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白露歌(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白露歌(下)  下一页

白露歌(下)  第23页    作者:黑洁明

  魏严瞅着她,再瞧向刺史大人,立时转变了态度:“既然尚书大人都这么说了,老夫自当从命。”

  有那么一瞬间,白露几乎忍不住要当场认罪。

  她比谁都还要清楚那棺不能开、尸不能验啊!

  过去数日,她每回问那男人是有什么法子,他总不肯说,只道天机不可泄漏,她届时看了便知——

  看了便知?他可知那棺里是什么?

  瞧着眼前那几位大人与那魏严,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嘴半张,抖着唇。

  刺史大人抬眼瞧着她,微笑:“白露,你可有话要说?”

  “我……”白露看着那彷佛来看戏般的刺史,和一脸愤愤不平,定要置她于死罪的魏严,她张嘴欲言,认罪的字眼,已在喉中,然后她看见了他,那男人定定的瞧着她。

  如果你见情况不对,想再认罪,我不会拦你,他说过,这般说着。

  相信我。

  他也曾这么说。

  我什么都知道。

  可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吗?她能感觉一颗心在胸口狂奔。

  我不会陷你于不义——

  他在堂上,隔着那些人,黑眸深深的瞧着她,要求着。

  相信我。

  看着那男人的眼,她喉头紧缩,终于脸色苍白的挤出了两个字。

  “没有……”

  男人眼里,透出了暖意。

  白露喉头紧缩,心中仍有忐忑。

  “长史。”刺史大人往后坐回位子上,瞧着她与那老狐狸魏严,心情愉悦的道:“派人备轿,召来仵作!看来,咱们要去挖坟啦!”

  此话一出,府厅内外众人尽皆哗然,每个人都开始移动,打听着魏家祖坟是葬在哪里,试图要抢得先机,占得看戏的好位子。

  第17章(1)

  岳州城外,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在雪中前行,一路上了山。

  魏家祖坟在城外山腰上,当官的搭轿有人扛,也没人敢挡,虽比一般老百姓慢出发,可走到哪人都得让,到得了魏家祖坟那山坳处,刺史大人一下轿,就瞧见周围官尉们圈出的地界之外,那是满山头都是人啊,而且还有越聚越多之势。

  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件以毒药药人连杀七人的案子。

  “款,我说白露姑娘定是冤枉的!”

  “呸,我道她定是个毒妇!我刚站多前头呀,你们没见一听要开棺啊,她脸白得和什么似的,铁是心里有鬼!”

  “姓魏的,你胡说什么?!我们白露姑娘人美心好,多年来济世救民,不知活了多少人。哪像你们仗着魏老头子曾为县承,贪赃枉法、欺压良善!”

  “白露那刁妇压根不知哪来的,八成之前就干过不少丑事了!”

  “你胡说!你干的丑事才多呢——”

  这山头上,应天堂的人有,魏家的人也有,一时间差点打闹起来。

  刺史大人朝那闹处瞧去,就见一富家少爷同一小姑娘拉扯在一起,幸得身旁的人七手八脚的把那两人拉了开。

  那富家少爷还想再抬起脚踢那小姑娘,抓着小姑娘的一位大娘大手一挡,斥喝一声:“姓魏的,刺史大人在看呢,你是想被抓下去笞杖吗?”

  富家少爷闻言,这才止住了动作,朝这儿瞧来。

  这死人长眠之处,怕是不知多久没这么热闹啦。

  刺史大人看着那魏家少爷眼中未退的狠厉,只笑了笑,扶正了自个儿头上的官帽,将两手兜在暖手套里,迈开了步子,就往前头走去。

  而他那聪明可靠的长史,早带着官尉们骑马更快上一筹,伶俐的在那魏家少夫人的坟头前,备好了桌椅,甚至摆上了鲜花素果。

  刺史大人一至,长史便替他点好了香,恭敬递上。

  他轻咳两声,将暖手套递给长史,接过香,待得其他三位大人也到了,方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坟以香敬之。

  “民女魏林氏少涵,本官今来,特为查明你冤死之案,今挖坟开棺验尸……”

  他说一说,还会忘词停一下,长史必会小声和他提醒,这说说停停再说说,半晌后才终于讲完那落落长的告辞,然后一屁股就在那桌案椅后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囚车到了。

  人人争看着那传说中连杀七人的毒妇,有的人瞧白露样貌那般好看,不禁心生怜惜,帮着她说好话,却有更多的人是对其咒骂连连,吐着口水。

  “就是她!就是她!那穿白衣的那个,她就是那毒妇白露,就是她同她姘头宋应天,共同骗色诈财,连杀七人!”

  “大伙儿快瞧,看她人模人样的,长得也挺有几分姿色,偏生要干这谋财害命之事!”

  “看她那冷脸,杀了人还不知反悔,一点也不愧疚,当真是心狠手辣!”

  那些嘴里嚷嚷着,煽动着人群的人,露出的皮肤上多有纹身,一副流氓地痞模样,是以虽有人不同意,可也不敢与之争论。

  白露不理会那些恶意中伤的言语,也不看旁人,就是定定的垂眼坐在囚车之中,直到囚车停了,她下了车,也对周遭的吵杂视而不见、听若未闻。

  “去死吧!贱人!”

  随着那咒骂声,忽地,不知谁将一颗烂掉的果子,朝才刚下囚车的白露扔去。

  眼看那果子就要砸到了她脑袋上,一根拷讯用的讯囚杖蓦地打横,砰地一声将那烂果子倒打在雪地上,激起千堆雪。

  “大胆,刺史大人在此,谁敢放肆?!”

  这一杖,将那雪地打出了一个大坑,直见泥土,而杖下的果子早烂得看不清原有的模样。

  持杖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小魅。

  他冷瞪着那些试图煽动人群的王八蛋,然后命令一旁持杖的官卫们道:“此处现为公堂,再要有人持物乱丢,就抓起来笞杖三十!”

  他声不高,却极清晰,传得老远去。

  这宣告,教人群顿时噤若寒蝉,就连那些地痞,也不敢再嚷。

  他一杖就在地上打出个大洞,若给他打上三十杖,岂不变成堆烂泥了?

  见终不再有人瞎嚷,他方冷冷朝那主使这群流氓兴事的魏家少爷看去,直至那人愤愤将视线调开,才将手中法杖交回给那原先持杖的官卫。

  经过白露身边时,他几乎忍不住想同她说话,但魏严就在旁边,所以他只是握紧了拳,忍住了想扶她的冲动,直往前行,来到刺史大人身边。

  犯妇白露,诉者魏严,以及其他一千人证,全都被带齐,一并押到了刺史大人前方跪下。

  刺史大人瞧着前头那些人,再瞧瞧苏小魅,和一旁那些魏家的大小坟头。这户姓魏的人家,几代都曾当官,即便改朝换代,他们这官倒也都当得挺稳当的,虽都不是大官,可就地方官员也让他们过得挺快活了,这祖坟碑上随便算算,竟也有人曾任三朝之官。

  坟头上,绵绵白雪高迭,像极了一颗颗刚蒸好的馒头。

  这挖坟开棺不知要搞上多久?

  可惜他忘了教人带馒头来吃,这苏小魅真爱找他麻烦,若非如此,他现在可还能待在家里,同爱妻一起待床上被窝里呢。

  待人都到了,他方对那已手持铁铲,站在坟头旁的几位官尉,抬手挥挥,道:“好了,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开挖吧。”

  挖坟的动手了,将皑皑白雪铲开。

  苏小魅站在他身旁,视线却还停留在那犯妇白露身上。

  他轻咳两声,“苏将吏。”

  苏小魅拉回了视线,瞅着他。“大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白露歌(下)  下一页
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白露歌(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