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神人大叔天兵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神人大叔天兵妹  下一页

神人大叔天兵妹  第4页    作者:馥梅

  “哎呀,小真,你怎么还穿着这套破衣服啊?”资宏达摇摇头,上前一古脑将手上的大包小包塞到她手里。“来,这是你表姊今天早上特地帮你选购的几套衣服,你赶快去试穿看看,不合身的话,还可以拿去换。”

  “哦?这怎么可以,我……”林艳真有些失措的摇头。

  “小真,我们上去试穿。”吴佳伶微笑地上前,一手接过几个提袋,一手勾住她的手。

  “可是……”林艳真惊慌的望向大叔,她怎么可以接受这些馈赠呢?

  “既然是宏达他们的心意,你干么不收下?等你以后工作有着落,领了薪水,再请他们吃饭不就好了?何必这么在意。”资逸华望着她,平稳地说。

  “就是嘛,所谓出外靠朋友,每个人都嘛有不方便的时候,这时候有人伸出援手,只要心存感激的接受就行了,快上去,给我们来场服装表演吧!”资宏达开朗的说,朝老婆挥挥手,示意把人带上去。

  直到两个女人消失在二楼,资宏达又嘿嘿地笑着,靠向资逸华。

  “我说‘小叔叔’,刚刚你们在忙什么啊?”

  “‘我’在睡觉,让累了好几天的身体好好的休息,没想到又有不速之客上门捣乱。”资逸华冷哼。“宏达,你那颗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帮爷爷奶奶想办法让你早点结婚啊!”资宏达笑了笑。开玩笑,爷爷奶奶开出条件,只要能促成小叔叔的姻缘,天母那栋占地五百多坪的别墅就要送给他耶!“唉~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个小儿子啊,你都已经高龄三十了,还要让他们操心到什么时候啊?他们也不过是想享受一下含饴弄孙的乐趣,你想想,他们还有……”

  “资宏达!”资逸华额冒青筋,咬牙打断他。“三十二岁才结婚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教?更何况我可是你的长辈!你要我找我大哥告状,说他儿子对我没大没小的吗?”

  资宏达翻了一个白眼,爷爷奶奶是不会怎样,疼爱小儿子,也疼爱他这个长孙,可是他那年轻爸和年轻妈就不一样了,疼弟弟疼得像什么似的,他这个儿子只能哪边凉快哪边蹲。

  据说,是因为他小时候像个小恶魔,让两个初为人父母的年轻人焦头烂额差点崩溃,而小叔叔在他两岁的时候出生,像个小天使,不哭不闹,吃饱睡、睡饱吃,婴儿用哭来沟通,可是小叔叔不是笑,就是啊啊啊的用“说”的,好带好养得要命,从那时候起,他这个儿子就不值钱,被丢到一边自生自灭了。唉~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嘴贱,我脑残,我大脑装黄色废料,我……”

  “你是白痴!”资逸华打断他,忍不住失笑。“知道自己的缺点,表示还有救,以后好好的改过就行了。”一副宽大为怀的样子。

  “去你的!”资宏达在他肩上捶了一拳。楼梯传来声响,他抬起头来,“啊,她们下来了。”

  资逸华转头望向楼梯,一个身穿粉蓝色长洋装的女孩慢慢的走下来,原本绑成马尾的杂乱长发,此刻柔顺的垂放下来,大大的眼睛闪着不安无措以及羞怯的光芒,还有那有些苍白的圆圆脸蛋,此刻颊上染上了两朵嫣霞。

  羞怯的视线对上惊艳和欣赏,两人视线交缠,气氛瞬间变得有些……粉红。

  “啊,没想到小真打扮起来这么可爱漂亮,可以进军演艺圈了!”资宏达不识相的声音干扰了两人之间有些失常的气氛。

  资逸华撇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第三章

  住在这里的这些日子,林艳真知道了大叔是个经纪人,而且还是个颇有名气的经纪人。

  大叔一直都很忙,回家的时间都很晚,有时候两三天没回家也都是正常的,所以她的工作其实很轻松。

  唯一的问题就是……

  “你只会炒饭?”资逸华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这盘看起来……好吧,看起来是不错,闻起来也挺香的,吃起来味道也还好的炒饭。问题是,他难得回家吃饭的每一餐,她端出来的都是同样的炒饭,最好是有这么凑巧啦,他不怀疑也难,对吧!

  所以他就开口问了,结果,她竟然说,她只会炒饭!

  “哦,嗯。”林艳真羞愧的低下头,果然撑不下去了。

  “你只会炒饭,却大言不惭的说以后家事由你负责。”他撑着下巴,斜睨着她。“你是以为一道炒饭能混多久?尤其还是完全没有变化的炒饭,配料调味都一样,你以为我像你那么蠢,都不会发现不对吗?”

  大叔还不是吃了那么久。她只敢在心里嘀咕,可不敢说出来。

  “我连续吃了那么多次,没有抗议,是因为我仁慈厚道,因为我是个大好人,林艳真‘小妹妹’。”资逸华毫不客气的戳破她心里没敢说出口的话。

  林艳真一脸他是怪物的表情,好可怕喔,大叔会读心耶!

  “我不会读心,是你的表情太白痴了!”这女人!

  她摸摸鼻子,扯扯头发,不知所措。

  “那……那我会试着做别的菜……”

  “要我当你的白老鼠,我有这么倒楣?”他哼了哼。

  “那大叔想怎样啦,我也是很尽力啊,除了……除了烹饪之外,其他事我都做得很好啊,我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

  “你没来之前,家里也是一尘不染。”资逸华打断她,佣人可不是请假的,只是出国前他把人辞了,而回国之后她自愿递补。

  她无话可说,打扫真的很轻松,除了固定的扫地拖地除尘之外,没有什么好做的,因为他有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她还良好,唉!

  “那……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下个星期一正式上班,我……明天就搬出去。”她低着头,十根手指在桌下缠成麻花。

  说真的,她本来就不打算在这里住多久,不是因为寄人篱下怕日子不好过,也不是因为大叔是外人,自己不好意思叨扰太久,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行踪早晚都会被那些不知道什么叫放弃──放弃整死她──的“家人”找到,到时候可能会给大叔添麻烦。

  不过,她可不是怕了他们,只是顾着最后一点情分,不想和他们真的撕破脸罢了。

  现在,她在这个社区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找到店员的工作,虽然薪资比起以前工作的收入只能算零头,可是这个工作看起来满简单上手,与她的过去是完全不同的领域,所以她应该能够做得比较安心。

  目前,她也不要求什么了,只要让她能温饱,平静过日子就好了。

  “喔,你已经找到工作了啊!”资逸华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之前发现她有找这类的工作,所以他干脆在附近帮她关说一个。

  “对啊,就是大叔上次跟我说好像有缺人,叫我去试试看的那家便利商店,店长说愿意雇用我耶!”她抬起头来,开心的对他一笑。“都是托大叔的福,谢谢。”

  资逸华一怔,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宏达口中形容的“甜美”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她的脸瞬间亮了起来,因笑容而微弯的眼显出一股魅人的性感,清澈无垢的黑瞳,漾着单纯的信任──对他,就像那天她穿着粉蓝洋装,羞怯甜美地从楼梯上走下来一样,让他突然涌起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

  怦然心动?!

  去!不可能!他立即甩开这种离谱的念头,绝对不可能!

  “你明天要搬出去?”他挑眉,一脸怀疑,舀起一口炒饭塞进嘴里。

  “对,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之前也看过一间套房,觉得还不错,所以我决定租下来。”林艳真点头。

  他默默的又吃了好几口,没良心的女人,找到工作就想甩了他啊!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玩具,她以为她能这么简单就解脱吗?别傻了!

  “那家便利商店愿意让你预支薪水?”他横睨她一眼。

  她轻笑。“大叔,这怎么可能啊,我星期一才要正式上班耶!”不懂他为什么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那就是那间套房的房东愿意免费先让你住喽?”资逸华又问。

  “那就更不可能了。奇怪了,大叔,你为什么问这种想也知道不可能的问题啊?”她疑问。

  “你才奇怪咧,既然没有预支薪水,房东也不可能免费让你住,那请问你,你拿什么付房租和押金?”这个笨蛋,蠢得有剩!

  “啊……我忘了。”她怔愣住,总算想到这一层,也有点泄气。“那……薪水至少要一个月之后才能领,然后套房的租金六千,押金三个月,也就是说一次要付出两万四,是我一个半月的薪水,也就是说,我至少要两个月后才能离开……”

  “不止,你还要算清楚你的生活费和固定开销的食衣住行,所以至少要三个月。”吃完一盘炒饭,递出盘子,见她很自然的接过,又帮他盛了三分之二盘,嘴角忍不住微勾,她已经记住他的食量了。

  “真糟糕,我没想那么清楚。”林艳真叹气。

  “怎么?住我这里这么委屈吗?”她那什么表情啊,活像他会虐待她,让她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似的。“我不过是希望有其他菜色能出现在餐桌上,这样都不行吗?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搬走啊?”他故意说。

  “嗄?”她错愕,看见他变了脸,赶紧摇头澄清。“不是不是,大叔你别误会,住在这里很舒服啊,怎么会委屈呢,我是不好意思叨扰你太久啊!”呜呜……大叔别对她变脸嘛,明明大家都说大叔好,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总觉得大叔有点坏,而且,只对她坏!

  “我有嫌你打扰吗?”他冷哼。

  “有啊……呃!没、没有,是我自己不好意思。”见风转舵,赶紧改口。

  “那就乖乖住下来!”

  “可是……我是真的不会烹饪,只会这一道炒饭……”

  “炒饭……”资逸华睨了她一眼,哼了哼。“无所谓,反正我顶多一天也只在家吃一餐,有时候也难得回来,所以,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他摆出一脸施恩的表情,一副等着她谢主隆恩的样子。

  “可……可是……”林艳真有些不知所措,已经被大叔搞得糊里糊涂了,大叔到底是希望她赶紧走人?还是不在意?

  “你还有意见?”他不敢相信,他都这么“委曲求全”了,她竟然还敢给他可是。“你搬走的话,你在阳台种的那些东西谁要照顾?难道你打算把那些东西丢给我吗?”

  “嗄?”阳台那些盆栽是他说要种的,为什么现在变成她的责任?

  “嗄什么?难道那些不是你种的?”资逸华就是故意要看她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太有趣了,能够抒解他一整天烦闷压抑的情绪。

  “是我种的啊,可是……是你叫我种的耶……”她小小声的抗议。

  “你有意见?”斜睨着她。

  “没有。”哪敢有意见啊,呜呜,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最佳写照啊!

  “哼,谅你也不敢有意见。”资逸华哼笑。

  “大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林艳真斗胆发问,这个问题她已经憋很久了,每次踏出这栋房子,走在社区的道路上,和左右邻居打招呼闲聊的时候,她都带着深深的深深的疑惑,不问不快啊!

  “问吧!”施恩似的口吻,眼底却蕴含着浓浓笑意地望向她。

  “大叔,为什么你对内对外两张脸?你不担心有一天人格分裂,或是精神分裂吗?”

  他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放下碗筷,倾身向前靠近她,一脸诡异古怪的神情,然后低低的开口,“你怎么确定我不是早就人格分裂或精神分裂了呢?”

  看见她突然变了脸,一脸担忧惊惶的望着他,终于,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果然,欺负她真是太有趣了!

  嘟嘟──嘟嘟──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愉快”的沟通,资逸华闭上嘴,沉下脸。真是!哪个不识相的家伙打断了他的乐趣!

  “大叔,电话。”林艳真松了好大一口气。

  “我又不是聋子。”他瞪她一眼,她竟然给他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真是……欠整!

  拿起话筒,他的语调转为惯有的淡漠。“资逸华,哪位?”

  “逸华,是我。”邱家伟立即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

  “早?是啊,是挺早的,忙了两天两夜没上床睡觉,直到今天早上十点半才回到家,果然是很早。”资逸华冷嘲。

  “哦,喔,这样啊,呵呵……”邱家伟抓了抓头,真是的,他什么开场白不好讲,竟然讲这个。

  “老板,有什么问题就明说吧,反正我已经很习惯了。”资逸华抬手指了指空了的杯子,林艳真立即帮他倒了一杯茉香绿茶。

  “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只是一件小事。”邱家伟停顿了一会儿才道。

  资逸华闻言,不仅没有松懈下来,反而蹙起了眉头,这个老板的性子他太了解了,越大的问题、越重要的问题,而且还会让他不高兴的问题,邱家伟总会在开口之前先一再地声明,是小事、小问题!

  “说吧,什么事?”总是要知道的。

  “那个……就是李毅不是正在筹备最新专辑吗?”李毅,今年二十四岁,出道五年,影歌双栖,第一年便席卷全亚洲,成为家喻户晓的当红偶像巨星,更在两年前跃上国际舞台,身价水涨船高,而他,就是资逸华一手带出来的,也是资逸华目前为止唯一的破例。

  六年前,资逸华初为经纪人,带着李毅来到他的经纪公司,原本他是有点为难的,最后一时心软,就留下了他们,签了五年的合约。

  李毅出道至今,所有的事务都是由资逸华包办负责,不仅是他的经纪人,还身兼他的唱片制作人,这五年来,李毅人气如日中天,不仅不曾消减,且年年更上一层楼。

  现在他非常庆幸自己当初的一时心软,如今这两个人──李毅和资逸华,可是他经纪公司最大棵的摇钱树!

  唯一后悔的是,当初只签了李毅五年合约,和资逸华甚至没有签约,而李毅的合约在今年初就已经期满,资逸华只向他提出经纪公司和李毅的利益分成,由原本的四六开降为一九开,却没有再续约的打算,幸好,他也保证,只要不太过干涉他们的自由,他们也不会跳槽或自立。

  “是啊,怎么?”一切都很顺利,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就是……哦,你不是向爱凡邀歌吗?”

  “没错,这次的新专辑,我打算全部用爱凡的歌,爱凡的经纪人洪先生说过会转告,也说不会有问题的,怎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资逸华皱眉。

  林艳真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她微张着嘴望着他,竖起耳朵好奇的听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神人大叔天兵妹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馥梅的作品<<神人大叔天兵妹>>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