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慕子琪 > 娘子生一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生一打  下一页

娘子生一打  第6页    作者:慕子琪

  她满足地又跌回黑暗,紧皱的眉心舒展开来,在他怀里入睡。

  静谧的幽蓝苍穹,弯月隐在乌云后,但在北方始终有颗明亮的星。

  高台上两道黑影,一名年轻人与一位老者,老者抚着白色胡须夜观星象,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出现了,五色石终于出现了。”他盼了三百年的五色石终于出现了。

  相传远古时候,女娲娘娘为了补天,炼出三万六千五百零一颗的五色石,用了三万六千五百颗,剩下一颗五色石下落不明。据说,当年在人类与蛇族立下结界之时,女娲娘娘将五色石给了风家人,尔后就不知去向,直到三百年前,他的卦象里显现,三百年后五色石将在蛇族再度现身。

  他用尽各种方法找寻这颗五色石,只要能得此石,宛若拥有神人之力,眼前的年轻人想要改朝换代也非难事,老者知道年轻人想借他未卜先知的能力,但他又何尝不是想借年轻人之力找寻五色石呢!

  他是个被家族除名的人,他们不过嫉妒他的天赋罢了,说什么他学的是妖术邪法,看吧,没有人算得出的五色石,他却办到了。

  “腾神算,五色石出现在何方?”靳凌摇着手中的黑纸扇问道。

  腾神算又仔细观看天象一会儿,掐指算了算,回道:“南方,应该是在玉虺城。”

  靳凌合上纸扇,点点头,“好,我会派人去探探。”

  “老夫还发现一件趣事,主子应该会有兴趣知道。”腾神算故作谦卑状,投其所好好让靳凌去找五色石,他才能坐收渔翁之利。

  “说。”

  “凤蔚夜来年星象显露凶光,端午前恐有生死大劫,只要五色石到手,来年便是动手的绝佳时机。”

  凤蔚夜的生死大劫除非他能福星高照,否则待他得到五色石后,他会将凤家流放,由他当王。

  “哈哈哈!”靳凌狂妄不可一世的笑声响彻夜空。

  第3章(1)

  屋外传来阵阵莺啼燕语,大清早就顽皮地在枝头嬉戏追逐,破晓的朝日射进无数道曙色,渲染了一屋子的晨光满照。

  风莳萝眨眨双眼,身体的灼烫燥热感已消失,但无力及肢体沉重感仍令她无法动弹……等等!她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并非全因身子虚弱,而是她正被人抱在怀里,还是个男人。

  又是他!

  为何他会在她的床上,且衣衫不整的与她睡在一起?

  如果她现在有力气,第一件事就是狠狠踢他下床。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被他抱得很舒服、很清凉,灼热全消?

  隐约记得昨夜她有醒过来,想喝水却力不从心,这时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他,莫非从她生病开始,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的都是他?

  在模糊的记忆里,他沁凉的身体令全身燥热不已的她舍不得放手……

  莫非他是为了她,就算会再被她骂登徒子也不顾?

  但她想骂也骂不出口,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她。

  现在她这条命是他的了,因为他又救了她。

  她没有陪爹走向黄泉路,这一切难道是爹的希望,希望她可以活下来?

  她可以吗?风莳萝问自己。

  就算不行也得行,既然几次都死不成,想必是爹希望她能连同他的份一并活下去,所以不让她跟着死。

  话说回来,身为一名大夫,她有些惊讶竟有男人会有这么低的体温,是天生异常,又或者他身体虚弱?既然他对她有救命之恩,待她身子痊愈后,可以好好替他调养身体,当作是报答,虽然他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擅自决定她的死活,毕竟还是欠了人情。

  风莳萝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她只有现在可以哀悼,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才是她要思量的。

  这令人心安的怀抱就暂时借她靠一下吧。

  突地,自门口传来一阵交谈声,来人似乎不只一位。

  “白公子,腾公子,少爷正在休憩。他连着三天三夜都守在这儿,请小声入内,不要吵醒他。”特地调来照顾风莳萝的丫鬟燕燕小声提醒。

  只是紫檀贵妃椅上哪有什么人影,白初意和腾曜宇走进寝室时,看到的就是一对男女相拥而眠的情况。

  “你去准备早膳,这儿我们来就好。”白初意亲切的笑容让丫鬟脸微红,她朝两人欠了个身,便走出去。

  支开丫鬟,是为了方便他教训主子。

  “凤蔚夜,你艳福不浅哪,居然抱着姑娘睡觉,好大的福气啊!”白初意凉飕飕的语气让美人抱满怀的凤蔚夜惊醒。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怎么在她床上?

  不对,这张床是他的,她怎么会在他床上?也不对,这床是他让给她养病用的,昨夜因为她发烧得厉害,所以才会这般这般,接着那般那般……

  凤蔚夜伸手摸向她的额头,已经不若昨夜高热的温度,他总算放下心了。

  呃……现在还不是放心的时候,趁她还没醒他还是赶紧离开,免得又被她归类到居心不良的登徒子那一边。

  他小心翼翼将手臂收回来,动作轻巧地下床,就怕吵醒睡梦中的人儿。

  “蔚夜,你的衣服。”

  腾曜宇虽面无表情,可一双眼儿弯弯的,凤蔚夜知道,此刻他心中一定是在窃笑,其一是见他被白初意数落,其二是他像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模样。

  “我向来守口如瓶。”腾曜宇似乎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刻意补上一句。

  曜宇,你可以不用这么贴心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真的不用刻意再说出来。凤蔚夜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

  他和白初意的教训方式……呃,教导他的方式不同,白初意会在私底下对他冷言冷语,腾曜宇向来是不言不语,最多就是丢下像这种“我向来守口如瓶”的话,意思就是要他守口如瓶,他这主子必须警惕自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在外头名义上他是主子,他们是护卫、是家臣,但只有他最清楚,这两个根本就象是他的夫子,他的背后灵,专门整治他的人。

  “初意,昨夜她烧得厉害,所以我才帮她降温,我从头到尾没有做任何逾矩的事。”他可是正人君子,坐怀不乱。

  “没有逾矩的事吗?你和她非亲非故,直呼姑娘闺名叫不逾矩?她不是你的娘子,与你没名没分,抱着人家睡一夜,这也叫不逾矩?那么请教一下凤少爷,什么事才叫逾矩?把她生吞活剥吃干抹净吗?”

  白初意一脸温文笑容,但他犀利的问句才更让凤蔚夜觉得背脊发凉,一切都是权宜之计嘛!

  “她的命是我的,算是我的人,叫她的闺名不为过,再说我是为了她的病情才抱着她睡,这事只有我们知,连她也不知。”她最好还是不要知道,被她登徒子登徒子的叫,实在颇不是滋味。

  他堂堂玉虺城的凤家少爷,多少姑娘家抢着想嫁他,若是换成别的姑娘,什么登徒子,怕不自己送上门才怪,就只有她,赏了他一巴掌,不,两巴掌,这帐总有一天要讨回来的。

  “你的丫鬟燕燕也看见了。”腾曜宇提醒他。

  “我会吩咐她不准说出去。”

  “你要是有这么好心,全城的姑娘发烧怎么不见你挨家挨户去抱着人家睡?”白初意走近风莳萝,再次为她诊脉,嘴里仍不饶人。

  “那不一样。”凤蔚夜立即抗议。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生一打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慕子琪的作品<<娘子生一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