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慕子琪 > 娘子生一打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生一打  下一页

娘子生一打  第5页    作者:慕子琪

  “初意,她真的有双金色眼睛,我看到的时候也吃了一惊。”

  “那就娶了她。”白初意说着风凉话。

  “这太草率了,我对于婚姻可是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既然只想找一个娘子,不好好精挑细选怎么行?”他是个很懒又怕麻烦的人,只想和一个人过一辈子,不想草率而行后悔终身。

  虽然在蛇族里,为了能传宗接代多子多孙多福气,适婚男女成亲后,再嫁再娶也时有所闻,合则来,不合求去,好比买卖银货两讫,只要双方同意离缘,各自再找新对象也并非不可。

  “是是是,你只是想找一个贤德貌美的娘子,可以顺你的眼,如你的意的娘子是不?”这些话听到他耳朵都要长茧了。

  “是呀,应该不是那么难找,但为什么我找这么久啊?”以蛇族人的寿命来说,三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他身为继承人还是该早点娶妻生子,才不会被爹娘整天耳提面命个没完。

  第2章(2)

  幸好近年来爹娘在其他四座都城轮流住,明着说亲民了解族人的需求,暗里是去游山玩水,把公事全交由他处理。这样也好,才不会老把焦点放在他的婚事上,之前还把脑筋动到蛇族第一美人斐家小姐身上去了。

  其实论姿色,他也不输斐家小姐啊……

  凤家少爷天仙美貌艳冠全城,他总是很不负责任地对那些云英未嫁的姑娘颔首一笑,这一笑,别说三魂,就连七魄也一并拐走,他却像个无事人,跟他抱怨没有人顺他的眼、如他的意。

  他眼睛瞎了吗?

  多少适婚姑娘无不希望受到他的青睐,就算他想盖座后宫也没人反对,反正蛇族人口少,生产报国才是王道,他挑剩的才轮到其他人,还有脸说他找不到合适对象。

  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是在说这家伙。

  懒得理他的无病呻/吟,白初意不屑地哼了声。不过幸好有凤蔚夜挡在前头,他至今尚未成亲也有借口,主子未娶,他这家臣护卫怎能抢在前头,嘿嘿!

  “初意,你还没告诉我风莳萝的情况如何?”凤蔚夜回到正题上。

  “她没……”白初意叹口气摇摇头。

  “没救了?!你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神医,没有你医不好的病人,区区一个小女子怎么可能难得倒你。”

  白初意听得直在心里翻白眼。凤大少爷以为他是神仙呀,就算神仙也难救无命之人。瞧他这紧张样,他没有发现自己对这位姑娘的生死在乎得有些过头,就像在担心自己人。

  一抹预感在白初意的心头浮现,或许那个未来的娘子预言指的人可能是她,不过,他还是得好好观察这位来路不明的姑娘,若是让他发现她是被派来对主子不利,他会毫不犹豫下杀手。

  “初意,她的命是我的,你要负责救活她,就算要我再渡灵气给她也没问题。”她的命是他的,他都还没要她死,她怎么可以任意死去。

  “凤蔚夜,你以为你的灵气还剩多少?我现在随便一根指头就可以戳死你。”他当他的灵气是源源不绝是不是?万一灵气没了,他就会死,这个笨蛋主子!

  “可是,你不是说她没救了?”

  “请问凤少爷,你哪只耳朵听到‘没救’两个字了,我只说了‘没’,后面都还没说,你自己就在一旁瞎猜。”

  “那你快说。”

  “你凤少爷要救的人我哪敢让她死在我手上,风姑娘没事了,还好有你的灵气护住她的五脏六腑,虽然她受了严重的风寒,发烧几日在所难免,只要调养月余,应该就无大碍。但令我比较介意的是,她脉象紊乱气血攻心,情绪上应该是起伏很大。”

  “白家的医术果然高明。我去看她了,凤家你熟得很,不送了。”总算放下心的凤蔚夜朝屋子走去。

  这算不算见色忘友?

  凤蔚夜压根没发现,他对待这位姑娘的态度明显与别人不同,一回到家不是将她送往客居,而是送到自己的凤夜居,压根就把她当自己人嘛!

  白初意不过虚长他两岁,却觉得自己像个老头子一样整日嘘长叹短,遇到这样任性的主子,他还能如何?

  似乎感觉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风莳萝只觉得自己像破碎的布娃娃,全身除了酸痛,还感觉到灼热感,她猜想,她正在发烧中。

  身体不适的痛楚在在向她证明了一件事──她还活着。

  是谁救了她?又是他吗?

  他叫什么来着?姓凤?姓风?姓冯?还是奉?

  由此可知她是多么不在乎他的名字,只是落水前那张惊惶的表情,到现在仍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就是他那不愿她死去的表情纠结在她梦境里,害她连休息闭眼时,看到的还是那张脸。

  素昧平生的,不过一救之缘,何苦这样缠扰着她呢?

  喉头肿胀得连说话都有困难,她好不容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全然陌生的摆设,但可以看出应该是大户人家,否则哪会在床头有这些精致雕刻,只是这床未免大得离谱,几个大男人睡应该都绰绰有余。

  一盏油灯搁在外厅桌上,看来现在应该已是夜晚,但不知她睡了多久?一天、两天?或着更久?

  风莳萝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目眩,她想撑起身子却力不从心,唇间逸出虚弱的轻吟。

  “你醒了?”听到床上有些微骚动声,浅眠的凤蔚夜立刻从贵妃椅上来到她身边。

  “水……”她声音喑哑,极为困难才吐出一个字。

  “想喝水是吗?马上来。”他倒了杯水,扶起虚弱的她将杯子送到她唇边,见她喝了几口后摇摇首,才将杯子放下。

  “莳萝,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见她苏醒,凤蔚夜的语气带着一丝的喜悦,声音里满是关心。

  “热……”她真的好热,热到想必连粥都可以煮熟了吧。

  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他伸手贴着她的额头,被她高热的体温给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烫?白初意有交代,说是她灌了药后会发烧,但烧退之后只要静养就可痊愈,她都已经发烧三天三夜,怎么还不见她退烧?白初意的药不可能没有效。

  好冰凉的触感啊!他的手搁在她额上出奇的舒服,风莳萝用尽全身力气才举起双手,紧贴在他的手背上,好像一个快干渴而死的人,看见一口井,恨不得将井里的水全部喝光一样。

  呃……现在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将手放在他手上,她是不是神智不清了?

  “凉……”闭起眼,她因浑身燥热暂时得到舒缓而吐了口气。

  “我吗?”是的,与她高烧不退的温度比起来,他冰凉的体温甚是舒服。

  “你不会是想要我的体温吧?会不会清醒之后又不认帐,又说我是登徒子?”凤蔚夜喃喃自语。

  她铁定会的。可是放着她发热的身子不管他又于心不忍,他的冰凉对她来说应该是减缓燥热的好方法,而且他还能替她吸些热气,她应该会好得更快才是。

  “莳萝,你的命是我的,我会救你的,就算再一次被你说成是登徒子我也认了。”

  为了替她的解热,凤蔚夜脱去鞋袜与外衣,微露出他精壮的胸膛,上床将她揽进怀里。一拥她入怀,他只觉得象是抱住一团火球,倒是风莳萝毫不客气地往他怀里靠,冰凉凉的触感实在太诱惑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生一打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慕子琪的作品<<娘子生一打>>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