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第11页    作者:寄秋

  偏偏她却偶上自以为是又好管闲事的男子,凡事以女子柔弱为由横插一手,假施义,真拦阻,让她入山至今一无所获,眼看着无数猎物从眼前掠过,她只能干瞪眼的分。

  “真有山猪是转身就跑,你还能与它对抗不成?山里的野猪比猪圈里饲养的家牲凶猛,而且力量很大,被一撞就爬不起来了。”

  她是哪来的心气以为自己能力拔山河韩重华没法理解乔立春的想法,但看在同师之情,他不会放任她不管,做些危害自身的事。

  我连熊都猎过,还在乎长着獠牙、拱鼻子的四蹄畜生?乔立春小有不满的腹诽。“我也就说说而已,犯不着当真,哪那么多山猪等人猎,能有只蠢免子跑来送死就不错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傻不愣登的灰兔从草丛堆里探出颗脑袋,左瞧右异的摇晃长耳朵。

  见状的乔立春二话不说拾身身边的石头,一气呵成的掷了出去,还不知发生什么事的灰色兔子喝醉酒似摇摇晃晃的往前跳了两步,随即身子一抖,倒地不起,两眉这间流出一道细细的身丝。

  韩重华怔住了。

  这……这是见鬼的运气吧!误打误中、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呃!他一定是眼花了,看错。

  “兔子,痛痛。”

  耳边传来小女童惊奇的不忍声,呆立多时的韩重华这才回过神来,喉头有些干涩的看向已经死透的兔子。

  偏偏有个女人还来加深他的印象。

  “兔子不痛,它死了,晚上吃烤兔肉。”说来汗颜,行兵布阵她在行,拿起锅铲一窍不通,只能做很简单的。

  举凡女人会的女红、刺绣、下厨她全都不会,在她还是战铁兰的时候自有女兵服侍,她只要像个爷儿们似的等人伺候,要喝茶,热茶就来;手臂一伸,侍女宽衣,全不用劳动她一根指头。

  她擅长的只有野营和就地烧烤,取自就近的飞禽鸟兽,放血去毛放在火上烤,洒上盐巴就很美味了。

  “为什么它死了?”她想跟小兔兔玩,乔雅音伸出洁白的小指头,戳戳尚有余温的灰兔。

  “因为它死了我们才能吃它。”生吞活食的滋味就差了。

  她吃过生肉,在围剿敌军唯恐被敌人发视,粮草又运送不及时,她曾下令宰杀任何可见的野物,以匕首切肉生吃来保存体力,不吃就唯有一死。

  “我们不能养它吗?”兔兔可爱。

  “贝姐儿,你想饿肚子吗?”要是把猎物都带回去养,他们的院子很快就满了,到处是牲畜的娄便。

  小脑袋瓜子一摇。“我吃白米饭就好,就多加小葱妙鸡蛋。”她可以不吃肉。

  乔立春一听就笑了。  “兔子的肉能卖钱,剥下兔子的皮也能卖钱,我们才能换钱买白米,不然连鸡蛋都吃不起,也没有白米饭,碗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乔雅音似懂非懂,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吃饱,铺子里有好多白米,她的小手捧都捧不住。

  “她年纪还小,你说再多也没用,她哪听得懂,你得慢慢教。”小孩子最天真无邪了,何苦让她太早接触世间的险恶和无情。

  乔立春难得严厉的板起脸,不自觉散发出慑人的威严。“她没有爹,只有娘,我若不提早教她生存的残酷,哪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她跟我一起去死吗?她必须去面对。”

  就像她爹说的:怕什么就去征服它,不去做怎知做不到,我战天鹰的女儿不是养在笼子里的云雀,而该翱翔天际。

  “你……你这话言重了,孩子需要你,你不该有一丝自己会不存在的念头。”

  她的眼神太锋利了,宛若一把开锋的兵刃。

  韩重华没想到离开了战场他还能遇上有如此强悍气势的人,彷佛铁血将军在训示新入营的小兵,威压全场。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半年前我也不信一向待我如珍如宝的夫婿会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女人休了我,我与他相识七年,并生下两个孩子,他还是说断就断,半丝情面也不留,头也不回的舍我“我有一兄长下落不明,父母先后离世,亲族全无,除了靠自己还能靠谁,要不是我豁出去一条命不要逼夫和离,今日你看到的我早就是一具尸体。”

  若是之前的乔立春,恐怕真落得如此了,她太委曲求全了,不肯拚死一搏,仍相信丈夫还有良心,不会弃病妻不顾。

  但事实上,他根本不管她死话,任由她在病床上苟延残喘,等她一死好名正言顺的迎娶新人。

  还好她来了,不然这对孩子就要受苦了。

  “……”韩重华被她语气中的重话吓到,她的处境有这般艰难吗?逼得柔弱女子得如此自保。

  “所以说你所谓的帮我其实是害我,你不可能事事都设想周全,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都在,因此你得让我学会自立,不求人方能独当一面。”为母则强,她会善尽做母亲的责任。

  韩重华停顿了好一会儿,状似思忖,实则在琢磨她话中含意。“你在前头铺陈那么多,无非是一句话,少管闲事。”

  他第一次做好事还被人嫌弃了。

  天哪!他总算开窍了,没白费她一番口舌。乔立春故作矜持的开口,“非亲非故的,不好受你太多人情,我虽是和离妇人也要名南,你和我走得太近会造成我的困扰。”

  眸光一闪,他勾起唇角。“我明了了,你是怕我危及你的名节,让你没法子在村子里做人。”

  她最瞧不上眼的礼教在此时也派上用场了。“人言可畏,上下两张嘴一动,谁知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语,我一个人受委屈无妨,总不能连累到两个孩子,他们不懂人心能可怕到什么程度。”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不知好歹便是过了,不过这只小的我替你带了,省得碍手碍脚给你添麻烦,两个时辰后在那处山坳会合。”韩重华指着不远处背风的小山拗。

  “那是我的女儿,你不能带走……”

  明明长得一脸正派,行事作风却像无赖,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只见他将孩子往箩筐一放,便摇了摇手往林子深处走走,一闪身,身影隐没在重重迭迭的深绿浅黄中。

  “娘,妹妹她……”不见了。

  乔弘书有点担心。

  乔立春拍拍儿子头顶。“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家就在我们隔壁呢!除非他不回家了。”

  老实说,韩重华肯帮她带女儿,她的确松了一口气,原本她就没打算带乔雅音见识人为了生存所造成的血腥场面。

  偏偏女儿见胡子叔叔要上山,也吵着要跟,不给来又闹脾气,一迳的哭得无声,叫人看得心都碎了。

  “那位韩大叔不会偷欺负妹妹吧?”

  乔弘书小声的说着,眼中不无担优,妹妹还小,不会分好人、坏人。

  乔立春心口一惊,眉头微蹙,韩家老大不会是两面人吧!  “他是大夫,医者父母心,欺负孩子的事做不出来。”

  应该不会。

  乔立春懊恼她怎么没想到韩重华是表里不一的狡诈鬼,外表谦和恭逊,有礼温和,但内在狡猾,带点阴险。

  “是这样吗?”他仍有不安。

  “你要相信娘的话,妹妹没事。”若是有事,千里追杀,她绝不让逞恶之人苟活于世。虽远必诛。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天朝第一娘子汉>>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