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财奴童养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财奴童养媳  第17页    作者:寄秋

  井向云脸色微变,牙一咬。「多谢大哥的关心,我想我们『夫妻间』的事还不劳你操心,不送了,莺声嫂子还等着大哥过去看她和肚里的孩子呢。」

  他特意加重语气强调「夫妻间」,眼神更己现出火气,小俩口的事轮不到外人插手,他们自有他们相处的方式,由不得他人说嘴。

  末了,他还提醒大哥可是有妇之夫、快当爹了,得多替孩子积点阴德,最好别妄想别人的妻室,趁早清醒勿再有妄念。

  听出他话中的讽意,井向天神情一冷,但显然不把他的气恼看在眼里。

  「清雅妹妹,如果心里真的过不去的话,记得向夭哥哥随时都在,我有让你依靠的肩膀。」想哭就到他怀里来,他的胸怀随时为她敞开。

  陆清雅征了一下,如常地微笑点头,没人看出她内心方寸大乱。「嗯,谢谢大哥?!」

  「好,那我走了,你自个记着多添衣添饭,别给冻着、饿着了。」他笑着揉揉她头顶,表情平和得像个疼爱妹妹的好大哥。

  井向天走了,可井向云看出他眼中仍带着一抹不罢手的坚决。

  「我没让你穿衣吃饭吗?你这颗没石榴重的脑袋点什么头?瞧见没?我在生气,快说两句好听话安抚我。」什么饿着、冻着?大哥当他连自己老婆也养不起吗?

  不发一语地看着闹别扭的男人,陆清雅拿开他环住自己腰身的手臂,站直身子。「他有说错吗?你娘的确有意撮合你和另一名女子,他好意来告诉我,只是不想我为你所伤,我才是被你们牺牲的人耶,我都不气了,你气什么?」她才是最该怒火中烧的人吧。

  「你不气?」他皱起眉,冷冷瞪向她。

  她反问:「我能气吗?娶不娶是你的事,难不成我哭哭闹闹就能当作全无这回事?而你又岂能周顾二夫人对儿子的殷切期盼,不受出身所累?」

  「我对你怎么样你怎会不清楚,真能无动于衷的看我另娶他人?」至少他就做不到不受她影响,对她,他是全无保留的沦陷。

  如今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已不只是少年时期硬被长辈凑对带进门的童养媳,而是真正的妻子。情慷日积月累,他看着她由小小的身板长成清妍动人的小女人,心中期待着她每一天的改变。

  因为认定了她会是他的妻,所以他任由自己的情意一日日加深,没有旁的想法。她就是他一辈子的牵绊,唯一愿意相守至白头的人,谁也不能放开谁的手,要一起走到最后。

  面对他的质问,陆清雅微微白了小脸。「你对我很好,好到我作梦都会笑醒,有好吃,好喝、好玩的,你总不忘带上我一份,把我宠得越来越娇气,更对你颐指气使。」

  「哼!说得好像把我捧上夭了,为什么我听出还有但书?」她话根本只说到一半,下文绝对不中听,让他听了就火大。

  不愧是长年相处、形影不离的「自己人」,井向云对她的了解果然十分透澈,接下来的话肯定会让他气得跳脚。

  「但是,这世上不是只有你和我而己,我们也有力有未逮的时候,命运的安排总教人无言,『身不由己』是一句老话,却是最贴切的事实。」所以她才想反抗命运,不再做别入棋盘上的棋子。

  他瞪着她。「我要把你房里的书全烧了,看太多书把你都看傻了。」

  「智者多虑,傻子没烦恼也是好的。」她附和的点头,不是有句话说「生儿愚且笨,开心过一生」吗?

  井向云瞪她无用,气愤地将她拉进怀里。「不许犯傻,我就只要一个陆清雅,你要相信我。」

  陆清雅笑了,表情却给人哭泣的错觉。「你能不娶罗云瑶吗?她才有资格做你的正妻。」

  即使她重生了,那也是不变的事实,她还记得上一世自己站在低矮的围墙边,看他一身红蟒袍,面露喜色地将新嫁娘扶进新房,一夜红烛燃烧,而她的心,碎了一地。

  「不让我吼人你不痛快吗?我气得真想把你掐死,你还笑……」葺地,他黑阵闪过一抹锐芒二「你怎么晓得娘中意的官家千金叫罗云瑶,连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呢?这个……听……听别人说的。」她忽地心虚,眼神闪灿不敢直视他。

  罗云瑶,曾是她前世短暂生命中最渴望成为的女人,有爹娘疼爱,有无懈可击的家世,据说能兴旺夫家,不仅深受婆婆喜爱,夫君也对她百般怜爱,几乎所有的好事全发生在她身上了。

  「别人是谁?」他追问。

  「……大哥。J她呐呐的说。

  井向云面上带笑,眼底却全无笑意,以手轻抬起她下领。「你要我找大哥对质吗?」

  她抿紧唇,执拗地与他对视,就是不愿再开口。

  爱得多的人注定吃亏,半响后,先败阵的是井府二爷。「对我,你还需要隐满吗?」

  「向云哥哥,答应我一件事,井府不久后将遇上重大团难,你若许我一个愿望,到时我便会先知会你。」很快地,不会太久「那件事」就会来了。「什么事?」他问。

  她摇头。「你先允了我。」

  「好,我允你,不论你要什么愿望。」哪一回他没顺着她?她一使性子,十头牛也拉不住。

  「时候到了我再说。」太早说破,说不定会另生变故。

  他点头,把她搂得更紧。「我不喜欢你对我有秘密,那种捉不住的感觉让我非常不安。」

  「向云哥哥……」重生的事太离奇,至今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别人又怎会相信她的奇遇?

  她不说,只是因为觉得太荒诞,泊会被视为无稽之谈。

  他低头吻上她,有些发狠地蹂脯她的唇瓣,吻得她双唇红肿。「我不会娶官家千金,娘那边我会负责摆平,你什么也别管地服完孝就好,两年后我娶你。」

  第6章(1)

  皓腕赛雪塑,纤指比春葱,腰肢纤细似风柳,柔弱身姿跨淳韵,楚楚动人红妆女,最是娇美回眸时。

  乍见罗云瑶,没人敢说她不是美人,绝艳的容貌总令众人看得忘了手边的活,两眼发直地盯住不放。

  她一路走来,盈袖暗飘香,镶有彩绣银丝的罗裙似有银月清辉,浅绿色的外衫上是双蝶戏花的图样,每次一踏足,地上仿佛开出朵朵春花。

  但是惊艳过后,大家很快就从迷思中清醒过来,因为她有个和外貌一点也不特的骄横脾气,只因丫头没抱好她心爱的小白猫,吓着了它,她反手就给丫头一个响亮的巴掌。

  「连点小事也做不好,我要你有何用?还不如到灶房烧柴,当个黑脸丫头。」挨罚的丫鬟不敢回嘴,头一低掩去眼中泪水,畏缩地走到最后头。「小雪乖,不怕哦,姊姊疼你。」她对猫都比对人好,轻言声语疼入心坎里。井府的下人没见过长得这般细致的主子,犹如美丽透光的白玉瓷瓶,人人轻手轻脚的侍奉她,连呼吸也放得极轻,仿佛唯恐一口气吹坏了上等白瓷。

  虽然府中过去也有几位小姐,不过全出阁了,她们在的时候也没人家万分之一娇贵,砾石和宝石的差别怎么相比?十个井府千金也比不上一个罗家小姐。

  「这日头真毒,怎么不拿把伞遮一遮?要是把我这身雪嫩肌肤晒伤了,一个个有你们好受的。」罗云瑶不悦的娇斥,下人不能惯,惯久了就会欺主。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财奴童养媳  下一页
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财奴童养媳>>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