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第16页    作者:寄秋

  乔立春心想,她也该把野物送到县城卖,以后她打的猎物会越来越多,平安镇太小了。

  村长假意思忖了一下。“好,我会跟大壮提一提,反正不费事,不过你也要注意注意,瞧你这模样成何体统。”

  丢人现眼的样子也敢出来见人。

  “我怎样了?”她摸摸头发,没乱,就是衣服湿了。

  “你呀,还像个女人吗?去找面镜子照照。”村长嫌弃的甩袖子离开,连多看一眼都嫌刺眼。

  我又怎么了,不就煎坏了条鱼,值得大惊小怪嘛?觉得脸痒的乔立春举起手一挠面。

  “娘,脸黑。”乔弘书干净的手拉拉娘亲的裙子。

  脸黑?

  摸着脸,乔立春往装水的水缸一瞧,一张木炭似的黑脸映入眼中,她大叫一声捂着脸,往屋内跑去。

  一会儿她又提了一桶水入屋内,留在院子里的一大一小男人相视一眼,认命的为她善后。

  第五章  为了生计做盘算(1)

  “你怎么又在做了,不累吗?”

  带着心疼的斥责,出自面有怒色的韩重华口中,他自认自个儿已经很勤快了,趁着入冬前,他几乎日日上山辨摘各种草药,再分门别类地交给弟弟负责暴晒和切碾。

  药有不同的药性和煎服方式,预先做好处理方可方便取药,他们能动用的银两不多,能自己做的事就尽量自个儿动手。

  可是和隔壁的乔家妹子一比,那真是微不足道。

  韩重华擅长的是医,他也专注在这上头,整日辨药、辨药、分药,偶尔出个诊赚点诊金维持生计,而乔立春不仅隔三差五的上山打猎,她还利用闲暇时开垦山脚下的荒地,一锄一棚的将杂草除尽,挖出土里的石块。

  虽然辛苦,但她甘之如饴,流汗得来的结果她十分满意,靠自己并不难,只要持之以恒。

  “就差一点了,快好了。”不用半个时辰,努力了十来天的田地就完成了,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上地。

  根据本朝的主拌结,无主的荒地若自行开垦,不足一亩以内不记名,收成归开垦者所有,也不用缴纳税金,而一亩以上归开垦者私有,三年内免缴税,可自行利用。

  望着一片被翻起的黄土,乔立春心中满是骄傲,这完全是属于她个人的,不用与人分享,只要到衙门做了登记,让里正带人来测量,两亩地的地契便会写上她的名字。

  因为乔家还有个失踪的大儿,在未确定死讯前她总觉得有天乔家的一切要还给他,他才该是继承乔家一切的人,而她不能鸠占鹊巢,毕间她不是真正的乔立春。

  所以她也想拥有自己的家业,等乔立秋出现时,她便将他该得的还给他,不贪这份家财。

  这些日子她打了不少猎物,部分用盐腌了,搁置在地窖里,一部分拿到镇上。

  当个猎户的收入还不错,她卖了两次野物赚进二十七两银子,赚的可不比种了十亩田的稻子少。

  至于剥下来的皮毛她还没打算卖,她想等天气再冷一点才整批卖给皮货商,大枇的买卖较划算,省得她一家一家的卖,累了身子也赚不了多少钱,还得看人脸色。

  她已托人打探城里的皮货铺子,看哪家规模较大、哪家的价钱公道不会瞎吭人,等她弄够了一车的皮毛再上门,那时才好谈价钱,给自己增加一笔财富。

  她短期的目标是拥有百亩水田、五十亩旱地、一座小庄子,当个放租的地主婆坐收其成,曾经的戎马生活太辛苦了,她想松快松快,什么都不想的抚养一双儿女成人。

  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阶段这样就好。

  “我来帮你。”挽起袖子的韩重华下了地,抢过她手中的锄头往下一锄,认真的锄起地。

  “不用了,韩大哥,就剩一点点了,实在不好让你费心。”这人是怎么回事,老抢着帮她做事。

  乔立春不想欠人太多人情,她想她还没弱到需要帮持,可是性情看似温和的韩重华却异常坚持,老认为她需要帮忙,明明她做是好好的,他偏要插上一手表示是举手之劳。

  去他的举手之劳,他没发现他过度的关心已引起村民的侧止吗?偶有流言传出,大家看他们的眼光也意味深远,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嗳昧一般。

  “一边歇着去,少开口。”这土这么硬实,她怎么掘得开,肯定又伤了手,待会得给她瞧瞧。

  韩重华也不懂为何独独对她特别关注,也许是第一次在面摊碰见时,她苍白瘦弱的病容让他印象太过深刻了,因此他一直认为她身子骨不好,做不来重活,才想帮帮她。

  人都有恻隐之心,帮着帮着就习惯了,一见到她就想帮忙,让她省点力气。

  渐渐地,他也没拿她当外人看待,有时他弄了饭菜会端去乔家,或直接留在那边帮厨艺差的女主人烧菜,顺便留下来用饭,最后连韩重阳也会端着空碗来蹭饭。

  好在韩家的外围的围墙较高,外人瞧不见两家院子的情形,而西边的周婶家也不是碎嘴的人,乔立春的名声得以暂且保住,没被人当茶余饭后的话题。

  “……这是我的地。”乔立春无力的抗议。

  这人是牛呀!听不懂人话。

  头也不回的韩重华将衣服下摆一提,往前头的腰带一塞,露出藏青色褶裤。

  “我就像是你的兄长,立秋不在,我就代替他照顾你,你把汗擦一擦,免得风邪入身。”

  这人真唠叨。袖子一抹,她擦掉额上薄汗,喝了口竹筒里的水。“你这几日要入城吗?”

  他一顿。“明日。”

  “那我搭个便车可行。”驴子拉的车比牛车快,她卯时出发,午时前就到了,省了不少时间。

  若用走的,大概要走上一天,她没法当天来回。

  “行呀,伹你要去城里做什么?”他聚精会神,连条地龙都小心的避开,留着它们替土地松土。

  蚯蚓是田里益虫,在土里钻动可挑出地肥。

  “我前两天不是打了一头鹿吗?割下了一对鹿茸,趁着新鲜我想拿到城里卖。”鹿茸价钱很高,够她买几亩地了。

  乔立春的本事大到惊动全村村民,她一个没几斤重的女人居然拖了一头重达两百斤的雄鹿下山,那头鹿的体型有她两倍大,后腿肉比她大腿还粗,她脸色发白地将雄鹿拖进村里,一到家门口就累瘫了。

  幸好隔壁的韩家兄弟合力将雄鹿抬进院子,不然她真没气力再动了,连喝了几碗水才缓过气来。

  村里的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雄鹿,全好奇的跑来乔家围观,乔立春见状便以两文钱便宜卖些鹿肉给乡里,他们个个乐得你三斤我两斤的买回家尝尝鲜。

  一头雄鹿最后只剩一条后腿肉和十斤左右的腰腹肉及一些杂碎。

  乔立春把腰腹肉留下,后腿送给常帮她的韩家,至于鹿杂碎就被周婶拎回炖了一大锅汤,连着周、乔、韩三家都能喝上碗公大的杂碎汤,把众人撑得肚胀。

  至于鹿茸在肢解鹿躯前就已取下,还带着血,被乔立春收入屋里,隔日用热水烫去茸毛,洗出白色的茸角。

  药材行只收处理过的鹿茸,未去毛的鹿茸价格偏低。

  “那对鹿茸有三十斤重吧!”看起来挺沉的。

  “差不多,一只鹿茸十五斤,一对重量加起来应该有三十斤。”她本来还想打只母鹿,可她怕带不回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第1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天朝第一娘子汉>>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