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七季 > 狼君偏爱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狼君偏爱卿  下一页

狼君偏爱卿  第19页    作者:七季

  顾思朝双眼眯起,细细地打量她脸上每个微小的细节,两人眉眼间的交会。

  似乎这让于苗苗很受不了,她佯装好人,轻抚上顾思朝的肩头劝道:“爷啊,妹子也已经不小了,姑娘长大了,管不住的,你就别再一副死板老爹的样子了,虽然说绮雯妹子大半夜跑出去,和男人私会是有点不成体统,但归根究底也是你不让他们见面,依我看不如你就成全他们算了,反正看这样子他们之间也已经……”

  “你住嘴。”顾思朝打断于苗苗的话,起身来到庄绮雯面前,她仰高了头并不怕他。

  “我在问你,还回来做什么?”

  “为了问你一件事。”只有庄绮雯自己知道,在平静的外表下,她多么努力地压抑着狂跳的心脏,顾思朝像匹饿急了的狼,而她一旦稍有松懈就会被他啃食到骨头都不剩,她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爹的坟,建在你爹的坟旁边?”

  顾思朝顿了片刻,阴狠的眼中升起名为暴怒的情绪,但说出的话语依旧让人觉得,这是一次很平和的对话。

  “你昨晚到底去了哪裎?”

  “西郊。”

  “很好,真是不错……”他忽地笑了下,让她心头一颤,“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又有你爹的人给你做靠山,倒是有资格质问起我了?你一定觉得那个姓董的很有亲切威吧,有他护着觉得安心吗?所以你敢一个人回到这里,把我当个罪人一样审问。”

  “我没有在审问你,我爹去世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只是单纯地疑惑,你为什么要把他们的坟放在一起?”

  天知道她这一夜是怎么过的,当她在董成的带领下,去到了她爹的坟前,看着那大理石的墓碑,上面清清楚楚刻着她爹的名字,她跪了下去,而当她心情稍微平复后才注意到,在他爹的坟旁,也有一座同样规格的坟,那坟的主人竟然是顾思朝的爹!

  她本就苦于找不到时机跟他提这个问题,现在既然被她知道一切,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如果这件事不弄明白,她心里始终有个疙瘩。

  “知道了又能怎样?犯了死罪的人尸体不能放祖坟,我就把他们都安置在了西郊那片墓园,为的是让你爹死后也不得安生,他生前欠我们顾家的,死后一样要向我爹做个交待,生时偿还不完的债,死后接着还,就是这么简单!”

  “你真的认为我们欠你家的债,到今天都没有还清吗?”她问他,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我爹已经死了,他后半生饱受牢狱之灾,没一天好日子,难道这样都还不够?莫非你爹娘的债,真要我们庄家三代来偿还,才能解你心头之恨?”顾思朝似乎是受到什么冲击,竟半天都没有说话。

  “三代?未免太过长远。”过了半天,他慢慢吐出一句让庄绮雯不明所以的话。

  “我要为我爹守孝。”

  “可以,要守孝、要嫁人还是要出家都随你。”顾思朝一瞥田总管,后者一个激灵,“把她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

  “爷?”田总管显然被训斥了一夜,脑子还有点不清楚。

  “没听到我说话吗?”他转而面向庄绮雯,“你爹已经无了,你自由了,从今往后,你爱去哪就去哪,再不用这么偷偷摸摸地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些见不得人的事!”那边田总管拿起被褥,好像这辈子没干过扔东西这种事,把被子对着门外甩来甩去,还很犹豫地直看顾思朝。

  “磨蹭什么!”顾思朝一嗓子,田总管手里的东西总算脱了手。

  一见顾思朝动怒,于苗苗喜上眉梢,自己也帮忙,打开庄绮雯的柜子,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都拽了出来,衣服抱在怀里一团一团地丢到院中。

  庄绮雯看着自己用了多年的东西,被像垃圾一样丢到外面,并不觉得有多伤心。

  她回来了,他却要赶她,想来真是讽刺,难道这就是她的命吗?一时之间,她倒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急匆匆地跑回来了。

  她真的赶着回来,那么迫切地想要快点回到这里,就好像这里真的是她的家一样。

  到底为什么留恋,为谁留恋?

  她默默地将视线转向铁着张脸的顾思朝,突然心中一空,明白了的同时也失去了。

  说什么会被烈阳灼瞎双眼,都不过是给自己找的理由吧,她只是不愿正视那黑暗中,令她不舍的真相罢了,那是有他在的地方啊。

  原来,她是在为他留恋着,这并不温暖的一切。

  第8章(1)

  “哎呀!这是什么?”当所有东西都被丢得差不多时,于苗苗发出一声尖叫,从她的梳妆台抽屉里摸出了什么东西。

  她像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一边嚷嚷着一边跑了过来,把那东西献宝似地摆在顾思朝眼前,“爷,你看,这是什么呀!难怪我最近总觉得头疼胸闷!我得再去找找有没有针之类的东西!”庄绮雯一看那东西,面色也变了,但已经被顾思朝接了过去,她就是想抢也来不及了。

  那是一块用手臂粗的木头雕刻成的小人,小人有辫子还穿着罗裙,明显刻的是个女孩,于苗苗是将这当成扎小人的工具了。对于这点庄绮雯并不担心,一是顾思朝已经赶她出门了,她还在乎他怎么看她吗?二来她也知道他不会误会这个东西的来历,因为这个小木人根本就是他雕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不想让他看到被他当成是她用来给人下咒的工具,还比较让她自在呢!

  果然顾思朝将那只小木人放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还留着这种东西做什么?以为我真的会娶你吗?”如果他的冷笑只是一个前兆,那么他的话,就真的戳中了庄绮雯心中最脆弱的那个部分。

  他偏偏也还记得,她越怕,他就越是要摧毁她最后一点尊严。

  小时候在她的纠缠下,他曾许下谎言,如果他送足她世间所有的动物,她就嫁给他,那时他再雕两个小人,一个她一个他;他从不雕人像的,所以那是木头世界独一无二的两个人,他们会和小动物们过着幸福的日子,没有任何人打扰的生活。

  她总在催促他雕更多的动物,但无论他雕多少都会被她娘拿去偷偷烧掉,她等不及凑齐所有动物了,就闹着他,让他提前雕出了她的小人。

  谁知道另一个他,她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等到。

  如今这个彷佛代表着她愚蠢过去的小木人,被以这样不堪的形式翻了出来,对她来说简直是最后也是最重的一击。

  她强作镇定,稳住自己的心神说:“只是忘了丢掉罢了。”

  “是吗,那就一起带走吧。”他说着,顺手一撇,正把那小木人撇在了地上的棉被上。

  什么?他说的是一起带走,而不是一起丢掉?庄绮雯也不知顾思朝这么说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总觉得这话中有话。

  他,是在叫她把那个带走吗?明明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一块木头而已……

  等能丢的都丢出来了,于苗苗也实在没找到针,失望地跟着田总管一起出来,三个人面对着庄绮雯,在等她的行动。

  庄绮雯知道此时院墙外面隔了十几双眼睛,正看着她被人扫地出门,但她不在意,她平静地望着这一地自己熟悉的东西,最后眼光还是落到了被子上的小木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狼君偏爱卿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狼君偏爱卿>>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