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七季 > 擒得暖床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擒得暖床夫  下一页

擒得暖床夫  第21页    作者:七季

  而让他应了她的话,能走多远走多远,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为赌这口气就不管她,他想逞英雄,她连个机会都不给,最后倒是教商水瑶捡了个便宜。

  “我当然相信你,但那和这是两回事啊!”一听这个,沈落霞也有点着急,“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已经帮了我那么多,这种搞不好会出人命的事,我怎么能把你拉进来,你就是为了这种理由险些让自己丧命。”

  她倒还责怪起他了!

  鸠明夜突地沉默,她不想把他至于危险中,这当然是很好的,但她不想这么做的前提是,怕把他“拉”进来,也就是说,他本是不在这个范围内的,而她却不在乎把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兄弟“拉”进来,因为他们本就是站一边的。

  她呀,是从没将他视为自己人,怕连累了他,又怎么会找他商量些什么?

  “那我真要多谢你怕把我‘拉’进来了!”他一把夺过桌上的药瓶,扭开盖子就住自己肩膀上倒,也不管他看不看得清肩后的伤口在哪。

  “你干什么?”他以为那是面粉啊?

  “看不出来吗?我在上药,这里不用你了,你去陪虎六他们狂欢吧!”他气得一下就洒了半瓶多,如果她从始至终都只将他当作一个局外人,又怎么听得懂他的话。

  说半天,根本是对牛弹琴!

  “你自己怎么上药!”沈落霞也莫名其妙,她又不是害他,他干嘛又生气,再说虎六他们日日狂欢是他们的事,她哪有那个闲心啊,全部用来照顾他,时间都不够用了。

  “我这不是已经上完了,要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说是上完了,其实是把那一瓶子药都洒完了,地板上一层褐色的粉末,看着教人心疼,这可是她爹很久以前从苗人身上抢来的好东西,这么多年都没舍得用。

  看他还在把纱布胡乱地往自己身上缠,那样子教人又好气又好笑,可终归是气多一点,反正他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她一咬牙,走就走!

  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沈落霞转身甩上了门。

  太阳落山后,太合镇的街头广场中央燃起了不输给阳光的篝火堆,在火堆周围甚至感觉不到冬季的寒冷,男男女女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并没有回家休息的意思,全都三三两两地聚来了广场上,有人带着酒,有人带着肉,大家都是劫后重生,以往成功干了一笔后都是这样庆祝的,只是那回在山上,这次换在了镇里,地方变了,可长久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

  商水瑶完全和当地人打成了一片,啃着胡萝卜跟所有人都聊的有声有色。

  此时正是气氛进入最高潮的时候,大家正喝的高兴,就听谁叫了声:“头儿!”

  沈落霞看着这一大帮子的男男女女,连五十四岁的张大婶也掺合进来了!“你们到底打算这样闹到哪个时候?”

  “头儿,你怎么来了,鸠少爷怎么样了?”

  “不知道!”虽然嘴上说着他们太胡闹,沈落霞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起身前的酒就先灌了一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十分有默契地不再提鸠明夜这个人,只除了一个人。

  商水瑶拿着根胡萝卜硬挤在沈落霞身边坐下,看在他是大恩人的份上,别人当然也给他让位置,刚坐下他就问:“据我估计,鸠明夜应该已经能跑能跳了吧!”

  “你这么关心他,怎么不会自己去看?”她实在有些烦了每见一个人都要被问鸠明夜的状况,她又不是他的奶妈,“他叫你不要去找他你就不去,你就那么怕他?”

  “开玩笑,谁会怕他?是他脾气上来太难搞,教人头疼,如果我硬要去看他,他更有理由避我不见了,真把他绑走又有什么意义,反正我爹喜欢他比喜欢我多,到时被他告上一状,我可惨了!”

  要说难搞,那他们俩真是半斤八两,沈落霞心说。

  真不明白这些少爷公子的一个个都是什么怪脾气,说发火就发火,但又能在人前说出一些不觉脸红,别人都要替他害臊的话,真不知是个什么心理?

  不过一想到商水瑶这样千辛万苦,也都是被她害的,沈落霞也对他黑不起脸,要不是她不辞而别离开鸠家,鸠明夜也不会跑到这里,放了商水瑶的鸽子,那他也就不会跟着追来这里,天天靠喝酒打发时间。

  又灌了口酒,“别瞎想了,他是守信的人。”

  “不过,鸠明夜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军营里可是不准有女眷的,顶多是偶尔请些歌妓什么的助助兴,但也不能长待。”

  对于商水瑶万分认真地问出的这个问题,沈落霞迷惑地看着他,商水瑶眨眨眼,也有点期待地看着她,好像指望她能给出什么答覆似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像都在等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可沈落霞什么也说不出,只是心里空荡荡的,每次想到那个人要走了,要去很远的地方,她就会变成这样,好像整个人都完全失去了方向、希望。

  她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边关战场,那不是一般男人想去就能去的,去了就能发挥作用的,他们都不是一般的男人,身上肩负的责任也不是能轻易被超越的,所以他们一定要走,她只要清楚这点就够了。

  “商少爷,大家喝得高兴,你别只跟头儿一个人说悄悄话啊,今天不给我们吹曲子了吗?”那边有人喊。

  “吹什么曲子?”沈落霞感到新鲜,这些个粗人也懂得赏文听曲了?

  商水瑶答应着那边,从怀里掏出一支断笛,对她眨眼一笑,意思是她只管看着就好。

  他询问大家今天要听什么,那边你一句我一句,全是些风雅的曲子,一时间沈落霞还以为自己是到了哪个秀才们聚集的会所,看来这些天商水瑶没跟他们白待,还真教了大家不少东西。

  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选曲中,商水瑶已经把笛子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大家全都闭了嘴,喝着自己的酒,听他的曲。

  那曲子沈落霞不曾听过,但她觉得那曲调很适合此时的夜。

  “难得今天头儿在,头儿也表演些什么吧,不能把风头总让给商少爷一个啊。”又有人鼓动。

  “别闹,我哪懂这些东西。”沈落霞有些窘。

  “又没让你也学着吹笛,头儿你以前都会舞刀助兴的,咱们已经好长时间没见着喽。”

  舞刀?拜托,那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了好吧,小姑娘刚学刀法新鲜,舞着玩的,但架不住大伙鼓动,沈落霞也想难得大家高兴,别破坏了这气氛,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抽出刀来,她吸了口气,但愿自己还记得。

  在商水瑶的笛声中,她反转手腕,扭动腰肢,将那刀自空中划出个月牙状,具体也没有什么套路,只是随着笛声做各种动作罢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子一定丑爆了,但大家却都似乎十分欣赏,全都专注地看着她,叫着好,这教她越舞越有信心,好像那心无城府,只想讨大家欢心的小女孩又回来了似的。

  就在一个转身间,笛声未停,她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确切说是身体僵住了。

  大家都奇怪她的反应,好奇她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结果他们顺着看去,只看到了站在人群外的鸠明夜而已。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擒得暖床夫  下一页
第2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擒得暖床夫>>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