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娶妻安乐(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娶妻安乐(下)  下一页

娶妻安乐(下)  第4页    作者:千寻

  她专注,他无语,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带起她的发丝轻扬,桂花香再度浓郁。

  凤天燐注视她微翘的眼睫毛,细细长长的柳眉,小巧的鼻子和粉嫩的樱唇,她不美却耐看,鲜少有女人靠得这么近,他还能够容忍。

  片刻后,她松开手说:“恭喜三皇子,您恢复得很快。”

  凤天燐撇撇嘴,没有回答。

  他不说话,她怎么顺势开口?而那恶鬼又蹲在屋梁,等着看好戏。

  不能让恶鬼走掉,她只能……

  孟孟深吸气,用力咬唇,贝齿在下唇留下一排印子。

  豁出去了,她咬牙道:“三皇子想不想报答小女子的救命之恩?”

  凤天燐挑眉,突然间起了兴致。

  她这是在要求他“涌泉相报”?他抬髙下巴,露出略带邪气的笑容,语气中带着嘲讽,“我以为宫里的赏赐已经够多了。”

  “那是旁人的感激,三皇子的呢?您才是主角。”话一出口,她就恨得想咬舌,这话说得真槽。

  贪心不足?好啊,他倒要看看她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所以呢?你要什么?”

  “我想……想与爷打个赌。”

  “打赌?”

  “我赌未来一个月,您会爱上我。”这话之于一个女子多么难以启口?但她不顾廉耻地说了。

  孟孟说完,脸瞬间炸红,视线定在他脸上,猜测凤天燐的反应。

  他会暴怒,命人把自己拉下去打板子吗?会轻蔑一笑,讥笑她不知廉耻?还是冷冷地问她“凭什么”?

  心在胸口鼓噪着,她不安惶恐,惊惧在骨血中蔓延,她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凤天燐漂亮的丹凤眼扬起,她要赌,他会爱上她……吗?这个贺孟莙真有意思,比他想象中更有意思。

  敢不敢赌?当然,她都敢了,他有什么好怕?

  漾开一抹冷酷笑意,凤天燐回答,“行,赌注是什么?”

  “如果我输,我把宫里的赏赐留下,若您输……”

  “我纳你为侧妃?”他接话。

  凤天燐的回答让孟孟愣住,她没想过自己会赢,向他要求赌注不过是为了留下那个恶鬼,她……

  “怎么,吓着了?有种与我对赌,却没种拿彩头?”凤天燐轻蔑地笑着。

  她回神,忙说:“若是我赢,您再赏赐五万两纹银。”

  她有这么贪财?不过用五万两来玩一场必赢的游戏……

  带着恶意,他道:“行,不过如果你输了,我不只要你的钱,还要你绞发遁入空门。”

  孟孟表情凝住,像被人点穴似的,她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提议,不过……有差吗?如果她输了的话。

  点点头,她坚定地道:“我赌!”

  第十一章  努力巴结讨欢心(1)

  孟孟下厨,亲自擀面,用自家娘亲教的方法,一遍一遍又一遍。

  娘的面里头擀进了满满的思念,而她的面里,擀进的是甜甜的回忆。

  曾经有个男人坐在桌前,光是吸香气就会饱,他一面吸着,一面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

  汤是用鱼头熬的,熬出让人垂涎欲滴的乳白色汤汁,面里头打进碎碎的新鲜鱼肉,大大的碗里只有汤和面、两只剥了壳的大虾子,再加上切碎的香菜,面上桌,鲜味满溢。

  “试试。”她把筷子摆在凤天燐面前。

  两人面对面坐着,前头各摆一碗面,他接过筷子夹了一口面,味道……他曾吃过吗?为什么有熟悉感?

  看见他舒展的眉毛,孟孟笑了,“这面是我爹最喜欢吃的。”

  “你爹?”

  她点点头,想起敦厚温文的爹爹,她知道自己很幸运,能够拥有一个专心为家的爹爹。

  “也是个大夫?”

  孟孟笑容一滞,回答道:“我五岁那年,他就过世了,在那之前,他跟着商队到处做生意,赚得的钱让我们一家在村子里成了首富。跟着商队做生意,利润虽高,却也危险,有大半年的时间不在家里,娘必须一个人支撑门户,若是性子不够强轫,很难撑下去。”

  “可即使性子再坚轫,娘还是会想念、会孤独,会盼着不要再过这种日子。每次想爹了,娘就在厨房里耗上大半天,做出这样一碗面。我问娘,花这么多时间擀面,手不酸吗?娘说:“面团放在桌上揉来揉去,好像胸口里头的那颗心,也被人捏来捏去似的,有面团可以折腾,总强过折腾自己。”直到长大我才明白,原来女人会为了喜欢的男人折腾自己。”

  她口气温文,像杯温水,却让人越喝越见滋味。

  凤天燐很少与女子说话聊天,但这会儿他有了聊天的欲望,“你娘呢?”

  孟孟望着他,心想着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对吧?至少她的言语不让他觉得乏善可陈。

  “爹的死讯传来,娘承受不住打击,生下弟弟之后坏了身子。她为我们姊弟强撑五年后便跟着爹离开了,但我不伤心,我知道爹娘会在一起,把在人世间时,来不及享的福气享齐。”她笑着说:“快吃吧,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夹起一筷子面,他问:“那个时候你几岁?”

  她微微一笑,把嘴里的面吞下去,回答道:“十岁。”

  十岁的女孩带着五岁的弟弟,是怎么走过来的?

  她曾对母妃说,她允诺过亡母,要为弟弟支起门户,照顾他到成年。

  凤天燐看着她小小的肩膀,怀疑她怎么承担得起重任。他道:“谈谈你弟弟。”

  谈到忆忆,那是孟孟最喜欢的话题,她骄傲极了,扬起笑颜,“我的弟弟叫做贺忆莙,他长得和我爹很像,可更像的是不服输的性子。他懂事又努力,急着想要出人头地,在娘死后,我们姊弟俩相依为命,他经常抱着我说:“姊姊不怕,我是家里的男人,我会保护你。”手小小的、身子小小的,他就想要保护姊姊了呢。

  “忆忆今年考上了秀才,我很清楚他不是天才,他只是比所有人都努力,别人在抓鱼、打架时,他就懂得刻苦早起,锻练身子、勤背经书,他说他绝对不会让爹娘失望。”

  “你很骄傲。”

  孟孟用力点头,“有这样的弟弟,我确实很骄傲。”

  她想清楚了,就算竭尽全力,自己也无法赢得这场博奕,所以她必须把最槽的状况考虎进去。

  她开始安排、策划,并且绞尽脑汁为忆忆留下后路。

  过去在银钱上她有些懒散,总想着父亲留下的银钱田产足够他们姊弟省吃俭用一辈子,再加上于家给的、皇上赏的,够用了,若非必要,她不会在银钱上动脑筋。

  如今她却打算在上头费心,因为她答应过凤天燐要买下城南外的地,也因为假使忆忆当上大官,就不能省吃检用,得有足够的产业出息供他花费,所以她必须寻找个合伙人。

  看着凤天燐,她想,没有人比他更妥当的了。

  “你的医术是谁教的?”

  “于文彬。”

  “他和于文谦是什么关系?”

  “他们都是济善堂二房的子孙,讲到这个,能让于大哥搬进来吗?我住的院子里还有几间空房。”

  凤天燐沉了脸,他毫无理由地排斥于文谦,“理由?”

  “有些医术上的事必须讨论。”除了安排忆忆的未来之外,她也必须加快速度,把金针之术传给于大哥,“可以吗?”

  “如果我说不行呢?”

  他没见过于文谦,却听过这个名字,听说于文谦的医术非凡,尽得于老爷子真传,是于家新一代当中医术最好的,外人对于文谦的所有评语都是正面的,可……他讨厌于文谦!为什么?鬼才知道!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娶妻安乐(下)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千寻的作品<<娶妻安乐(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