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可蔷 > 温柔坏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温柔坏男人  第24页    作者:季可蔷

  「不用了。」

  「还要再来一杯咖啡吗?厨房里还有材料,要不要我做蛋卷来吃?」

  「不用了,我吃饱了。」

  「真的吃饱了吗?」

  「嗯。」

  「那就好。」她微微一笑,抽了张纸巾抹净嘴唇,站起身,「那我先去医院了。你的酒应该醒得差不多了,可以照顾自己了吧?」

  他没说话,愣愣地望她。

  她深深回迎,明眸滚过复杂光影,良久,才低声开口。

  「好好照顾自己,修篁。别再抽烟,少喝点酒,还有,三餐一定要定时定量,别光只忙著工作,也要记得多休息。好吗?」她一连串地交代,语气温和平静,却藏著某种说不出的黯然意味。

  他心跳一停,猛然站起身,几乎掩翻餐桌。

  相较於他的激动,她仍然一派镇静。「这个还你。」

  一串钥匙摆上餐桌。他认出那正是他家的钥匙。

  「谢谢你曾经把它交给我。」她低声道,「不过我想我以后用不著了。」

  他惊慌莫名,「你、你的意思是--」

  「我们分手吧。」她淡然一句。

  可这一句,却像晴天霹雳,打得沈修篁晕头转向。他倒抽一口气,陡然抓住她手臂,「等等!恋梅,你是气那天的事吗?你听我……」

  她以一记惆怅的眼神阻止他。

  「你忘记了。对吧?」

  「什么?」他一愣。

  「你到现在还想不起来。」她自嘲地苦笑。

  「究竟是什么?」他惶然不解,「恋梅,你说我忘了什么?」

  「上礼拜六是找生日。」她幽幽说,「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饭。所以我才会在你家,等了你一整个晚上。」

  沈修篁一震,刚白了脸。

  他做了什么?他竟把她一人独自抛下?在她生日那天?

  他曾经答应给她一个最快乐的生日,结果,却反而让她痛苦不已--

  「我对不起你。」他涩涩地、惶恐地道歉。

  她摇摇头。怅然望他。「你做不了选择,对吧?」

  他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没办法,我可以从你的眼中看出来。」她淡淡地、伤感地微笑,「何必这么痛苦呢?修篁?不如让我来替你做选择吧。」

  她深吸口气,坚定地重覆她思索一晚得到的结论--

  「我们分手吧。」

  「恋梅,不,你别这样。」他祈求地望她,眼眶一点点泛红。

  她闭了闭眸,也跟著慢慢红了眼。

  「我爱你,修篁,到现在还是爱你。」她含泪表白,「可这份爱,已经变得太重,太苦,也太痛了--你不觉得吗?。」

  沈痛的问话教他难以回应。

  「我真的……受不了了。」她颤著嗓音,「我其至开始讨厌自己,讨厌自己工作心不在焉,讨厌自己像个不可理喻的泼妇对你发飙。我们分手吧,修篁。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沈修篁没说话,他抓著桌缘,身子强烈震颤,久久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

  他做个到像韩恋梅那样的平静,做不到她如此毅然决然,可他明白,无论如何他必须做到。为了让她少受点伤,他必须做到。

  「……对不起。」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他终於自齿间逼出最沈重的道歉。「是我辜负你。」

  他辜负了她。这一辈子,他也许都会深深后悔,可他别无选择,只能担上这样的罪--

  「没关系的,修篁,我不后悔。」她柔声道,愈是温柔,愈是让他难以自持地心痛。

  「认识你,爱上你,我都不后悔。」她不后悔,只恨与他相遇太晚。

  她笑著流泪。

  「我走了。」她轻声道别,不说一声再见便转身离去。

  因为她想,他们没机会再见了。

  没机会再见了--

  沈修篁目送她挺直的背影,心口一阵阵抽疼,强忍许久的眼泪,终於坠落。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院长,我决定了。」当天下午,韩恋梅便走进院长办公室报告。「我要参加那个慈善医疗团。」

  「真的吗?」院长又是欣喜,又忍不住遗憾,「你跟京俊都是院里不可多得的人才,一下子去了两个,还真有点可惜呢。」

  「别担心,院长。」韩恋梅浅浅微笑,「我们还会回来啊。」

  「是啊。你们年轻人去磨练磨练也好,好好加油吧!」

  「谢谢院长。」

  退出办公室后,韩恋梅孤身来到医院大楼屋顶。

  午后阳光,暖暖地洒落她的肩,微风吹来,翻动她白色衣抉。

  她深深吸气,眯起眼,仰望蓝天白云。一股酸意蓦地涌上眸,她心一痛。

  从今以后,她的人生与心境也会渐渐地恢复到像今日的天气一般晴朗吗?

  她不知道。只能期盼时间来验证。

  就算再长的时间也好,她真的期盼有一天。她能完完全全放下心头牵挂萦绕的那个人。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三个月后。

  胡蝶兰静静地翻阅著一本相簿。

  相簿里,满满的是属於她与沈修篁的回忆。她高中毕业典礼那天,与他在校园里的合照;她念大学,服兵役的他趁放假来看她;他们两个人站在乌来那株樱花树下,他的手,温柔地环住她的腰,她的脸,依恋地偎贴他胸膛--

  胡蝶兰微微笑了。

  那时候的他们,多甜蜜啊!

  她扬起睫,晶亮的眸望著镜中的自己。

  从今以后,他们也会如从前一般甜蜜吧。

  一念及此,她芳心忽地飞扬,盈盈起身,撩起长长的裙摆翩然旋转。

  玻璃镜中映出她窈窕身影,一龚设计典雅的白纱,衬得五官本就清丽的她更加迷人,娇贵温雅,宛如幽兰。

  「怎么这么开心?」胡母推开门扉走进来,笑望喜悦得不能自持的女儿。「要嫁出去了,竟然一点舍不得都没有?真是不孝女啊!」

  「妈!」胡蝶兰教母亲逗红一张娇颜,拉起她的手,左右摇晃,「你不要这样笑人家啦!」

  「我哪有笑?」胡母摆出一张正经脸孔,「笑的人是你吧?瞧你,笑得嘴巴都快裂开了。」

  「哪有?」胡蝶兰娇镇,柔荑却迅速收回,掩住樱唇,仿佛真怕它裂开似的。

  胡母呵呵笑了。

  「你笑什么啦?妈。」胡蝶兰不依地跺脚。

  「好,我不笑,不笑。」胡母收住笑声,眼眸却仍笑意盈盈。她年细端详待嫁的女儿,满意地点头。「真漂亮,小兰。你现在丰润多了,脸色也好看,而加上这件新娘装……啧啧,待会儿修篁看到了不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才怪。」

  听闻母亲真诚的赞赏,胡蝶兰敛下眸,微微羞涩地笑。

  「修篁呢?他来了没?」

  「他快到了。大概再过十分钟吧。」

  「嗯。」

  「来,你坐下,妈有样东西给你。」说著,胡母打开手上的首饰盒,取出一条金项练,一只金戒指,以及一对金手镯。

  「嗄?不会这些全都要戴上吧?」胡蝶兰微微颦眉,「很俗气耶。」

  「俗气什么?」胡母睨她一眼,「这是结婚的礼俗,你看哪个新娘不是穿金戴银的?」不理女儿的抗议,她强硬地替她戴上。「看,这样多漂亮!」

  漂亮?她只觉得俗气不已。

  胡蝶兰无奈耸肩。

  不过今天的她实在太幸福了,幸福得不想与母亲争辩这个--俗气一点又如何?她知道沈修篁不会介意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第2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季可蔷的作品<<温柔坏男人>>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