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堡主好记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堡主好记性  下一页

堡主好记性  第12页    作者:米恩

  只是看了半天,她很是挫败,才想开口回答自己真的想不起两人之间是否曾经相识时,忽地被他由怀中掏出的一抹白影给吸引住。

  那是她的手绢!是她第一次亲手绣字的手绢。

  「这怎么会在你手上」她低呼,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俊美的脸庞瞧。这手绢她记得送给了……

  「钧—」

  在她惊叫出声的同时,一抹黑影倏地直俯而下,刹那间,一股阳刚的男性气息笼罩而来,她刚逸出的惊呼也在霎时教人给吞噬而去。

  她的唇,教他给夺了。

  他吻她,热切、狂烈的吮吻。

  那张俊美脸庞离得好近,他的吻轻柔绵密地烙在她因愕然而微启的檀口,秀挺的巧鼻与他直挺的鼻梁来回磨蹭,炽热的气息洒在她细腻的肤上,带来足以燃烧她心灵的震撼。

  他辗转留连地吻着她如花的菱唇,灵巧的舌长驱直入,不停在她唇齿间勾弄纠缠,健臂一揽,他搂过那馥软纤腰,另一掌托住她的螓首,更加深这亲昵的接触。

  他含住她的粉嫩唇瓣与馨软小舌,几遍舔吮卷弄,她身子轻颤、心神荡漾,小手下意识揪住他的襟口,盈着讶异的眸缓缓阖起,沉迷于他带给她的热烈情意。

  第4章(2)

  良久,展少钧终于离开那勾人魂魄的嫣红唇瓣,低头深望着怀中人。

  她眼神迷蒙,被他尝过的唇红润艳丽,雪白颈间泛起漂亮的玫瑰色泽。现在的她美艳诱人得像朵盛开的牡丹,教人想再次俯身撷取那动人的芬芳。

  「想起我是谁了?」温和的嗓音因方才的激情而低沉几分,长指轻刷那抹因他肆虐而略肿的红唇。

  低沉的嗓音拉回柳飞雪飘忽的思绪,迷蒙水眸倏地清亮,她轻眨眼,意识到两人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拥吻后,小脸迅速攀起热潮,羞愧得直想跳下船。

  她轻点头,敛下眉睫掩去无措,低声轻叫,「钧哥哥。」

  她记起了。眼前的男人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更加出类拔萃,那张曾经青涩俊秀的面容也变得俊美无俦,眉宇间的温柔仍在,只是多了股傲视众人的英气。

  展少钧眸光泛柔,因她那声久违的叫唤。「你该改口叫相公了。」

  看着他清俊的面容,柳飞雪故意不唤,雪白如编贝的皓齿咬着唇,控诉地说:「你骗我。」

  展少钧剑眉一扬,被她天外飞来一笔的指责搞得有些莫名,「我何时骗你?」

  柳飞雪清冷的面容因为忆起两人的过往而稍稍沁了些暖意。

  「十年前,你答应会回来找我的。」他说谎,那日一别后,她再也没见过他。

  原来是这件事呀!

  她真变了,没了儿时娇憨的神情,喜怒哀乐皆不形于色,即便此时是欣喜的,却也不表态,只是这么静静的瞅着他,跟他要一个解释。

  他心疼的搂紧她,不让晚风侵袭她单薄的身子,徐声说着那时的情况,「次日一早你便让你爹娘给接了回去,连同我道别一声都来不及,你要我上哪去找你呢?」

  这妮子当真是忘得非常彻底哪!

  她将他给安置在她奶娘家,却从未向他提及她自个的家在哪儿,更何况,他离开杭州后,便辗转到了京城,而后又到北方,在那创立怒风堡,待他再回杭州时,已是十年后了。不过他也不算食言,毕竟他还是找着了她。

  柳飞雪愣了会,这才想起自己似乎真没和他提过这事,顿时,娇颜爬上两抹红,她有些羞窘的垂下头,「我、我忘了。」

  「你忘的可多了。」他揉揉她的发,就像十年前那般,「你不仅把我给忘了,还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闻言,她柳眉轻颦。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给过他什么承诺?

  十年的时间着实有些久远,更何况这几年来,她的思绪全教另一个男人给霸占了去,根本没多余心思去想别的事。

  抬眸,她决定直接问出口会快一些,「我给过什么承诺吗?我是真记不得了。」

  「唉,看来你不单是将我忘了个一乾二净,就连亲口说过的事都抛诸脑后,真是教人心寒哪……」展少钧夸张的叹道,脸上写满心痛,语调虽是玩笑意味居多,但她将他忘却一事,他的确无法忘怀,只是不打算表露出来罢了。

  闻言,柳飞雪俏脸又是一红,惭愧到差点挖个坑将自己给埋了。

  虽然她与展少钧相识不过一个多月,但他对她的疼爱却是不分岁月,不管是十年前那天真无邪的柳飞雪,抑或十年后臭名远播的柳飞雪,他都是这般的宠、这般的疼,而她,竟将待她这样好的他给忘了。

  「钧哥哥,我很抱歉……」她是真心诚意的道歉。

  她迷糊,要人来找却又忘了给自家住址;她善忘,虽说过了十年,却也不至于将他忘得彻底,合该是她没把心思放在他身上,才会连想都想不起啊!

  「是相公。」他柔声纠正。「从今日起,你对我的称谓,只能是相公或是少钧,因为我不再是你的哥哥。」

  他从没想过当她的兄长,以前没想,现在更不会想,即便她已成了他的妻,他仍不要她这般唤他,他要她打从内心认定他展少钧是她柳飞雪的夫君。

  柳飞雪一愣。

  相……相公

  是啊!她还沉浸在与他重逢的欢乐回忆中,却忘了这疼她入心的钧哥哥已成了她的天,是她的相公。

  得知他是故人,她反倒叫不出相公这名讳,于是她刻意回避,轻声问:「你为何要娶我?」

  之前没敢细问,是因为他与她不过是陌生人,就算心中困惑重重,她也难以启齿。而今却不同,他虽不让她唤,可他仍是她心中的钧哥哥,对他,她可以敞开心胸,可随心所欲的发问。

  「因为你的承诺。」他答,眸底闪过一抹快得教她看不清的情 。

  「承诺?」话题兜了个圈又回到原点,柳飞雪水眸透着不解,却也不多问,就这么静候他的后续解释。

  「因为你对我的承诺,所以我回来娶你。」俊眸微眯,他试着由她的淡然容颜中看出些情绪。

  「我……」柳飞雪怔然回望他,思绪飘回十年前,努力回想他所谓的承诺。

  无奈,她所有心神、所有回忆,全教另一个有着稚气脸庞的男人给占了去,没法子多想其余的事。

  「我想不起来。」她摇头,澄澈的眸中透出一丝很淡很淡的凄苦。

  看着她眸底几不可察的苦楚,展少钧薄唇紧抿,心不由自主的因为那抹苦楚揪了一下,好半天才展开淡淡的笑。

  「你说过,如果你的小修没有娶你,你便要嫁我为妻,做我的娘子,记得吗?」大掌绕过她柳腰,将她紧揽,他很轻很轻的附在她耳畔说。

  闻言,柳飞雪浑身僵直,就连被他握住的双手也冰凉了起来。

  她想起了。

  她的确说过,若她未嫁沈昱修,便会嫁予他,成为展少钧的妻子。只是,当时的她压根没想到这个承诺会成真,他竟会在十年后回来迎娶她……

  「那不过是儿时戏言,你何必认真?」她倦极的闭上眼,清冷嗓音微微颤抖,早些时候身子的不适,在此时更加明显。

  不管是左胸口那像是被人掏空似的剧痛,抑或是额际一丝接着一丝、毫无间断的抽疼,都在瞬间抽光了她全身力气,让她一片空白的脑袋在浑噩与清醒之间游走。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堡主好记性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堡主好记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