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第13页    作者:寄秋

  “这话就伤人了,小师妹,我好歹叫夫子一声先生,他教过我几年总是事实,知恩图报是人之常情。”他向来尊师重道,不敢或忘。

  乔立春横扫他一眼。“别再叫我小师妹,不然村子里一半的人都跟我攀上关系,我可吃不消。”

  师兄、师姊、师弟、师妹的,她还不头大。

  当初搬回周家村是为求一个平静,这里会和她往来的人并不多,无父无母又无亲戚,她一人独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上无长辈会压她,什么叔叔伯伯、姨婆也没有,多清心呀!谁知她算盘打太美好了,人不可能离群索居,总有些爱生事的邻里没事找事做,譬如这位姓韩的大哥。

  韩重华从善如流的改口,“乔家妹子,立春妹妹,广结善缘是好事,你要多和村子里的人走动走动,让他们多认识你,日后若有难事才会帮扶一把,有些事你一个妇道人家是做不来的。”

  她双眼微闭,像在品尝溪鱼的美味,实则是在克制自己的手别往木叉摸去,将这无耻之人戳穿。“你不用看诊吗?”

  意指他太闲。

  笑了笑的韩重华眉目生辉。“我打算明年三月在县城开一间医馆,不过准备的银两并不充裕,因此在开春前这几个月我都会自行上山辨集药材,好给铺子省点成本。”

  她一听,眼皮子抽得厉害。“你是说我们在山里‘偶遇’的机会,会超乎想象的多。”

  笑声低沉,贯入耳中——“是啊,往后你喊我一声,我们同行作伴好上山,你打你的猎,我辨我的药草,我们各做各的事,互不打扰,若遭遇危险还能相互照顾。”

  “是你照顾我,还是我照顾你。”她可不想拖个累赘,随时随地好像有个人在不远处监视。

  “我是大夫,又是居长,自是我肩上担子重一点,你别离我太远以防万。”意外是不挑人,谁都有可能。

  韩重华的出发点是好的,乔夫子虽只当过他几年先生,但他为人真诚又乐善好施,受过恩惠的人都会想回报一二,将他当年的善举移爱在他闺女身上。

  他没有私心,只有善意,可惜某人不领情。

  “你这是在诅咒我吗?大夫就不会受伤,拐了、扭了胳膊、被落下的石头砸到头、一不小心踩到深洞,或掉入猎人的陷阱,更甚一失足跌落万丈深谷……”

  人不是神仙,灾难来时谁也逃不过。

  “等等,等等,没必要那么悲惨吧!我一向很看重自身安危。”她这才是恶毒的诅咒吧!没一句好话。

  什么拐了、扭了胳膊,还被石头砸脑,最后更惨的是跌落万丈深谷……他与她有那么大仇恨吗?

  韩重华不由得苦笑。

  “我也一样,所以各自保重,我往西山走时你便往东边山头去,我辰时出发,你就己时再走,咱们各走各路,别在山头碰面。”她可不想正在蛰伏时,有个人像鬼魅一般的绕过来叮咛“这鹿太大你扛不回去”之类的。

  闻言,他两眉微微一拢。“我不赞同,山就在那里,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行走。”

  她的要求太强人所难,谁知道他要辨的草药在哪座山、哪个角落,无意撞上也是巧合,哪能强硬分配。

  “成,那你先说说你接下来这几日要往哪个方位,我避开就是。”战家枪法所向无敌,她得避着点,以免有人在她狩猎时认出她所使的招式,继而怀疑她的真实身分。

  他一笑,有些无奈。“不确定。”

  好吧,她换个方式——“你开医馆也兼药铺吧!若是我在打猎时发现珍稀药材,你收是不收?”这样她还可以多一条生财之道。

  “收。”照市价收购。

  “好,那你少上几次山,我多去溜溜,若有好药材一定给你带回来,瞧你瘦胳膊、瘦腿肚,弱不禁风的样子,若是遇上了凶兽想逃都来不及。”只有填兽腹的分,一命呜呼。

  韩重华不禁好笑的想揉揉她的发,取笑她虾蟆嫌天高。“这是我要交代你的话,你倒是反过来还给我,一个女人家别太逞强,适可而止,在家绣绣花、做做女红也是生计。”

  偏生她一样也不会,太为难了。“韩大哥,你为什么要当大夫,别跟我提悬壶济世,救危扶弱之类的蠢话。”

  原本要说的话被她拦截了,他只好照实说。“因为我只会种田和医术,而我太久没下地了,恐怕也生疏了,没能种好作物,不过我有无数求助伤患的经验,当个大夫是正途。”

  他的手是用来救人,让更多的人免于疾病之苦。

  “那你之前在哪个医馆坐堂?”怎会想到在家乡以一己之力开设医馆,没有强而有力的靠山是开不长久的。

  洒楼茶肆、烟馆青楼都有特定的势力把特,有的是权贵,有的是帮派,他们有着各自靠山令他人不敢造次,且再怎么样也不会闹得不可开交,让彼此难看。

  他一顿,笑而不答,眼神幽远的看向潺潺而流的溪水。“你后悔过和离吗?将你儿女带出那个有钱人家,不怕他们日后恨你。”

  “恨就恨吧!为人父母的责任是将他们养育成人,之后的事我就不插手,他们只需对自己负责就好,而且不和离我才后悔,你认为我一个死了爹娘的秀才女儿斗得过县令之女吗?”七品芝麻官的官帽也能压死人,若是从前的战铁兰倒是能压死钱家人,她是从二品的镇武将军。

  “立春妹妹,你的命运也挺多舛,不过自古红颜多薄命,你离红颜……”还有一段距离。

  不是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顶多称得上清妍秀丽。

  乔立春牙一咬,大口地嚼着鱼肉。“不入你的贵眼倒是我的错了,以后我会少在你面前晃动。”

  眼不见为净。

  “我不是说你不好看,而是牡丹、芍药各有风姿,各花入各眼,在咱们这个小地方,你也算是村中一朵花。”他见过比她更美的女子,伹没有一个能有她瞧得顺眼。

  大概是小时候的交情吧!他若未从军去,乔夫子原本属意他为乔家女婿,乔夫子不只一次半次调侃的说他俩很相配,他会是疼妻子的好丈夫,看他什么时候遗媒来提亲。

  那时她才七、八岁,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只当是邻家的小妹妹,他走时她还不及他胸口高,朝他拱鼻子扮鬼脸。

  如今事过境迁,所有人都变了,当年的长辈一个个辞世而去,只留下令人怀念的回忆。

  “不用解释了,越描越黑,我既不是牡丹也非芍药,我是多刺的月季,你少接触我为妙。”谁靠近她就扎谁。

  乔立春拍拍裙子,一看天色不早了,她打算将整理好的猎物带下山,过两日再自行上山。

  谁知一转头,刚吃饱的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难怪听不到他们喳喳呼呼的声音,崎岖的山路对他们来说太为难了,能撑到此时已经很勉强了,负荷不了的体力也到了极限。

  “睡着了。”韩重华脱下外衣,披盖在两个孩子身上。

  “谢谢。”乔立春不自在的道谢。

  “山风较寒,让他们睡一会就叫醒他们,不然容易受寒。”他温柔地说着,不想孩子受罪。

  “好。”

  孩子睡着,两个大人不知该说什么,坐在火堆边看着清澈溪水流过眼前,几条肥硕的大鱼跳出水面,泛起粼光。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天朝第一娘子汉>>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