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第8页    作者:寄秋

  “你知道他娶的是何人?”乔立春刻意压低声音。

  “谁?”周婶学她小声说话。

  “县令之女。”

  “啊!”难怪了。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

  见周婶讶异得嘴巴都阖不拢,看得乔立春直想笑。“我这个妻子助不了他平步青云,他另寻高木攀附也是情有可原,凡是男子谁不想出人头地,光耀门楣,靠女人又算什么,他日功成名就,扬的依旧是男子的名。”

  “乔家丫头,你一点都不难过吗?”她听了都心酸,乔夫子那么好的人,怎么他儿女的运势都那么不顺。

  “为什么要难过呢?至少离了他,我很快活,还有一双孩子相伴,少了一个男人心更宽。”她以前就觉得男人没什么存在的必要性,男人能做的事她也能,还不输男人。

  只是她现在的身子太娇弱了,弱得风一吹就倒,提不得重物,不过为了提升自身的体力,她每日都提早一个时辰起来练武,在天色未亮前就开始提振体内的气。

  更甚者,她悄悄做了几个小沙包,分别缚于足踝和手腕,好使力道增强,出拳有力,重新打造出强健的体魄。

  她必须变强,还要更强,不然以她一名文弱的和离妇人,以后的麻烦事只多不少,为了自保和保全两个孩子,她一定要强到无人敢轻视,如同曾经的女将军战铁兰。

  “你这心态是好的,好在你看得开,不然日子就难受了。”女人家要单独过活可不容易,她还有得熬。

  乔立春听了只是垂眸一笑,不予回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反而喜欢这种不受拘束的生活,若是她继续待在钱家,迟早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她并非原来的那个人。

  如今正好,远离熟悉的人与事,回到村子重新开始,经过几年的分别,人会变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她受到“巨大打击”才心性大变,谁能说她有错呢,全是命运弄人。

  “娘,你和立春姊姊说什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和小女娃玩着翻花绳的周菊芳忽地转过头,朝周婶挤眉。

  “大人的事你别听,都十五岁了,我都愁白了发,怕你嫁不出去。”是看了几户人家,但大多不中意。

  现今的女子十三岁议亲,十五、六岁嫁人比比皆是,可像周菊芳这年纪还没说定人家,那就有点迟了,难怪周婶都急了。

  可是她本人却不急,一脸笑咪咪的满山遍野地疯玩,还颇为得意她能在家多待几年。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赖着大哥小弟养我,他们敢不养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看谁技高一筹。”听到噗哧一声轻笑,她不满的回头一看。“立春姊姊,你得罪我了,我要摘光你院子里的枣子,不准不给。”

  “好,随你摘,我们娘儿仨也吃不完。”那结实累累的枣果很是喜人,圆润如鸡卵大小。

  之前杂草、杂树清理完后,她赫然发现院子的左右两端各栽了一棵枣树和柿子树,看树干粗细少说有一、二十年了,每一枝枝桠都压得很低,结结实实的挂果,满满都是。

  她很少见到果子长得这般茂盛的果树,而且个头很大,每一颗都饱实圆滑。

  “别胡闹了,那是你立春姊姊家的果子,摘个一篮子吃个止嘴馋也就够了。不过说也奇怪,这两棵果树在乔夫子过世后,每年的结果都十分稀疏,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几颗,可你一回来,果子竟开得满树,真叫人诧异。”如同在欢迎她似的。

  “也许是主人回家了吧,树木也有灵性,知道要报恩。”乔立春感觉风吹过发际,飘送着淡淡果香。

  周婶好笑的一摇头,树就是树,哪来的灵性,乔家丫头书读多了,把人读傻了。“你有没有考虑要卖果子,你看甜枣、柿子的长得多好,准能卖出好价钱。”

  趁着果子价高,多少赚几两银子也好,省吃俭用也能过上大半年。

  “周婶想吃尽管来摘,我打算等树上的果子再熟一点,把一半的枣子晒成干枣,留待冬天给孩子当零嘴,另一半则做成枣子酒,天气一冷好御寒,几口酒下肚,身子也就暖了。

  “至于柿子就做成柿子饼吧!闲时啃两口当零嘴,若是缺银子急用就卖给干货铺子,好歹能救救急。”目前她还不缺银子,她有自信光靠打猎也能养活一家三口。

  “咦!柿子饼,我怎么没想过呢!真是好主意,到时我也来帮把手,你一个人做不来。”没有个男人真不方便,做什么也不称手。

  “我也来帮忙,我喜欢柿子饼。”周菊芳拉着妹妹周菊月,一个笑得爽朗如日,一个羞涩似月地来凑一脚。

  “小馋猫。”周婶朝女儿鼻头一点。

  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的乔雅音看见别人都在笑,她也跟着甜甜一笑。

  第三章  上山捕猎遇缠郎(1)

  “听说了没,隔壁的韩家要搬回来了。”

  “真的吗?他们不是把屋子卖了,死得死、散得散,嫁了的也过得不好,韩家还有后人在吗?”

  “不是有个小儿子吗?应该是他吧!好像十五了,也该是说亲的年纪……”

  “呿!你们都猜错了,是据说打仗死了的大儿子又活过来了,他要带着弟弟回咱们周家村了。”

  “真是玄了,死人还能复活,那周老三的儿子不就能从棺材爬出来?”有人拿着死人开玩笑。

  “嗟!别胡说八道了,说是谎报,战争死的人太多了,难免搞错了。”一堆死人堆在一块,谁分得清谁是谁。

  “那就怪了,抚恤金不是那个谁给领了,人没死也敢要?”这不是膈应人吗?咒人早晚要死嘛。

  “是韩家大伯,那人最贪财了,连自家兄弟的救命钱也敢伸手。你们看他们二房家几个孩子多惨,大丫头所嫁非人,每天从早忙到晚还受夫家打骂,小儿子被他们大伯带走,我去年瞧过一眼,瘦得像只小猴子,二丫头吓得赶紧嫁人,跟着走商的一去不回,就怕被她大伯给卖了。”

  “太缺德了,都是韩家的子孙,他大伯怎么一点也不顾念同宗同源,同个祖先。”人太阴损不会有好结果。

  “是呀!可怜的韩家二房,偏偏遇上了无良大伯……”唏嘘呀!人各有命,外人想帮也帮不上忙。

  在一半都是姓周的周家村中,其他少数姓氏的人就成了他们的话题,津津乐道的对象。

  原本乔立春是众所瞩目的对象,她刚带儿女入村子的那几天,有关她和孩子的传闻不绝于耳,其中有真有假,大家传得非常愉快。

  可是传来传去了无新意,当事人也不当一回事地任人口耳交谈,说久了也会渐渐乏味。

  正当大家觉得无聊之际,新的话题又来了,这一次是住在乔夫子家东边的韩家,一样是双亲病逝,手足离散,在经过一番波折后又回到老宅,把周家村当成最后的避风港。

  周婶一家住在乔家的西边,三户人家是连在一起,格局差不多大小,六、七间砖瓦屋组成,每户以低矮的围墙隔开,个高的一抬头就能看见邻家的院子,包括他们在屋子里的一举一动。

  但这些都影响不了正在削木头的乔立春,她以一把生锈的柴刀慢慢削出矛的形状,一头圆,一头尖锐无比,尖头那端若插入要害必死无疑,而她正仔细地磨出锋利的锐角。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天朝第一娘子汉>>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