古勾结,鱼帮水、水帮鱼,井府想要点好处并不难,只要点敲对了,大家都能顺风顺水,各取所需。

  她这话一出,二夫人就懂了,赶忙扬声吹喝。

  「旺财,去把你家二爷找来,就说娘想儿子了,他要敢不来就别认我这个娘。」她撂下狠话,定不让亲儿白白浪费大好机会。

  「是的,二夫人。」一个四十开外的男子应了声,脚步飞快的离去。

  微风带着荷花香气,早该谢了的花儿因为池底引进山上的温泉,因此终年常温,不见结冰,花序被搅乱了,四季荷满池塘。

  一壶白毛尖在小火炉上热着,袅袅清香是茶叶的芬芳,亭子中央的石桌旁坐着风韵犹存的妇人和姿容艳丽的娇容,两人品着香茗,不时掩唇娇笑,似乎聊得非常起劲。

  但是,谁都看得出这只是表面的和谐,想要个家世出色媳妇的二夫人不断地陪笑找话聊,不想冷落千方百计寻来的娇客,而不耐久候的罗云瑶已有些许不耐烦,有一搭没一搭的虚应着。

  一个一头热的留人,一个等得心火上升,各怀心思的两人都笑得很牵强,怒意同时指向一个人,对他的迟来多有怨言。

  就在两人喝了三壶茶,磕光两盘瓜子、一盘水果,吃了几片糕饼,正想走人之际,一身绽青衣衫的井向云这才姗姗来退,面色冷峻地好像这儿是冰天雪地的北方荒城。

  「啧!要见你一面可真难呀,我都快忘记自个儿子的长相了。」二夫人先数落儿子一番给外人看,表示她不偏私,该骂的还是得骂。

  井向云拱手作揖,神态冷然。「娘,孩儿还有货物尚未清点完,一群工人等着我发落事情,你有话请长话短说,别给延误了。」似乎没瞧见玉颜娇艳的美娇娘,他神色端正、目不斜视,深幽的黑瞳中只映出娘亲发恼的容颜。

  「忙忙忙,全是藉口,咱们府里就只有你一个做事的爷儿吗?再忙也要停下来喘口气,陪娘闲聊两句吧。」二夫人刻意拉他坐下,身边紧邻的位置坐着的就是娇媚的佳人。

  美人在侧,是男人岂能坐怀不乱?她要的是小俩口刹那间看对眼,成就一桩美事。

  「入秋了,各地的商货赶着年底出,十几座大仓库堆满了要运送的货品,孩儿一刻也不得闲。误了商家的货赔钱事小,损及商誉就得不偿失。」井向云说得甚为严重,仿佛运货的事没了他便不行。

  其实,他哪来的事忙?担心他揽权的大夫人早把他手边的工作移转给自己的儿子,藉着老爷不管事,培植大房的势力,安插了不少娘家人进来。

  秋天一到是最忙碌的季节没错,稻子熟了、鱼蟹肥美多产,通通赶在下雪前要往京里送:南货北送,北货南下,码头跟过年一样热闹。

  以往的井向云此时的确是忙得马不停蹄,春、秋两季是最辛苦的时节,大船运货也运入,外乡的游子都会回乡过年节或中秋。

  可是这一、两年来,他渐渐空闲了,府里的生意也不太能插得上手,他有意无意的被架空,只能处理一些零星琐事,大笔交易已不经他手。

  不过,这正合他意,大房的打压让他有机会向外发展,老太爷去世前已经将马匹市场交给他负责,目前归在他名下的三座养马牧场已扩张到七座,每年贩马数量超过千匹,进帐相当可观。

  「就说你不会做人了,多和官家打打交道、走动走动,人一亲,还J旧通关批文下不来吗?你这浑小子还不快张大眼瞧瞧身侧的瑶儿,她不就是你命里的贵人,还不赶紧给人问声好?」傻愣愣的干什么?平时的蛮横哪去了?

  一听二夫人提到自己,罗云瑶粉腮酩红的低下头,娇羞无比地以眼角轻睐井向云。

  「罗姑娘。」他就招呼一句话,不多不少。

  她羞怯地轻应一声,「向云哥哥。」

  一个「罗姑娘」,一个「向云哥哥」,两人连眼神都没对上,激不出半点火花,看得一旁的二夫人干着急,忙着拉拢两个不熟的年轻入。

  「哎呀!怎么就害躁了呢?多聊聊嘛。你俩年岁相当,我看着也相衬,郎才女貌、佳偶天成,若能赶在年前办桩喜事,我这老入家明年就能抱孙了。」二夫人推推儿子,要他主动些,别错过这门好姻缘。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