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可蔷 > 温柔坏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温柔坏男人  第8页    作者:季可蔷

  「是吗?那你知道他已经不再替人设计房子了吗?」他低声问,深邃的眼眸像有意打探她的心思。

  她轻轻凝眉,「为什么不?」

  「我也不清楚。也许他对这份工作忽然没兴趣了吧。」

  「怎么可能?」她不信,「他说过他从小就喜欢涂鸦的,也一直很热爱这份工作。」

  「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沈修篁了。」白礼熙长长叹息。

  「这话什睡意思?」她僵住身子。

  「难道你不觉得他变了很多吗?」他若有深意地盯著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女朋友死了。」

  「什么?」突如其来的消息有如落雷。劈得韩恋梅不知所措。她屏住呼吸,「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前,在美国被一辆大卡车给碾过。」白礼熙解释,

  她惘然,脸色惨白。

  怪不得他会是现在那落拓不堪的模样,原来是因为胡蝶兰去世了。他那么爱她,这残酷的打击肯定令他非常难受,甚至痛不欲生--

  莫名地,她鼻尖一酸,眼眶漫开朦胧。

  「他一定很难过--」她心痛地眨眼,泪水悄悄坠落。

  白礼熙震惊地瞧著她,「你为他难过?」

  「啊。」韩恋梅这才发现自己哭了,尴尬地拿手指压了压眼角,「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你很喜欢修篁吧。」白礼熙若有祈思地望她。

  她没说话,苦涩地牵唇。

  「如果你真的喜欢他,请你帮他一个忙好吗?」

  「……什么忙?」

  「救救他。」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他的好明友,希望她能救他。

  「他的心因为爱情而死,也许也能为爱情而复活,所以我很冒昧的,想请你帮这个忙。」白礼熙如是说。

  他是否太高估她了?凭她,能唤回他坚持死去的心吗?她做得到吗?

  回到家后,她找出一直细心珍藏的书签,怔然凝睇著它。

  一面看,一面想起一年前,她相他曾经好几次在她凌乱的新居里对饮共谈,他们有许多相似的兴趣,都酷爱旅行。

  她和他,曾经在同一个夜晚聆听同一出歌剧,也在那晚,欣赏过同一片南半球的灿烂星空。他们买了相同的书签送给对方,还在飞机上相邻而坐,她在机场大厅怅然与他分手,并暗下决心从此再也不要见他,可却又於一年后,在高尔夫球场相遇。

  一切的巧合。都只是偶然吗?或者,真是命中注定?

  她伏在案头,对著书签失眠了整夜,思绪翩然。

  她真的……有办法让他的心复活吗?她很怀疑,即使经过一晚的思量,仍不敢肯定。

  可当廉外的天空绽出第一道晨曦时,她忽地领悟,这样的挣扎只是徒然。

  一年了,她仍然没忘了他,再见到他时,更为他的憔悴心痛不已。

  她还是喜欢他。无论做不做得到,有没有办法,她都只能勇敢去尝试,因为她无法眼睁睁看著他就此堕落下去。她不希望他再继续将自己深埋於悲伤的地狱里。如果可能,她想见到他的笑容。那温柔的、和暖的、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她站起身,拉开窗廉,远眺微熹的东方,明丽的眸也如天空,缓缓点亮坚定的光芒。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哈罗,我又来了。」

  拉开大门。映入沈修篁眼瞳的是那张近日经常莫名出现的灿烂笑颜。

  「韩、恋、梅。」他阴沈地瞪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三个字,「你又来干嘛?」

  「我来约你的。」仿佛没看见他难看的脸色,她迳自翩然旋进他屋里,「有一部电影很俸哦,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

  「我没兴趣。」他直接了当地拒绝。

  要是一般女人,早该为他冷酷的语气畏缩了,可韩恋梅却只是盈盈一笑,朝他皱了皱娇俏的鼻尖。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既然知道,你还问什么。」他冷哼。

  「因为总要抱著一线希望啊。」她不以为意地笑,眸光一转,流眄室内一圈。「你怎么又把家里弄这么乱啊?」

  书报、杂志、泡面空盒、烟蒂,凌乱地散落各处,穿过的衣眼、袜子也是随手乱抛,更别说薄薄积上一层灰的家具了。

  她重重叹气。「你啊,总有一天会在这屋里发霉。」

  「那也不关你的事。」他讥诮地。

  「谁说的?」她不以为然地睨他一眼,「身为你的朋友,难道任由你发霉发臭吗?」

  他皱眉,「你到底想怎样?」

  「不怎么样。我看不惯你这居家环境。」她一拍手,「看在你把我家设计得那么漂亮的份上,我就帮你收拾收拾这里吧,算是报答。」说著,她竟真的动起手来收拾客厅。

  他阴郁地瞪她。「帮你设计房子是拿钱办事,做得好是应该的,你用不著找这种藉口来帮忙我打扫房子。」

  「你也知道我是在找藉口罗?」她回头,俏皮地眨了眨眼,「既然这样,你就行行好,放手让我做吧。我这人有点小洁癖,看到屋里乱成这样真的很抓狂。」

  他无语,只能两眼发直地瞪她。骂不走,讥不退,这女人的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

  他闷闷地倒落沙发。「随便你!」闭上眸,眼不见为净。

  她微微一笑,充满柔情地看了他一眼,才继续清扫屋内。捡拾散乱的书报和衣物、挥去灰尘、擦拭家具、扫地、拖地,她足足花了快两个小时才让客厅、餐厅与书房恢复整洁。

  而这段时间,沈修篁在沙发上赖了大半个小时后,才坐上椭圆形餐桌前,百无聊赖地画著水墨画。

  桌上,一方古旧的砚台压著一张长方形的宣纸,宣纸上,一根修长的竹子挺立,长出几片浓淡深浅不一的竹叶。

  她不禁赞叹,「画得不错嘛!没想到你还会画国画呢。」

  他没理她。

  「这画的是竹子吧?看来你真的很爱竹子呢。」她微笑。

  瞧他屋里,几乎全是竹编的摆设,落地窗挂著一幕竹廉,阳台上围的是竹篱笆,客厅墙面,更是一幅潇洒写意的墨篁图。画上一片竹林里,淡淡点出一道弹著琴的清寂身影。

  她看著,禁不住吟出王维的五言诗。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他一震,瞥她一眼。

  察觉他惊愕的神色,她微笑更甜,「这首诗跟你这幅画的意境很像,对吧?」

  他复杂地望她,不置可否,

  「这该不会是你画的吧?」她指了指墙上国画。

  「关你什么事?」他冷声问。

  她可没被这样的冷淡吓退,走近水墨画。眯起眼仔细观察,终於在画的左下角发现龙飞凤舞的落款。

  「中秋於修篁居。」她低声念,眼眸一亮,「修篁居指哪里?这里吗?」兴奋地环顾室内。虽然格局小了些,但在台北市内的公寓,能用各种与竹子相关的意象与图腾装潢出这么一间竹屋,也不容易了。

  「你真该带所有的客户都来看看你家的,保证他们马上都点头答应把房子交给你来设计。」

  「哼。」对她的大肆赞赏他没说什么,冷哼一声。

  她不以为意,耸耸肩,重拾清扫的工作。「我可以进去你房里吗?」

  「你认为呢?」他没好气地翻白眼。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季可蔷的作品<<温柔坏男人>>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