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可蔷 > 温柔坏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温柔坏男人  第25页    作者:季可蔷

  她就要嫁给他作新娘了啊!她甜甜地对镜笑了。

  几分钟后,沈修篁到了,喧闹一阵后,一行人簇拥著新郎新娘坐上礼车。

  车厢里,沈修篁对她温文一笑。

  「你今天很美。」他赞道。

  「谢谢。」粉颊嫣补。

  「这个给你。」他递给她特地带来的新娘捧花。

  「这是--」她惊喜地望著花束中央一朵娇柔的粉色兰花。「蝴蝶兰!」

  「嗯。」

  「你特地为我找来的?」

  他点头,温和的笑意在眼中飞舞,「这兰花很适合你。」

  「谢谢!」她捧近花束,深深嗅了一口,淡淡的香气一时问竟晕眩了她。

  真的太幸福了!幸福得教她不禁有些惶恐,怕一觉醒来,发觉一切只是美梦一场。

  「修篁。」她低眸轻唤。

  「嗯?」

  「你爱我吧?」

  「怎么忽然问这种问题?」他有些失笑。

  「你究竟爱不爱我?」她扬起眸,执拗地问他,「我要你亲口对我说。」

  他深深望她,眸底,滚过一道她难以理解的复杂黯影。

  她忽然有些慌。「修篁,你说啊!」

  「……我当然爱你。」他抬起手,轻轻替她理了理新娘头纱。

  「你会爱我一辈子吗?」她继续追问,「陪我一生一世?」

  「嗯。」他点头。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知怎地,方才在等待他回答的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在他眼中看见一丝犹豫。

  他怎么可能会犹豫呢?他一直就爱著她啊!他们十多年的感情,难道她还对他没信心吗?

  他一定是爱她的,无庸置疑。

  她要有信心!

  她放松身子靠入倚背,思绪,飞回不久前翻阅的那本相簿,飞回从前那一幕幕刻骨铭心的回忆。

  而沈修篁也同样回忆著。

  他想起初见胡蝶兰时,她还是个青春少女,羞涩的笑,温婉的姿态,一下子像彗星撞击了他胸膛,从此烙下难以抹去的痕迹。

  他是爱她的。

  十几年来,她的形影难道不是一直萦绕在他心房吗?两人曾经互诉的情话,携手走过的地方,他不都全记得吗?

  所有的一切,他都记得啊!

  可他也深深记得,与另一个女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那个如同寒梅一般坚毅的女人,她含著眼泪,替他做出了难以决定的选择。

  她哭著微笑,告诉他她对这一切不曾后悔。

  她是那么坚强、那么开朗、那么率真,又温柔得令他心折的女人啊!

  她喜爱古典乐,喜爱戏剧诗词,喜爱旅行,不畏惧任何挑战与冒险。

  她能跟他辩论舞台剧的涵义,也能与他一起攀岩,坐在岩顶,欣赏落日晚霞。

  她明白他,懂得他,以最大的温柔与耐心包容他,陪他走过那段黑暗岁月。

  他……对不起她,辜负了她!

  恋梅,恋梅,

  一次又一次,他悄悄在心底唤著她的芳名。

  你现在在哪里?正做些什么?

  你是否……感到寂寞?

  他紧紧掐握掌心,骨髓忽地窜过一阵难以言喻的颤栗。

  你恨我吗?

  就算她恨他,也是他活该。他不怕承担这样的罪。

  他怕的是,那道由他划在她心口上的伤痕,永远无法平复。

  他怕的是,从此在她美丽动人的笑容背后,永远会隐隐藏蕴著说不出的哀伤。

  他怕的是,那蚀人的寂寞会一点点、一点点磨去她的活泼与开朗。

  他不怕她放不下对他的感情,不怕她忘不了他--她总有一天会放下,会淡忘,可那时候的她,已不是原来那一个了。

  已不是他曾经认识的、了解的、爱恋的那个她了……

  「沈修篁先生,你愿意娶胡蝶兰小姐为妻,并许诺一辈子爱她、照顾她,彼此扶持吗?」

  心神恍惚间,车队来到了结婚礼堂。

  他偕著胡蝶兰站在满堂宾客前,听著证婚的牧师问那几世纪以来,最古老也最神圣的问题。

  他该怎么回答呢?

  只有一个答案吧。

  「……我愿意。」

  「胡蝶兰小姐,你愿意嫁给沈修篁先生为妻,并许诺一辈子爱他、照顾他,彼此扶持吗?」

  「我愿意。」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喂,戒指。」伴郎轻轻推了推沈修篁肩膀,唤回他迷蒙的思绪。

  他一凛神,接过伴卧递来的钻石戒指,迎向胡蝶兰娇艳如花的美颜。

  她正定定凝睇著他,满蕴浓情蜜意、

  他僵著身子,好半晌,才慢慢拉起她柔荑,颤著手为她戴上象徵结合的戒指--  对不起,恋梅。

  第九章

  戒指,在犹豫颤抖间跌落地。

  有半晌,沈修篁与胡蝶兰只是呆然,愣愣地看著滚落至角落的戒指。

  「喂!你这家伙,紧张过度了吧?」伴郎开玩笑,弯腰捡起戒指,重新递给沈修篁。

  他接过,却怔然望著戒指,一动也不动。

  气氛瞬间变得僵凝,见他似乎犹豫不决的模样,宾客们窃窃私语起来。

  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他终於重新拾起胡蝶兰柔荑--

  啪!

  一记清锐的巴掌打回沈修篁的举动。

  他愕然。

  甩他耳光的人竟是胡蝶兰,那总是温柔,总是恬静的胡蝶兰此刻正以愤恨的眼神瞪著他。

  掩在面纱后的眸,漾著水雾,却也燃著火,水火交融。

  她直直瞪他,片刻,既尖锐又沙哑的嗓音逼出唇,「你……还想著她吧?」

  他一愣,「什么?」

  「那个女人,韩恋梅。」她死死地盯著他,「你还想著她吧?」

  他不敢相信地瞪她,「你知道她?」怎么可能?

  胡蝶兰没回答,逸出一声痛苦的呐喊,接著掩住唇,提起礼服裙摆奔出礼堂。

  「小兰!」

  宾客哗然,皆是面面相觑。

  顾不得客人们的震惊,沈修篁急忙追去,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来到休息室。

  沈修篁关上门,杜绝门外喧闹声响。

  「小兰,你怎么了?」他焦急问。

  胡蝶兰背对著他,娟秀的身躯颤抖著,一声不吭。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怎么会知道恋梅的?」沈修篁握住她肩膀,试图转过她身子。

  她愤然推开他,「不要碰我!」

  凌锐的声嗓震撼了沈修篁,不知所措地望著她。

  她发脾气?一向温雅文弱的她也有脾气?

  终於,她转过身,激动地甩开头纱,苍白的容颜直逼他,

  「你告诉我,你刚刚在礼堂看到的人。真的是我吗?」她一字一句含泪控诉。

  「当然……是你。」

  「说谎!」她高声反驳,「你刚刚根本一直想著那个女人对吧?在看著我的时候,其实你一直想著她对吧?」

  「小兰……」

  「我不要你在看著我的时候想著她!」她嘶声喊。

  他不语,这突发的一切让他一下子惊呆了,只能茫然地望著眼前这个他似乎一点也不熟悉的女人。

  她是胡蝶兰,不是吗?

  可为什么跟他记忆中的她,跟他从前所熟知的她,那么不同?

  「你一定在想,我怎么会知道她的存在吧。」仿佛察觉他的疑惑,她冷笑一声,讽刺地开了口。「我告诉你,就是那天晚上!你记得吗?那天晚上你到我家来,对著我的灵位烧香祭拜,你问我,你能不能重新出发,能不能再爱一次--你记不记得?」

  他当然记得。只是,他没想到她也在家,而且还听到了他喃喃自语。

  「你那时候……就已经在台湾了吗?」

  「没错!那天我刚从美国回到台湾,结果回家第一天,就遇到你来我家拜访。」胡蝶兰颤著嗓,回想起那令她震惊无伦的夜晚,不禁哽咽。「我躲了起来,不想让你看到我,不让你知道我还活著。你知道吗?那天晚上看到你时我好激动!两年不见你,你还是像我记忆中那么挺拔潇洒,还是那个让我深爱的男人。我好激动,真的很想当场冲出来告诉你我没死,告诉你我是因为得到癌症才骗了你,可你、你却--」她顿住,哽咽得无法继续。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第2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季可蔷的作品<<温柔坏男人>>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