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寻 > 丫头富贵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丫头富贵命(上)  下一页

丫头富贵命(上)  第2页    作者:千寻

  有趣吧!人生起起落落,谁知下一刻会如何?

  她与夏宜秋成亲三年。

  第一年,夫妻情深,如胶似漆,程、夏两家往来频繁,感情深厚。

  但是第二年开始,一切全变了样,她不理解夏宜秋为何突然对自己冷淡,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广纳妾室,更不明白的是,夏家为什么要打掉她腹中的胎儿,那是个男胎,是夏宜秋的嫡子啊!

  程馥双哀伤无助,却无法改变事实,只能照单全收,没有其他出路。

  然而,随着陪嫁丫鬟一个个死于非命,随着自己被禁锢,随着她在夏家的地位没落,原本参不透的事儿,一件件豁然开朗。

  那次的流产导致她终生不孕,她的身子败坏,夏家召来御医,用最昂贵的药材为她续命,并允诺妾室通房产子,通通记在她名下,以保障她的正妻位置。

  这样的情分,足以让程家相信,两家的结盟根基依旧稳固。

  而夏家不让她生下夏姓子弟,是在向新帝表态,夏家忠心耿耿,这门联姻只是为着稳住程家人。

  待程馥双终于想清楚时,却也来不及了,程家已经成为新皇上位的祭品。

  门打开,是许久不见的夏宜秋,他身后跟着一个眼生的丫鬟,看那副打扮,应该是某个通房丫头吧。

  夏宜秋的姨娘、通房为数众多,她又是个深居简出、不爱立规矩的主子,怎记得清那些女人的模样?

  夏宜秋大步进屋,用眼神示意,那名丫鬟马上走到程馥双面前,双膝跪地,两手高举托盘,迎向程馥双。

  “她肚子里有货了,你喝下这杯茶,定了她的身分吧。”夏宜秋说。

  程馥双坐直身子,端过茶盏,轻啜一口,眉头微蹙。这是今日的第二杯,但配方改了,难道夏家已经迫不及待为她发丧?

  程馥双无视跪在身前的丫鬟,微微一笑,直直望向夏宜秋。“皇上已经决定召夫君为驸马,对不?”

  闻言,夏宜秋脸色凛然,与她对视的眸光中带着诧异。

  “无妨,人往高处爬,这是天性。”程馥双依旧笑着,语气清淡得像是在谈论邻家夫妻的闲事。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撇开脸,不敢与她对视。

  程馥双微微举起手中的茶盏。“这是今天的第二杯,要是妾身没猜错的话,夏家不打算让妾身活过今晚。”她轻轻一叹,又道:“夫君就当是怜悯妾身,既然逃不过一死,至少让妾身当个明白鬼,好教妾身在黄泉路上不恨、不冤。”

  不知道是她的态度太平和、口气太温柔,还是她美丽的脸庞散发出的光芒带着慈悲与宽容,夏宜秋竟似被她说动了,与她对视半晌后,挥退了丫鬟,在梨花木圆凳上坐下,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凝睇着她精致秀美的容颜,他回想起洞房花烛夜,喜帕掀开的那一瞬间,他曾为她心动惊艳,也曾想过要一辈子爱护她、疼惜她,无奈两人的身分迫使他们无法厮守到老。

  “我想知道,当初夏、程两家结亲,是新皇的意思还是先帝的命令?”程馥双问。

  大伯父把程家女儿一个个嫁给皇子权贵,为二皇子拢络朝臣、结党攀势,盼宁熙靳登基为帝后,一朝天子一朝臣,程家能够封侯拜相,荣耀家族。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大伯父机关算尽,却算掉了程家一门七十六口的性命,更没料到的是,先帝会在遗诏中大刀阔斧,斩除拥护大皇子、二皇子的四大势力——  马氏、宋氏、程氏、毛氏。

  是因为终生被外戚钳制,不愿子孙遭受同样的辛苦?还是因为淑妃始终是先帝心中的珍爱,所以先帝才会为了爱情拚尽最后一分力气,为挚爱铺造锦绣未来?

  程馥双猜不透先帝的心思,只是连日来思考,她将过往几年的大小事逐一串起,串出那么一点点线索,她猜,五皇子的登基,绝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多年筹划。

  想来程家几个姊妹们如今的处境,也与自己相似吧?

  “是先帝。”夏宜秋老实回道。

  她微微勾唇,她猜对了第一步,新皇登基是先帝谋划出来的结局。

  “换言之,林家、郁家、王家、张家,通通是新帝的棋子,埋在二皇子党身边,目的是刺探军情,瓦解势力?”

  她点名的几家,都是与程家结亲,却没有因为京城叛变,沦为阶下囚的臣官,包括夏家。

  “是。”他从头到尾都没参与政争,却还是在回答时感到羞惭,毕竟男人的事与女子无关,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程馥双在心中暗叹口气,唉,这就是大伯父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了,还以为掌握住京畿大臣和军中势力,此次叛变定能成功,殊不知自己的计划早在别人囊中。

  她接着又问:“公公的拥戴之功,能让他的官位再升两级吧。”

  程馥双转而望着窗外寒梅,她回想那年初春嫁与夏宜秋时,她还沾沾自喜,能得此一良人,终生有靠,孰知……不过是假凤戏凰,夏家无真心,夏宜秋无真意,所有的假象,不过是为着让她大伯父误以为夏家乐于和程家站在同一边。

  新婚那年,大伯父频频招她回府,问程家待她如何?

  当时她与夏宜秋刚新婚,浓情密意,理所当然为夏家说尽好话,大伯父信了她、信了夏家,于是一步错步步错,陷入罗网尚不自知。

  “时势如此,谁也怨不得谁。”夏宜秋叹道。

  程馥双点点头,他这话说得好,时势如此,是大伯父对权势野心太大,害得程家满门抄斩;是父亲目光短浅,害己害人;是祖父猜错帝心选错边,以至于……算了,都已经错了。

  “新皇要让哪位公主下嫁?是华翎公主吗?”

  去年明月湖畔相遇,公主数度上门,那目光、那神情,她是女人,自然看得分明。

  夏宜秋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

  “恭喜夫君,夫君不喜仕途,能与公主结缘,也是个好前途。”

  一番对话,从头到尾,她或许有些哀愁自伤,却无讥讽,因为她心头清楚,不管是夏家或程家,都只是皇帝手中的棋子。

  透过皇帝的手,早在若干年前,胜负已定。

  “你恨我,对不?”这个问题问出口后,他才觉得一点意义也没有,恨如何?不恨又如何?恨与不恨都无法改变两人的命运。

  “夫君希望妾身怨恨吗?”她与夏宜秋对视,目光是一贯的温柔。

  老实说,她曾经怨过,因为她深爱着他,因为他是唯一给过她温暖的男子,因为她在他身上有过无数幻想,因为她在他身上追求的,是一生一世。

  那一年,她是如此的快活幸福,她曾经立誓,要用自己的一生,缔造他的快乐,谁知道……

  枉她在舞台上自喜自欢,幕落,方才发现,从头到尾不过是一场虚伪。

  “我不敢妄想……双儿不恨。”夏宜秋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

  双儿?他又喊她双儿了?在她将死之际?

  “那年夫君待妾身的好,有无真心?”程馥双不答反问。

  他点头,真切回道:“我是夏家的异类,从不参与朝堂事,那年我真心喜欢双儿,我想与双儿一生一世一双人,殊不知……”

  “造化弄人?”她苦笑着接下他的话,“夫君,双儿不恨。”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丫头富贵命(上)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千寻的作品<<丫头富贵命(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