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吾妻难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吾妻难宠  下一页

吾妻难宠  第3页    作者:朱轻

  卫旬将程元秀放倒在岸边,拍了拍她的脸颊,「喂!」

  程元秀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如纸,一双眉儿紧紧地蹙着,她的衣衫浸湿,勾勒出她的曼妙身姿。

  卫旬又晃了晃她,「没死就睁开眼啊,我还有事要忙!」他连叫了几声也不见对方转醒,稍作踌躇之後没好气地说:「真麻烦。」

  卫旬用大手捏住她的脸,然後俯身贴了上去,他毫不犹豫地含住了那张被他捏得嘟起的红唇,然後鼓起了腮帮子用力地渡了几口气过去。渡气完毕之後,程元秀还是没有醒,卫旬眉头拧成个川字,又将双手交叠在她的胸口上,可当他厚实的大掌触碰到她胸前的一团柔软时,下意识地又把手收回来……

  不过他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又把手压了上去,反正嘴都亲了,摸就摸吧!可眼前的女子看起来那麽弱不禁风,脆弱得彷佛一压就会碎,所以他又不敢使大力气,只能努力将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卫旬撑直了双臂向下挤压,湿透的衣衫之下是他因为刻意压抑着力气而凸起的肌肉。

  不过亲也亲了、压也压了,她还是没有醒,卫旬有些急,只好捏着她的脸准备再来一次。可当这一次他将大脸凑过去的时候,程元秀冷不丁地一动,咳出了一口水来。

  卫旬被她喷了一脸水,又见她眼睫微颤,一时间便呆在那里。

  程元秀缓缓睁开眼,水盈盈地黑眸望向眼前的男人,细密的水珠沿着他挺拔的鼻梁和方正的下巴滑落,那是一张充满了男性魅力的脸,深刻而端正。他的头发很短,只到脖颈处,因为沾了水而微卷,狼狈地黏在俊脸旁,此刻正滴滴答答地往下落水。

  程元秀怔了怔,他是谁?

  不过很快,胸脯上传来的压力与灼热唤回了她飘散的理智,程元秀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俊脸,又低头看了看那只按在自己胸口上的大手,满腔的灼痛感中便贸然钻出了一股羞愤。她深吸了一口气,又豁然擡头看向他。

  卫旬顺着她的目光一看,立刻把手缩回来,「你别误会,我……」话音未落,便听得啪的一声脆响。

  「登徒子!」

  卫旬的侧脸当即浮现出了红印,他的瞳孔骤然一缩,眼底迸出了戾气。

  她竟敢打他,还骂他登徒子?从小到大,没人碰过他一根汗毛,就连大哥揍他时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扔过来的东西就没有一次能砸到他。可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敢对他又打又骂!

  卫旬的眼神令程元秀更是害怕,忍不住想要推开他逃走,可刚有动作就被卫旬扼住了手腕。陌生男人的忽然袭击令程元秀彻底清醒了过来,也彻底乱了阵脚,他的力气好大,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些什麽的话,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极度恐惧之下的程元秀脱口尖叫了出来,可在刚喊出一个音节时就被他又急急地捂住了嘴。

  「你这个女人怎麽这麽不知好歹。」

  「唔……唔!」程元秀死命挣紮,自由的那只小手不断朝卫旬挠去。

  他的脸被抓了好几下,情急之下,连颈间那根串着一枚鲛珠的红绳被抓掉了也没发觉。

  卫旬有些恼了,扯下程元秀腰间的腰带塞到她的口中,然後又抓住了那两只不断作乱的小手,见她无法再动弹了之後才有工夫缓口气,「疯女人!」他低咒了一句,本还想再说点什麽,却倏地耳朵一颤,听到了些动静,卫旬擡眼望去,远远地瞧见有一行人朝这边走来。

  他咬咬後槽牙,附到程元秀耳边,「若有人问起,你便说是你自己游上来的。」

  程元秀没太听明白,只是不断地唔唔挣紮。

  卫旬怒道:「若不想名誉受损,你就听我的。真是的,怎麽救了你这个蠢货!」

  程元秀闻言一怔,有了片刻的安静。

  卫旬叮嘱道:「有人过来了,说话时动动脑子。」

  程元秀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口中的腰带被人抽走,箝制着自己双手的力道也没有了,她软倒在地上,急促地喘了几口气。

  没过多久,姊妹们夸张的惊叫在旁边响起,「哎呀,二姊姊这是怎麽了?」

  几名少女围了过来,却没有一个人肯上前将她扶起来。

  程元秀勉强撑起身子,又向四下看去,可是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那个人消失了。惊愕与恐惧散去後,她这才察觉到了刺骨的冷,忍不住整个人都打起了颤。

  「小姐!」是她的婢女沛玉的声音。

  沛玉从几人之间钻出,扑过来伏在程元秀的身边,「小姐,您这是怎麽了?」她只是去取个手炉,怎麽回来小姐就这样了?

  这时,围在周围的几名少女皆是用满脸看好戏的表情瞧着程元秀,其中笑得最欢的高挑少女就是程元珠,程府的嫡女。一听沛玉这话,程元珠立刻笑吟吟地说:「这你还看不出来?掉水里了呗。欸,快劝劝你主子,眼睛不好就别乱跑了。」她用帕子掩唇,倨傲地咳了咳。

  「眼下可是正月,若是府里闹出了人命多晦气呀。」

  「说得是呢。」有人搭腔。

  「依我看呀,某些人就是故意的,嫉妒都城侯的人来向咱们四妹提亲,所以闹出这许多事情来。」她口中的四妹,便就是程元珠,程元珠是程府的长房嫡女,不过却不是长女。

  大房最先出生的是程元秀,不过因为她是妾侍所生,所以一直不受重视,在她的娘玉姨娘生下她两年之後,大夫人才生了嫡女程元珠,她出生之後,程元秀母女便更受冷落。

  不过因为二房、三房也有子女,所以她们一个排行二,一个排行四,若论起来,程元珠本该称程元秀为庶姊。

  可程元秀性格安静,本就不太受程老爷的喜欢,再加上前几年忽然患上眼疾,如今看东西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虚影,就此便也耽误了婚配之事,长到了十八岁还没有嫁出去,所以在家中的地位更是一日不如一日,除了沛玉还算忠心以外,连家仆都敢给她脸色看。

  但只有她自己明白,她的眼疾是怎麽一回事。其实在她及笄之前,就已经有人上门来提亲,但大夫人给她择选的全部都是为人妾侍的亲事,程元秀知道大夫人不喜自己,也知道身为庶出,她最好的归宿也就是给人家做续弦。

  可她不想这样,这些年她太清楚娘为人妾侍的心酸,所以自己绝不肯再重蹈覆辙,宁可不嫁,也绝不做妾,所以她便谎称自己眼睛看不清了,以此来规避婚事。可她的忍让和规避,却依旧换不来平静无波的生活,面对着姊妹们的冷嘲热讽,程元秀不发一语。

  她浑身的力气似乎都随着那逐渐消失的恐惧感溜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疲倦与彻骨的寒冷。程元秀拉着沛玉的手,打断了她担忧的询问,「我没事,扶我回、回去吧。」她的声音发颤,牙齿在止不住地打架,身上的那件大氅不见了,她只穿了一件罗裙。

  冬日的湖水已经结了冰,现在湿着身子再被风一吹,真是冻得够呛。

  沛玉吃力地将她扶起来,「小姐,您怎麽……」

  程元秀打断她,「是……是我自己不小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吾妻难宠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吾妻难宠>>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