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可蔷 > 温柔坏男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温柔坏男人  第19页    作者:季可蔷

  「什么事?」

  「就是组慈善医疗团的事。到南美的偏远地区,替那些村民看病。」

  「啊,那个啊。」韩恋梅点点头,「院长跟我说了。」

  根据院长的说法,这是台北市几家私人医院与红十字会台作的慈善计画,他们打算组成两支五人医疗团队,派驻南美落后地区义务服务一年。

  「你想去吗?」

  「找还没决定。」她摇头,「可能不会吧。」

  「怎么?舍不得离开男朋友啊?」他嘲弄她。

  她没说话,墨睫发颤。

  「既然这么舍不得他,今天怎么还有空拉我来喝酒?」他有意无意逼问,「礼拜六晚上耶,居然没跟你的宝贝情人约会?」

  「……因为他爽约了。」她突如其来地。

  「什么?」他一愣。

  「他放我鸽子!」她蓦地转过头,瞪视他的眸燃著烈火,「这样你懂了吧。」她忿忿然端起酒杯狂饮。

  「你说沈修篁放你鸽子?」

  她点头,咬了咬牙,「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望著她黯淡的脸色,「究竟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她苦笑,招手跟侍者再要了一杯调酒,才慢慢对他道出一切缘由。

  听罢,李京俊频频摇头,不敢相信。

  「怎么有这么玄的事?那他……我是说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韩恋梅烦躁地摇头,「我只知道,修篁最近几乎所有心思都放在胡蝶兰身上。陪她去医院复诊,跟她家人吃饭,带她到户外散心--」她伸手覆额,忽地觉得好疲倦,「她总是需要他,他也都义不容辞。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也许他根本不爱我,也许他还是爱著她……」

  「不会的,恋梅,别胡思乱想。我相信沈修篁不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

  「你不懂,学长,这不是三心两意的问题。」她打断他,「而是……他一直就爱著她啊!他爱了她十几年,怎么可能说放就放?而且她也不是故意骗他,她是有病啊!」她哑声喊,苦恼地抱头。

  他不忍地看她,「恋梅--」

  「我该怎么办?」她忽地拉住他的手,迷蒙的眼求救般地望向他,「学长,我真的很想大方一点,洒脱一点,我一直告诉自己别去跟一个病人计较。可是我……我也是人啊!我也会吃醋的,我真的好嫉妒--」

  「别这样,冷静一点,恋梅。」他劝她。

  可她却无法冷静,遭酒精炙烫的脑子情不自禁转著疯狂的念头。

  她紧紧拽住李京隆手腕。「学长?你说他们现在在一起做什么?」

  他是不是正抱著她,温柔地安慰她?他也像吻她一样吻著她吗?她失神地想,失神地瞪著李京俊。

  他默然无语,不曾经历过感情伤痛的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为情所困的她。

  「他们会上床吗?你说,修篁会不会背著我又跟她在一起?」她沙哑地问,眼眶泛红,教这盘旋心头多日的恐慌折磨得几乎发了狂。

  「不会的,恋梅,别乱想了。来,喝点水,定定神。」

  她愣愣接过玻璃杯,愣愣饮下一小杯。待清凉的水滚过她焦渴的喉咙后,她才慢慢寻回濒临失却的理智。

  「我真无聊,对不对?」她苦苦笑了,摇头嘲弄著自己,「我像个歇斯底里的妒妇!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又喝了口水,认清李京俊担忧的表情后,长长叹了口气,「别担心,我没事了。」

  「真的没事?」

  「放心吧。」她平静下来,低声对他保证。

  她一定要学著看开一点。

  因为她不想令沈修篁为难,更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令人厌恶的女人。

  所以她只能……看开一点啊!

  韩恋梅敛下眸,眼底隐隐滚过一丝苦涩。

  第七章

  台北的天空,灰蒙蒙。

  这几日,天色总是阴沈,浓重的乌云像化不开的墨,黏稠而纠结,偶尔风一吹,便洒落一阵雨,

  一辆奶油黄色的迷你奥斯丁平缓地驶进巷弄,在连成一排的车龙中寻了个小方格,优雅地卡进。

  打开车门,韩恋梅盈盈下车。

  大概,又要下雨了吧。

  她仰头凝望天空,才刚掠过念头,雨丝便静静飘落。细雨如针,迅速沾满她全身,发梢、眉尖、唇际、肩胛,漫开了点点雨滴。缓缓地,沁入肌肤。

  她也不著急,抱著满满的购物袋,一步步走向对面公寓。

  穿过雕花铁门,踏进户外的社区中庭,一对打著伞的老夫妇赫然逼临她面前,挡住她去路。

  她微微不解,「请问有事吗?」

  老夫妇没说话,苍老却锐利的眼打量她全身,眼神带著明显的评估。数秒后,才由老先生首先开口。

  「你就是修篁的新女朋友?」

  「嘎?」她愣了愣。

  「我们是胡蝶兰的父母。」

  「啊。」韩恋梅一怔,容色微微发白,心湖如遭骤雨侵袭,一下子乱了。「……你们好。」好半晌,她才找回说话的声音,礼貌地打招呼。

  他们却不回应她的招呼,两双眼睛瞪著她,唇线都是紧抿。

  见他们不友善的表情,韩恋梅心下恍然,大概猜出了两人的来意。「你们有事想跟我说吗?」

  「我们想请你离开修篁。」开门见山。

  果然!

  她涩涩苦笑,「伯父伯母怎么会知道我?」

  「我们看修篁最近不太对劲,旁敲侧击问出来的。」胡父道。

  原来如此。韩恋梅默然。

  「我们看得出他很为难。」胡母补充,「他说在他最痛苦的时候,都是你陪著他,他限感激你。」

  然后呢?

  韩恋梅木然听著,直觉胡母话中另有含意。

  「韩小姐,我们相信你很爱他,也相信你对他很好,不过能不能请你放过他呢?」

  放过他?这意思是,她一直在纠缠他吗?

  十指,悄悄掐紧购物袋。

  「他跟小兰认识十几年了,他们彼此相爱,谁都离不开谁。没错,你是对修篁很好,可他真正爱的人不是你啊,。他爱的,一直是小兰啊!」

  激昂的言语如落雷,无情地劈向韩恋梅。她眼前一眩。

  「你的确是个优秀的医生,也是个好女人,可你知道吗?修篁跟小兰才是天生一对,你已经变成他们俩之间的第三者了!」

  第三者!尖锐如刀的三个字冷酷地划过她胸口。

  「也许你是很爱修篁,可是当人家第三者,破坏人家感情,这样真的好吗?算我们两个老人家求求你,别再折磨他们了!」

  砰!

  购物袋蓦地跌落,一声闷响,里头的食材滚了一地,一个啤酒玻璃瓶摔裂了,淡黄色液体急速融入雨流。

  「不、不好意思。」韩恋梅仓皇道歉,蹲下身一一捡拾,可强烈发颤的双手却难以握住物品!直费了她好一番力气。

  细雨不停打落,眼角眉梢,雨滴狂肆流窜,就连胸膛,仿佛也浸染了凉凉冷意。

  忽地,食指让尖锐的玻璃碎片划了一道口,迸出鲜红的血珠。

  她怔怔看著,好一会儿,将手指送入唇腔,静静吸吮。

  好痛。

  伤口让雨淋过,仿佛更加疼痛了,一阵一阵,抽搐著。

  她闭了闭眸,捧著收拾好的购物袋慢慢站起身。

  「为什么?」沙哑的、颤抖的嗓音自她苍白的唇瓣逸出。

  胡氏夫妇皱眉对望。

  「只因为胡蝶兰是他的初恋,而我不是,所以我就是第三者吗?」她颤声问,容色苍白似雪,透明的液体在颊畔交错,分不清是雨是泪,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温柔坏男人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季可蔷的作品<<温柔坏男人>>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