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王妃宠上天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王妃宠上天  下一页

王妃宠上天  第20页    作者:阳光晴子

  「堂堂一个王妃没个样子的嗑玉米,像话吗?」他口气很冲,神情很冷。

  「落落大方有何不好?这里也没外人。」她不懂,他的火气干么这么大?

  可祁晏自己知道,这叫新仇旧恨一起来。

  「你是王妃就该识大体,时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不对吗?」他没好气的问。

  她柳眉又揪紧了点,但仍勇敢的答,「是不对。王妃也是人,自由自在一点也不行?」

  她是在公然挑战他的权威吗?他犀利的黑眸一敛,众人更是静悄悄,动也不敢动,即使有人还是满嘴的玉米粒,也不敢咀嚼。

  这一刻,四周静得令人头皮发麻,只有偶尔响起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响。

  靖闵微嘟嘴。这男人的个性实在严谨到一丝不苟,有外人在,他就一定要这么硬邦邦?好,这事儿她能理解,但此刻是他自己走过来的,何必将气氛搞得这么僵?

  「我真的不懂,我自己找乐趣也没碍着你,是你自己过来的,为什么要生气?你要我尽量避开窦茵,我更上道,几乎都窝在她不会去的地方。知道她会去看潘恩,我也只是派人送些补汤过去,能避就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发什么火?」她也不高兴了。

  其实她说的都对,偏偏看到她能自在的寻乐趣,还一副有他没他都无所谓的模样,祁晏就无法忍受。

  他那双黑眸呈现出的情绪,感觉很讨厌她……靖闵胸口闷闷的揪疼,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她不过烤玉米而已,有那么严重吗?

  「我知道你讨厌女人,但我不只是女人而已,还是你的妻子。」她试着跟他讲道理,若不是四周太多闲杂人等,她连「床伴」都会说出来。

  不过她的这些话,在古代听来已经够呛辣了,身旁一大堆人冒出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有的人还被嘴里没咽下的玉米粒给呛到,咳到脸红脖子粗。

  「就算是妻子又如何?我就该喜欢?」祁晏冷锐的眸中闪动着几丝火光。

  此话一出,其他人更后悔自己留在这里吃玉米了,他们巴不得赶快消失,以免成炮灰。

  「是,你是该喜欢,否则我们如何相守一生?」她直言。

  「还真敢讲!」他冷嗤一声,厌恶她的心口不一,她对窦茵可不是这么说的。

  「爷,其、其实我家主子是才女,她、她跟普通的美人不一样,她……她很好的。」小叮忍不住「斗胆」地替主子说话,而她的声音也的确在抖。

  「截至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恐怕连才女的边都构不上!」不要以为他不知道那些特意上门、自谢才子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机会跟她切磋才艺。

  从他嘲讽的口吻,聪敏的靖闵知道他茌指什么,然而他以为她会因此生气吗?那可不。

  她平静的看着他,「错了,不是恐怕,而是我本来就非才女。」

  「主子?!」小叮跟小琳瞪着她,其他人更是惊愕低呼。

  「对,其实我根本是什么都不会的美人,也永远成不了才女,但我是你的妻子,你还是要试着喜欢我,因为我们已经成了命运共同体,得一起走完这一生。」她跟他沟通道:「况且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女人也不是全都丑陋的。」不然,你怎么会天天要我?可惜最后这话太限制级了,她说不得。

  不过,她出口的一席话已经很深奥,很多人都听不懂,就连祁晏也只听懂她指的「女人丑陋一事」,猜测她大概已得知他讨厌女人的原因。

  但,他的重点是她!他在乎的只有面前这个不在乎他的女人!

  「你说你什么都不会,我也听得出来你知道我的一些事,那么你便该明白,我讨厌女人,而且更讨厌草包美人,如果你决定要当个草包美人,那我也懂了,你就自便吧。」

  他冷冷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转身走人,可走不到两步又停下脚步。

  「还有一件事,太后给你很多时间完成刺绣,若下个月交不出来,王妃就自己上北京解释,后果自负。」这一次,他说完即头也不回的甩袖而去。

  靖闵莫可奈何的瞪着他冒火的背影。究竟是谁说这个男人淡漠寡言的?他压根是动不动就火气沸腾、擅长冷嘲热讽的高手吧。

  「我刺、我刺、我刺刺刺!这什么鬼玩意儿啊?」

  侧厅里,靖闵努力地跟一团又一团的线圈儿搏斗,一下子红丝线、一下子绿丝线、一下子又是金黄丝线,各色丝线交错来去,忙得她满头大汗,还不时伴随着不小心刺到自己手指的唉叫声。

  一会儿她又手打结,然后再变成线打结,她用力一扯,绸布就揪成一团,搞得她气喘吁吁。

  站在一旁的两个丫鬟额际都冒出冷汗了,她们才想问主子究竟在刺什么东西呢?心情不佳也不能乱刺嘛,瞧,这会完全看不出来是绣什么图样,这玩意儿要是让王爷瞧见了,怕又要大发雷霆。

  「啊——不刺了!收起来!」

  耍智障嘛!靖闵大为光火地一把将揪成千千结的针线活儿扔回桌上。

  她简直快抓狂了,她根本不会刺绣啊!为了一针一线,她眼睛都快瞪成斗鸡眼、眼角都要抽筋了!

  怎么办?若真要弄出像样点的刺绣,只怕会要她的命吧?再说都来到吉代重生了,还得窝在家里刺什么女红,实在太浪费生命了,偏偏离太后给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半月,这下她可是坐困愁城了。

  靖闵趴在桌上,烦恼得好想哭。

  不只如此,另一件事也很不顺,那是山城的毛皮买卖她也想不到该怎么帮忙。

  送佛总要送到西,偶一为之施援手解决不了问题,无奈后续的事宜她这几日再问,屈总管却说王爷要她别费心思,他自会解决。

  解决什么?问题是她发现的,让她知道进度也不成?小气鬼!铁公鸡!

  两个丫鬟将惨不忍睹的绸布放回角落的精致木箱内后,也只能呆站着,看将脸直接趴在桌上的主子嘴巴念念有诃。

  「主子,王爷往这里来了,脸色不太好。」

  小叮长得高大,从窗子看出去,一眼就瞧见一连多日没有回主寝室睡觉、让主子独守空闰的王爷绷着一张俊脸走来。

  事实上,这几天郡王府里简直风声鹤唳,每个人都觉得王爷变得更为阴沉,脾气也更不好了。

  这一点,可以从最爱黏他的宝茵郡主好几回因他的过度冷漠而气哭、捣脸奔回房里的举止感受到,唯一还能让他和颜悦色的人,只有佑儿。

  他来了?靖闵趴在桌上的头抬起,就见某人带着一脸激动深沉的神情走进来。

  她算算手指头,从那天两人大吵后,他便没有再夜夜上床打扰她,她也知道他就睡在书房。她不懂他是怎么想的,但总不能换她主动爬上他的床吧?

  只是,郡王府真的挺大的,若要认真避开一个人一点也没问题,所以他们足足有五天没见了,此时一见还真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他看来似乎更俊美了,如果表情可以再好一点就更完美。

  她站起身,盈盈一福,「参见夫婿。」

  祁晏神情阴沉的直视她,她怎么还能这么愉悦的面对他?

  他们五天没见,而他该死的想念她在自己怀里的时光,他抑郁、易怒、烦躁,心情非常非常的不好。他从没有过过这样的女子,独立、有个性、不会讨好他、火气有时比他还要大。很多时候。她反而比较像个平民姑娘,不爱戴那些繁复的饰品发钗,不虚荣、不浮夸……当然,也该死的不、在、乎、他!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王妃宠上天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阳光晴子的作品<<王妃宠上天>>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