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白露歌(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白露歌(下)  下一页

白露歌(下)  第11页    作者:黑洁明

  斗内,同他那儿一般,宽敞不已,没有高桌高椅,只有光滑的木地板,与一张处膝的云头桌案。桌案旁,有灯一只,堆满了医药书籍的书柜沿墙而立,几只衣箱就摆在墙角,衣箱旁是画着山水的素雅屏风。

  而她,就在那里。

  她没有躲起来,她只坐在那儿收着衣,背对着他,折着宋应天的衣,看来那般镇定、冷静,如常一般。

  说他不恼,那是假的。

  入冬后,药堂里不再那般忙,她白日偶也有空闲,便来得勤了,可来了却总也是只顾着她的少爷。

  她帮那男人打扫洗衣,替他泡茶磨墨,为他照料生活中一切所需用度,她将他所有的闲杂事务,全都打理好。

  她表现的,就像是宋应天的妻。

  可对他,她却几乎视若无睹。

  若非,门廊上的那滴泪;若非,此刻她那白罗袜上,还沾着残雪;若非,他能看见,她的动作有多么不自然、多么僵硬;若非,他已太过了解她,一如了解自己……

  阿澪能读心、会惑人,她明明都是知道的,他家少爷警告过他俩,阿澪的眼不能看,阿澪的话不能听。阿澪知道他与她最在意的是什么,晓得他和她的弱点,清楚他俩的渴望。

  可她,还是被乱了心。

  因他乱了心。

  若非如此,他真要以为,是他自作多情。

  他踏入那扇门,将其关上。

  然后,走到她身后,盘腿坐下。

  他没有发出声音,但他知她晓得他在这里。

  她屏住了气息。

  他已有许久,不曾靠她这么近,这女人总和她的少爷在一起。

  她的发,早在他回来之前,就已又挽成了妇人的髻,总瞧得他心头一紧,明知不该,却无法不去恼恨妒嫉。

  那乌黑柔亮的发,缠着那雕着凤凰的黑檀簪子,就如她对她少爷那般,太过亲昵,教他看了胸闷心紧。

  忽然间,始终被压在心底的妒火再关不住,就这样风风火火的冒了出头,他伸出了手,抽出了那支挽住她青丝的凤凰木簪。

  乌黑的发,没了长簪的箝制,如水瀑般飞扬,流泻而下,落到了他脚边。

  她小小的抽了口气,停下了手中折衣的动作,却没回首。

  他撩起一束还残留她些许体温的青丝,它服贴柔顺的待在他的手里,任他轻抚摩挲。

  她的肩头微微瑟缩了一下,他知她清楚他在做什么,可她依然没有回头,没有阻止他。

  他把玩着她的发,将她散落后就逐渐变得冰冷的秀发,在手中转了一圈,缠在他粗糙的掌上温暖它,轻声开口问。

  “你知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想的是什么吗?”

  她沉默着,没有回答。

  他不介意,只自顾自的答:“我想着,老天爷待我真好,我落水死了,还派个这么美的仙女来接我。”

  他喜欢她的发裹着他手的感觉,如丝一般的滑,似花那般的香。

  “然后,我昏了过去,当我再醒来,你细心照顾着我,我知你不是仙女,我看着你挽成妇人髻的发,只觉得恼。因为,你竟然已经嫁人了。你已有了丈夫,有了能牵着你手的男人。我不该对你有任何遐想,我这样告诉自己,不让你上心。”

  她继续保持着沉默,小手却揪紧了膝头上的衣。

  他将她的发,凑到了鼻端,吸了口气,哑声再道:“你不知道,当我晓得,你不是宋应天的妻时,我有多开心。当你告诉我,他不是你的男人时,我只想着,也许我可以拥有你,或许你能是我的……”

  她不应,他也不急,只将大手挽转,缓缓将那青丝在手上左缠一圈,然后右绕一圈,握得满手,让她柔软的发,裹着他,缓声低语。

  “若你是我的,该多好?多好?”

  他悄声说着心底的渴望,让那满心的希冀,回荡在寂静的空气里。

  “我从来不曾如此在乎过任何姑娘,从来不曾如此想要一个女人,在我还来不及多想时,你就那样入了我的心。”

  天色,渐渐暗了。

  屋子里好静,屋外的雪,像吸走了所有的声音,除了……他。

  白露不敢回首,不敢动弹,只能咬着唇,听着他的嗓子,低且哑,吐出一句又一句真心的话语。

  “然后,你和我在一起了,我不敢相信,你竟愿意和我在一起,几乎就像是我的。”

  他握紧了她的发,声更哑。

  “我知你受过苦,知你其实很脆弱,你和我一起,只是因为身边需要有人陪。”

  不是这样的,不只是因为这样。

  反驳的话,几乎就要出口,她紧抿着唇,强忍着,忍着说不出的苦,忍着难以遏止的痛。

  “我告诉自己,不要奢望太多,别再渴求更多,你和我,是那么的不同。我只是个懂得在杀伐中求生的莽汉,你却是个教养良好、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你不可能真的看得上我。”

  他垂眼看着手中缠绕着他的青丝,说着:“可就算只是一时也是好的,让我能小小的,作一个梦。让我能在你心中,拥有一个位置,就好。”

  就好。

  她身微颤,手揪得更紧更紧,藏在眼眶的泪,早已滑落下来。

  “但,你替我洗了脚。”

  身后的男人,似乎靠得更近,他的体温包围着她,温暖着她。

  “我开始想,忍不住妄想起来,想着更多、更多,想着原来我也能过这种生活,想着原来你要的不只是一时,想着或许你心同我心,想着若我敢开口,你可能真的愿意,嫁给我……”

  她闭上眼,咬着唇,死命忍住到嘴的呜咽。

  “那一夜,我原以为你会为我感到心疼、不舍,原以为只要我掏心掏肺,你就会投向我的怀抱。谁知,你心那么狠。我把心都掏给了你,你却弃如敝屣。”

  一颗心,疼若滴出了血。

  “我离开后,曾想喝得烂醉,买了酒,却喝不下去。你会怕的啊,怕喝了酒的男人。可我管你做什么,你宁死也要包庇别人,宁愿将我推开,也不肯让我帮你。但明知如此,我却还是喝不下那壶酒……”

  他自嘲的笑了,那狼狈的干笑,教她心更痛。

  “我把它倒了,在城里走了一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道:“我想着,为何你能那么狠心?你这么恼、这般气,真是因为我骗了你,抑或只是因为你家少爷回来了?你真只是为还恩情,才会如此?抑或你心里,其实一直有着他,我只是个代替品?我想着,原来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

  他松开手了,她知道,她能感觉到长发滑出了他的手掌,落到了地上。

  她心一痛,以为他要走,却听他嗄哑开了口:“你若对我无情,为何要替我挡刀?为何要替我洗脚?为什么……要让我上你的床?”

  那句句苦涩的逼问,教她泪如雨下。

  “我只是……”她逼自己开口,却无法将话说完。

  “只是什么?”他问。

  “寂寞……”她在寒气中,抖着唇,吐出这两个字。

  “你看着我说。”

  她不能,她做不到。

  上一回,她已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没有办法当着他的面,看着他的眼,再砍他一刀。

  滚烫的热泪,落了一滴,又一滴。

  看着那小小抖颤的肩头,瞧着她挺得笔直的背脊,他不舍的伸出长臂,环住了她,将那连哭都不敢出声的小女人,拉到腿上,揽在怀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白露歌(下)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白露歌(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